返回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布局妥当  醉迷红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隆!”

    五月初五,入夏第一雷。

    神京,皇城,大明宫。

    紫宸上书房。

    年不到五十,业已头发花白的张廷玉,双目隐隐赤红。

    他手中拿着的,是江南各省呈上来的第一季度的税赋财政报表……

    数据惊人!

    只第一季度,隆正二十四年,前三个月各省所收税赋,竟已相当于去年半年的税赋。

    从过去三年的增长速度来看,他能想到今年会有一个大增幅,却没想到,增幅会如此之大。

    更没想到的是,在贾环倒行逆施之法,横行江南之时,江南各省非但没有处于水深火热,民不聊生中,反而,反而欣欣向荣,兴盛至斯!

    而根据两江、两湖、两广总督、巡抚等各省大员的上奏,后面的情形,还要大好……

    怎么会这样?

    千百年来,儒家传承,难道真的是错的?

    张廷玉承认,如今的文官大都太过腐朽混帐,但是……

    前贤无数,在他们的年代,也没有这样国富民强啊。

    哪朝哪代,朝廷会收到如此多的税赋?

    花出去的,竟没有进的多,也没有进的快……

    这简直……

    不可理喻!

    “啪!”

    隐隐含怒的将手中折子丢在桌几上,张廷玉面沉如水。

    分管户部的胡炜,脸色也不大好看。

    尽管户部的入账又要多了许多,可说到底,他亦是儒教门人。

    原本已经和张廷玉、陈西樵密谋,若是江南生变,无论如何,都要劝说太上皇,拨乱反正!

    哪怕死谏!

    可谁曾想……

    他们不会怀疑江南各省的大员做假,因为这些大员,都是张廷玉一手挑选出来的。

    可越是如此,越让他们心里不是滋味。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正在这时,在这亿兆黎庶的主宰之地,一言可为天下法的神圣之所,竟响起了乐声。

    还非礼乐。

    众人侧目看去,就见嘉德皇帝赢昼,正面色激动喜悦的摆弄着手中的一巴掌大的木盒。

    乐声,便是从他手中响起。

    “皇上……”

    赢祥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唤了声。

    赢昼回过神,见众人都看着他,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还分享喜悦道:“十三叔,你瞧这个,八音盒!

    前些年贾环就有一个,是南面的商贾送他的,从西洋而来。

    他宝贝的不得了,只给他老婆顽,竟碰也不让朕碰。

    没想到,如今咱大秦也能做出来了!

    十三叔您听,这声音多脆!

    就是忒黑心了,一个要二十两银子……”

    张廷玉闻言,抽了抽嘴角。

    他官居一品,食双俸,一月也不过三百六十两。

    只能买十来个这个小玩意儿。

    寻常庄户人家,全家一年的吃用,也不过二十两。

    这还是不错的人家了。

    不过即使如此,张廷玉也能想到,这个八音盒……将会极快的风靡大秦。

    寻常百姓受不起,可官员受得起,商贾受得起,大家闺秀们,更是受得起。

    只此一项,那个人,不知又要赚多少金银……

    “西樵公,黑辽之地,现在如何了?”

    拿这个皇帝无法,根本水火不进,反而会被他堵的有口难言,张廷玉索性不再对牛弹琴,问向陈西樵。

    陈西樵闻言,轻叹一口气,面浮悲色,道:“不大好啊……”

    “怎么了?”

    张廷玉急问道,眉头一扬,沉声道:“可是黑辽军团行暴虐之事?”

    声音肃煞。

    贾环两度清洗江南,并蔓延天下,然而骂名大半被张廷玉招去,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从明面上看,张廷玉就是最大的赢家。

    之前不管因为地利还是理念,造成的名党,在大清洗下,再不复存在。

    如今天下九成督抚,皆出自张廷玉手中。

    历朝历代,几再无权重更胜于他之权臣。

    真有如他般者,也必篡位。

    如今,张廷玉虽不会篡位,但说话行事的气度,却也强横了太多。

    言出法随的感觉,让他可以俯视黑辽军团。

    调不动,却可敲打。

    陈西樵摇头苦笑道:“黑辽军团焉敢做耗?有那位的口信,谁也不会乱来。

    只是……

    那些高官大家,名门望族,没一个愿意种地啊。

    如今,还在僵持着……”

    对于流放之人的处置,便是安排入黑辽军垦兵团农场中劳作。

    贾环取其名曰:劳动改造。

    其实也就是,种地。

    没有打压,也不会优待。

    种出的粮食,一半归农场所有,上交农垦兵团。

    一半归他们自己所有。

    其实与世间佃户相仿,不同的是,佃户是给地主家种地,而他们,则为朝廷种地。

    不过即使如此,对于曾经连看一眼都觉得脏的高官士绅们而言,种地,也是绝不可接受的下贱事。

    岂是清贵读书人所能为?

    耕读传家,是让佃户去耕,不是亲自去耕。

    张廷玉闻言,面色一滞,他没想到,竟是如此……

    “那,他们吃什么?”

    陈西樵摇头笑道:“抄家时,并未抄没各家内眷的嫁妆。

    如今,他们多在典当自家妻女儿媳的嫁妆……”

    言至此,陈西樵有些笑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

    正这时,一直在一旁开心快乐顽耍的赢昼,忽然大笑起来。

    倒唬了满腹心事的众人一跳。

    大家侧目看去,就见赢昼细眸中满是讥讽,道:“到底全让贾环猜中,他之前就说,若没朝廷供养,那群人,连妇人都不如!

    也是邪性了,都被抄家流放了,还端着大老爷的谱。

    要朕看,就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陛下,这不妥吧……”

    张廷玉等人闻言,全都变了脸色,忙劝道。

    “不妥?”

    赢昼讥讽的看着张廷玉,直呼其名道:“张廷玉,你有没有看过下面呈上来的案宗?

    那些人到底都做过什么事,你不知道?

    罢了罢了,朕懒得理会这些事。

    只是提醒一下你,作为大秦首辅,太上皇和朕将大权交于你手中。

    不是为了让你护卫你的儒教的。

    朕不是要灭儒,只是,真儒朕敬之,朕亦是儒家弟子。

    可腐儒臭儒,靠女人嫁妆苟且而生的放屁儒生,这样人的名字,朕不希望再在上书房听到。

    脏了朕的耳朵!”

    说罢,嘉德皇帝赢昼,从龙椅上站起,又俯身,从御案上抱起了一堆……玩具,除却那个八音盒外,还有发条小马,发条青蛙,发条拉力车……

    然后昂然离去!

    ……

    “哈啊……”

    “哈啊……”

    “西湖美景,三月天哩!”

    “春雨如酒,柳如烟哪!”

    “噗嗤!”

    “哈哈哈!”

    杭州西湖,雷锋塔下,断桥之侧。

    一页乌篷船,漂浮于湖水上。

    摇撸的年轻人,仰天高唱着,自己面色陶醉……

    船舱内,一个头发霜白的老人,由一贵妇服侍着喝茶,听此狼音,齐齐笑了出来。

    抿一口大红袍,赏西湖美人景。

    在听那曲儿……

    其实听曲儿真的无所谓,主要是唱曲儿人把自己陶醉了,那副浪样,实在好笑。

    “有缘千里来相会……”

    “噗!”

    突然变成女声,再加上满身的骚气,这变化实在太突然了,隆正帝一口茶水喷出,咳嗽了两声后,大骂道:“快给老子闭嘴!”

    一旁董皇后已经笑的快跪坐不住了。

    今日这艘扁舟乌篷上,只有三人。

    贾环戴着船夫的斗笠,回头叫屈道:“陛下,您讲理不讲理啊?

    臣这又做船夫,又做唱小曲儿的,您不给赏银也就罢了,怎还骂人?”

    隆正帝细眸中带着笑意,言语却刻薄:“你看看你那德性!让人看了去,非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不成!

    不要一点臊,你唱就好生唱,怎唱成那样?”

    贾环理直气壮道:“陛下,您难道就没听过戏?这叫旦角!”

    隆正帝讥讽道:“旦角用的着扭腰晃臀,卖弄风.骚吗?”

    “噗!”

    “哈哈哈!”

    “哎哟喂,真真是……”

    董皇后彻底坐不住了,被这一对逗比君臣给逗的,笑的肚子疼,全身发软,伏在了小几上。

    贾环被教训的满脸无语,再看董皇后笑成这般,自己也笑了起来,道:“陛下,娘娘,西湖好玩吧?

    赏着美景,一会儿咱们逛够了,去大船上,上面准备好了西湖醋鱼,东坡肉,龙井虾仁!

    吸溜……

    那都是一等一的鲜美啊!”

    隆正帝不好口腹之欲,但董皇后喜欢啊。

    没有哪个女人不好吃的,她被贾环勾出了馋虫,却不好意思说,对隆正帝道:“陛下,当初贾环南下,臣妾还为他求过情,道他受了委屈。

    如今看来,到底是陛下慧眼如炬,看透了他的本性。

    他哪里是能受委屈的主儿?

    这世上再没哪个有他会受用!

    您听听他,连菜名儿都记得那样熟,这等美味,不知吃了多少了!”

    隆正帝哼哼一笑,瞥了眼洋洋自得的贾环后,淡淡道:“这混帐,倒是天生富贵。

    不过,这些都是小节,吃喝一点,算不得什么。

    反正又不是民脂民膏。”

    董皇后气笑道:“陛下,您还护着他!”

    隆正帝淡淡一笑后,没有理会这茬……

    他起身站起,看着缥缈浩荡西湖,负手而立道:“贾环,你在大秦的布局,算是妥当了吧?”

    贾环笑了笑,道:“臣还等那起子人狗急跳墙,看看能不能翻盘呢……”

    “狗屁!”

    隆正帝骂了声,讥讽道:“太平盛世,百姓思安。

    再加上,大秦八大军团,悉数被你影响。

    谁还能狗急跳墙?”

    贾环嘿嘿一笑,道:“臣说的是朝廷里,张廷玉那一拨……”

    隆正帝摇头道:“张衡臣虽亦是儒臣,但却与腐儒绝不相同。

    只要看到江山社稷,愈发稳定兴盛,他纵然恨你入骨,也绝不会做什么不智之举。

    更何况,京营、五城兵马司、灞上大营、蓝田大营,京畿所有军权,皆在武勋一脉手中,张廷玉就算想做什么,也有心无力。”

    贾环笑道:“陛下,您可别指望在臣全家出海前,臣会将军权交出来。

    万一哪个脑子发浑,趁臣出海时在都中搞事,伤了臣家人。

    那臣就不会只流放百万人那么简单了。

    不杀干屠尽,筑成京观血海,焉能除恨?

    所以,您先别急!”

    董皇后闻言噤声,眼睛转向隆正帝,隆正帝哼了声,道:“看你没出息的德性,那你就留在手里面吧!

    要是海外进展不顺,再回来当你的军机阁大臣。

    在外面,能成则成,不能成,也不必死逞强。

    大秦的万里江山,还容不下你一个?”

    贾环闻言,大笑道:“陛下,您忒小瞧臣了!

    您等好吧,过几年,臣接您去臣封地上看看,保管让您大吃一惊!

    下一回,臣请您去马尔代夫晒太阳!

    哈哈哈!”

    ……

    神京城西,渭水河上。

    春夏之际,河水汹涌湍急。

    大河之上,一艘兵船上下颠簸。

    靖海侯施世纶站在点兵台上,厉声训斥道:“这点风浪就受不住了,和大海相比,这点动静连屁都不是!

    不要对抗颠簸,要让自己身体去适应!

    全部都有,绕着甲板,再跑二十圈,快点!”

    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等一干最新出炉的顶级国公、侯爵,此刻一个个再没马上的威风,面色煞白,绕着甲板,缓缓跑动起来……

    ……

    ps:园子戏在完本后会写番外免费放给大家,这样一些书友就不会说水了。这次是真的快结尾了,国内已无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