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团聚  醉迷红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孙儿贾芸,给太王妃请安。”

    官宦人家,就算嫡脉至亲,若非恩准,寻常时候也只能以礼名相称。

    譬如称呼母亲为太太,称呼父亲为老爷。

    贾芸是支脉子弟,自然无法同贾苍、贾兰等人称呼贾母为老太太,太祖宗。

    只能以礼名相见。

    “芸儿如今算是大出息了!三房老五若还活着,定然会高兴。”

    贾政在一旁笑着言道,眼神却扫向了一旁的贾宝玉。

    唬的贾宝玉忙低下头。

    贾母笑道:“他三叔愿意拉扯他,多大一点时候,就跟着做事。

    这些年,族里不少妇人都同我抱怨,说环哥儿只认这么一个侄儿,其他的都不算他侄儿。

    呵呵,快起来吧。”

    贾芸站起身来,红着眼圈,动.情道:“若非三叔照顾怜爱,重孙儿连母亲碗中餐都请不起,实在不当人子。”

    贾环笑道:“行了,这般大的人了,孩子都有了,还这般作态,让人笑话。”

    贾母嗔道:“芸儿也是懂道理,知恩义。”

    贾环道:“孙儿是族长嘛,总要照顾好知上进的族人。”

    贾芸却道:“当年三叔让侄儿管菜庄赚银子时,还不是族长……”

    贾政不爱听扯皮,脸上有些发热道:“芸儿,当日三房与你爹分家时,我做的中人,记得也有几亩地,一处宅。

    怎地会连你娘碗中餐都请不起?”

    既然是中人,就担了公正之名。

    若是三房将分出去的田宅又收了回去,欺负贾芸孤儿寡母,那他这个中人的颜面就丢大了。

    因此不得不问,语气中夹着震怒。

    贾芸叹息一声,躬身道:“老爷不知,我父亲故去时,侄孙年纪尚有,一应丧事,皆由侄孙舅舅操持。

    因为家中贫寒,所以就卖了地和宅……”

    “真真混帐!”

    贾政气骂道:“这是什么放屁话?

    我贾家人,若无长男成丁,丧事自有族中操办。

    你父亲之事,当初我叮嘱珍哥儿好生办,不可薄待了你娘和你。

    他难道没办?”

    贾环在一旁笑道:“爹,不要急。珍大哥当初倒是办了,只是丧事被芸哥儿的舅舅卜世人揽了过去。

    珍大哥正好还有其他大事,就给了他二百两银子,不算少了。

    可恨那卜世人两头吃,吃完族里,又坑了芸哥儿家的田和地。”

    “真真了不得!”

    一时间堂上叫骂声起,如今贾家人的心气都高的很,当年就高,如今更高。

    家里亲王都出了,王太妃也有了,追封的王爷都有三位。

    这样的人家,竟被一腌臜之辈给坑了去。

    “环兄弟,那贼厮定然没得了好吧?”

    王熙凤咬牙切齿道。

    贾环笑道:“没死……我这个人最是善良,他不是爱银子吗,寻了个银矿,让他全家一起去挖矿了。”

    众人:“……”

    贾环哈哈一笑,岔开话题,对贾母道:“老祖宗在这住的还习惯?”

    贾母闻言,也转过神来,笑道:“这里不好,哪里还好?竟比荣国府还要气派的多!”

    贾环道:“这本是太上皇为奉圣夫人所建,规格更在亲王府之上,自然比国公府宽敞。

    孙儿前些年带着林姐姐她们入此,又修缮了一番。

    方有这种仙境之处。”

    贾母笑道:“好是好,不过,我还是想回荣宁街的老宅去看看,几十年啦……”

    贾环笑道:“一直让人在收拾,老祖宗明儿去瞧吧。

    不过那里空的时日太久,不好直接住进去。

    不如留着当年的模样,也算是个好念想?”

    贾母想了想,道:“如此也好。”

    贾环看了圈儿后,又道:“我道总觉得少人,姨妈不在?”

    贾母笑道:“她家的哥儿来了,想的紧,去团圆了。

    你也去看看吧,毕竟是客。”

    贾环应了声,与众人作别后,带着贾芸出了门。

    ……

    “芸哥儿,我当初与你说的废水废渣,你们做的怎么样了?”

    出了梅堂,贾环边走边正色问道。

    工厂作坊沿江所建,若不注重污染,短时期内长江还能自净,可若不在开始就立下规矩,严防死守,时间一长,这条繁衍了华夏种族的生命之江,最终必然会沦为阿三的母亲河,恒河。

    闻之作呕。

    贾芸不敢轻视,忙道:“三叔放心,如今已经按三叔所想,建立起了一连套的相干作坊。

    糖厂后建有一连片的猪舍,糖厂的塘渣渍水,全用来养猪,绝不会排入江水中,他们也舍不得。

    猪舍的粪便,用来养鱼,也是一绝!

    染布厂的过槽滚热水,则流入锅炉厂。

    因为水里有燃料,所以不怕人偷去用。

    总之,一切按三叔所言,尽可能的利用好废物,变废为宝。”

    贾环笑了笑,住足,看着贾芸有些消瘦的脸,道:“让你媳妇多给你准备些好吃的,别太操劳了。

    上位者,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多干,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发现人才,知人善用。

    你一个人,劈成十个又能做多少事?”

    贾芸连连应是,不过到底能不能明白过来,谁也不知道。

    看了眼他离去的身影,贾环心里一叹。

    这小子看起来处事油滑圆润,但心思最知忠义。

    为了报恩,真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摊子越铺越大,他也越来越忙。

    今日百忙里挤出点时间来接待隆正帝,又拜会了贾母等尊长,就实在没功夫了,匆匆而去。

    尽管他现在已经配了整整八名助手,还有一整套班子听从调遣,但依旧忙的昏天暗地。

    一天到晚,睡觉吃饭都是急匆匆的赶时间。

    这些,贾环都知道。

    不过也没法子,不止贾芸,还有贾荇,三李,索蓝宇等人,哪个都是如此。

    事业初创,不忙才是完蛋……

    贾环看着贾芸匆匆离去后,自觉得聪明非凡……

    若不是早早的调理出几个忠心可靠的族人出来担大任,他自己全扛在肩头,那还不非得累死不可!

    ……

    慈园,兰院。

    满堂喜。

    薛姨妈真真是喜的无可无不可,坐在正位上,怀中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幼儿,稀罕到了骨子里!

    看那小孩子大脑袋,眉眼间竟满是薛蟠的模样。

    “真真和你哥哥小时候一模一样!他这般大时,就是这个样子,我觉得极好看,老爷却总嫌他丑……”

    薛姨妈一边稀罕,一边对一旁含笑而坐的薛宝钗、薛宝琴,和另一个相貌温顺的女子说道。

    那女子出身内务府世家赵家,与薛家门第相仿,门当户对。

    当初贾环出过面,没别的要求,嫡庶不论,只需一点,要性格温顺知礼。

    若再让薛文龙娶到河东妻,日后麻烦事倒不至于,总会有些讨厌。

    虽然赵氏为长嫂,但薛宝钗和薛宝琴贵为亲王侧妃,地位尊崇。

    所以可与薛姨妈同排而坐主座。

    赵氏居下,薛蟠乐颠颠的到处走走看看……

    “王爷驾到!”

    “哎呀!环哥儿来了!”

    薛姨妈抱着孙儿,惊喜起身,走了两步又顿住脚,忙对薛蟠叮嘱道:“环哥儿如今是亲王,我能叫他名讳,是因为他敬老,特意嘱我这般,不然生疏了。

    你却不能放肆了去,记下了?”

    薛蟠已经蓄起了胡须,不过眼神依旧跳脱,他大大咧咧笑道:“妈你放心,等他进来,我就给他下跪磕头……不过以妹夫的为人,断不会让我跪下,哈哈哈,如此机智!”

    “……”

    薛姨妈和薛宝钗、薛宝琴三人无言以对。

    未几,就见身材高大的贾环阔步入内。

    “大哥,几年未见,倒是富态了许多。”

    贾环看着迎上来的薛蟠,呵呵笑道。

    薛蟠听闻贾环唤了声大哥,眼睛都冒光了,喜的一张嘴咧到了耳根,竟先回头对薛姨妈和妻儿等人挤眉弄眼,气的薛姨妈连连使眼色……

    回过神后,薛蟠才忙要下跪行大礼,跪到一半被贾环用内劲托住,重新站了起来。

    “自家人,不必多礼。这二三年来,大哥在江南过的还快活?”

    贾环与薛姨妈致意后,又看了薛宝钗、薛宝琴姊妹俩,问道。

    薛蟠到底会说话,哈哈笑道:“怎地不快活?托环哥儿……王爷的福,日日高乐!

    人家知道我亲妹妹是王爷侧妃,个个都说好话哄人。

    不过我可不傻,面上附和他们,说是是是,其实心里笑话他们都是傻帽!

    哈哈哈!

    当我不知道他们背后骂我薛大傻子?这群大傻帽!”

    贾环哈哈大笑起来,道:“是是是……”

    “噗嗤!”

    薛宝琴笑出声来,薛宝钗则嗔了句:“王爷啊!”

    薛蟠不在乎,道:“妹妹,妹婿是在同我顽笑!”

    又回过头,对贾环道:“王爷,今儿咱们家人都到齐了,连我没出生的俩外甥也在!

    我做东道,请大家好生吃个团圆饭,怎么样?”

    贾环看了眼眼神希冀的薛姨妈和薛宝钗、薛宝琴,点点头道:“应该的。”

    众人闻言大喜!

    薛蟠更是觉得极有面子,高兴的不得了,脑子可能烧糊涂了,挤眉弄眼道:“王爷,这二年自秦淮河被扫空了,好些人都没地高乐了。

    可我是谁?顺着腥味儿都能摸到鱼窝子!

    我知一处,那是绝对极品!

    小凤仙儿是头牌里的头牌,花魁中的花魁,如今还是清倌人,没人得手。

    王爷您去了,保管能*……哎哟!”

    话没说完,脑后被重重敲了下,薛蟠跳了起来。

    回头就见薛姨妈手里拿着一根野鸭子毛掸子,并薛宝钗、薛宝琴二人一起,怒目相视!

    看着这奇葩,贾环笑呵呵的眯起了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