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77章 一只耳(全书完)  南宋不咳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二五七年底,随着炼钢厂第一座平炉开始正式投产,洪涛的身体彻底不成了,经常早上的事情晚上就会忘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很多技术人员和官员都记不住了。为了让洪涛得到彻底休息,文南、罗有德、慈禧三个人连同江竹意在一起,磨破了嘴皮子,终于算是把负责洪涛保卫工作的卫队长说通了,开始计划搬家。

    不过洪涛在清醒的时候坚决不答应回临安居住,于是大家伙又一起劝,劝一会儿洪涛又进入糊涂状态了,还得等他明白过来再接着说,否则那名卫队长坚决不服从别人的命令,没有洪涛的亲口命令,还得是在清醒状态下的命令,他和那几百名墨西卡卫兵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们的神使带走。

    又拖了一个多月,洪涛终于在清醒的时候给卫队长下了明确的命令,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快不成,身体机能倒是还能抗住,但脑子不成了。

    “去我的家乡吧,在湖岸边上给我建一座小金字塔,太阳神要召唤我回去了,等我走了,你们就跟着江小姐一起回家去找约瑟夫,别在这里待着,这里的太阳不会庇护你们的,去找我儿子,继续跟随他们俩。”洪涛倒是没忘了这个黑人中尉,他只要一呲牙笑,洪涛立马就能叫出他的名字。

    洪涛说的家乡就是中都城外西北方的那一串湖泊中的第二个,他也在这里竖了四座石碑,分别写着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南海的名字。小金子塔就盖在了什刹海石碑旁边,金字塔还没完全盖好,洪涛就进入了一种说疯癫不疯癫、说痴傻不痴傻的状态,基本没有清醒的时候,除了江竹意和卫队长之外,谁也认不出来了。

    一二五七年夏天,洪金河和泊珠接到了消息,专门带着一群金河帝国的老人来这里看望洪涛,希望其中能有谁可以勾起洪涛的记忆,可惜他连自己儿子也不认识了,只是呆呆的坐在湖边,守着一根钓竿,一整天也钓不上一条鱼,给吃就吃,给喝就喝。

    按照帝国大学里那些医生的诊断,洪涛的大脑恐怕是受到了什么损伤,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但如何治疗他们不知道。按照卫队长和6战队里随军祭祀的说法,洪涛这是接到了太阳神的召唤,准备返回神国了,他的灵魂正在一步步离开,不是病而是神迹。所以他不能离开金字塔,那样会打断灵魂升入天国。

    秋天的时候,罗美洲和洪鲵抱着一个小女孩,带着塞尼娅、塞飞、麦提尼、斯万、温小七、布什、大鼠、二鼠、卡尔、威廉也来了。有了麦提尼这个洪涛亲口指定的神使和约瑟夫这个大祭祀的命令,卫队长终于不再限制别人随便接近洪涛了,不过这些人也拿洪涛的病没办法,连威廉带来的那不勒斯大学里的那些欧洲医生也束手无策。洪涛照样还是那个德性,大鼠和二鼠倒是能让他看着笑一笑,可还是认不出来。

    “外面是在打雷吧?别怕,其实我没事儿,这几天我到天上转了一圈,那些折腾了我三辈子的家伙终于让我抓住了,他们说我的脑子里坏东西太多,跑到什么时代都忽悠别人,弄得他们都看不下去了,要是再让我换个时代,还得祸害人,不如让我加入他们算了。以后我就是天上的神仙了,谁可以转世我也能控制。不过天上很没意思,我才不想和他们混,现在我骗了他们两个个名额,你想不想去我来的地方看看?如果想的话,就扶着我去金字塔顶上,咱俩一起回去。怎么样,还是我对你好吧,上天当神仙都不忘了你,去不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深秋夜里,洪涛突然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里也不迷糊了,说话也不颠三倒四了,但是内容还是有点玄乎。

    “你真的没事儿了?”江竹意还是不太相信洪涛的话,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真没事儿了,洪鲵生了一个女儿,起名叫罗洪对吧?我都能听见,但是不能回答也不能动,我那时候正在天上忽悠他们推翻玉皇大帝呢。凭啥他想让谁转世就谁转世,这个权利应该大家集体说了算才对嘛。现在上面正打仗呢,傻逼才冲在前面,我趁乱贿赂了两个名额特地下来找你。快点决定,跟不跟我走,我时间不多。”为了证实自己没疯,洪涛还拿出了证据,洪鲵她们已经走了快一周了。

    “好,我跟你走……等我穿上衣服,外面冷!”江竹意信了,既然洪涛说成,她就觉得可以去。至于啥玉皇大帝、神仙的,她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个啥名额更不清楚。

    “啥冷不冷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反正回去之后就算感冒了也会好,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不过有一个事儿我得先和你说清楚,跟我回去之后,咱俩的记忆就都没了,我拿到的这两个名额为了不让他们现,已经从名单上抹掉了,也就没法追踪,更没有记忆。我也不敢在上面多待,那些二货很快就会现我是在骗他们,民煮哪儿有那么好得到啊,全是为了自己权利大一些,人脑子打成狗脑子,换来的也不过是另一个玉皇大帝而已。为了让咱俩以后还能有碰面的机会,来,在我耳朵上咬一口,留个伤疤,使劲咬,咬破了才管用。”洪涛根本没给江竹意穿外套的时间,拉着她就往楼梯上跑,一边跑还一边说着他在天上的光荣事迹和两个人以后的安排。

    “咬啊!哎呀……真尼玛疼啊!来,忍住啊,我让你变成一只耳,让你咬我!”跑到金字塔的顶层门口,洪涛站住了,主动把左耳朵送到了江竹意脸前,逼着女人在自己耳朵上咬了一口,然后捂着流血的耳朵跳着脚的蹦。蹦着蹦着又一把抱住了江竹意,也在她左耳朵上使劲咬了一口。

    “啊!……”估计洪涛这一嘴都快赶上泰森了,但江竹意可没有霍利菲尔德的定力,一声惨叫瞬间就穿透了夜空。

    “扶着这根柱子,你看,这就是我俩的通行证,来,含在嘴里……别抹了,我的吐沫你吃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弄这套有啥用。扶好啊。看我念咒……老天爷我艹你八辈祖宗!啊……”洪涛带着江竹意冒着冰冷刺骨的大雨跑到金字塔顶层的那根旗杆下面,两个人手拉手的环抱着湿漉漉的旗杆,从嘴里吐出一个闪着土黄色光芒的小符号,逼着江竹意塞进了嘴里,然后一手指天,张嘴就骂。

    “队长,我听见有女人尖叫的声音……”金字塔的周围还有几间营房,这是卫队的宿舍,此时那位黑人卫队长正和两名士兵在大雨中站岗。其中一名士兵耳朵很尖,他听见了江竹意的惨叫。

    “我也好像听见了,是从金字塔那边传来的,会不会是神使大人……”卫队长的耳朵也不迟钝,他也听见了,而且还辨出了方向。

    就在他转头望向身后那座十几米高的金字塔时,一道紫红色的闪电突然从天而降,弯弯曲曲的划破了黑漆漆的夜空,一头打在了金字塔顶端的那根旗杆上。在闪电的照耀下,洪涛和江竹意相拥的身体就像被一层电流包裹着,越来越亮,然后突然就消失了。雨夜还是雨夜,一切都像没生过。

    “太阳神、太阳神来接神使大人了,他……他们……走了!”这个诡异的场面不光卫队长看到了,其他两个士兵也看到了,三个人张着大嘴不由自主的跪拜在地,冲着金字塔不住的磕头。

    洪涛和江竹意消失了,他们俩个人被闪电带走了,只留下一根乌黑的旗杆。这件事大宋帝国和金河帝国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按照卫队长所说的情况,洪涛和江竹意说不定真的成了神。不管信不信,他们俩就这么消失不见了,所有的衣服、饰、随身物品就好好的放在金字塔的卧房里,但人没了。

    文南和罗有德半信,洪金河是坚决不信,非要把这三名卫兵带回金河帝国由监察部审问,问出他们把自己的爹藏在那里了。可是还没等他把帝国6军调过来,三名目击者就在金字塔旁边浇上神油自己把自己烧死了,这回是几百名6战队士兵亲眼所见,还有随军祭祀给他们三人做了升入神国的仪式。

    然后洪涛带来的墨西卡士兵和水手就开始从各地向天津港集结,一个多月之后,这些人上了五艘弗吉尼亚级战舰,出了海河就一头驶入了茫茫大海。他们的新任指挥官告诉文南和罗有德,他们护送神使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神使大人升入天国之前曾经告诉过他们,要他们回自己的家乡,这里的太阳不能庇护他们。

    文南和罗有德也没有阻拦,包括慈禧在内都知道这些太阳神的子民是个什么德性,严刑拷打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他们也不会束手就擒,打光最后一颗子弹之后肯定都会把自己点燃,就算是帝国6军来了,不付出几倍的伤亡也拿不下这些墨西卡士兵,生擒的希望很小。

    为了这件事儿,洪金河对大宋朝廷非常不满,幸亏有帝国政府约束,他也不能调动军队前来报复,但两国的关系瞬间就倒退回了合作之前,谁也不再相信谁,很多由帝国援建的项目也都停工了。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四个多月,就在一二五八年春节刚过的时候,三艘巨大的钢铁战舰冒着黑烟出现在杭州湾。麦提尼、斯万、慈悲、罗美洲一起来了,他们接上了文南和罗有德,又一路向南来到了金河口,要求帝国政府和帝国皇帝举行一次临时的会谈。

    两天后,双方在西瑁洲岛上那座最初由洪涛建立的航海大学里展开了正式会晤,麦提尼向洪金河保证,洪涛的失踪和那些墨西卡士兵毫无关系,而且他们说的情况肯定属实。至于说洪涛和江竹意到底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这位老皇帝来的就不明不白,走的也是神神秘秘。最终大家只能认可他可能是个神仙的结论,既然是神了,那肯定不会让凡人摸到脉络,来无影去无踪才是神的性格。

    洪涛踪迹的问题解决了,金河帝国与大宋帝国也就不用再互相猜忌了,而且现在又多了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春天联盟,一出场就如此强势,那三艘大铁船就像三座大山,狠狠的压在了金河帝国和大宋帝国头上。双方除了继续加紧合作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好在麦提尼他们的来意并不是为了耀武扬威,他们拿出了洪涛走之前写的东西,上面把整个世界划分成了三块半。金河帝国与大宋最终要连成一体,才能与春天联盟、欧洲外加阿拉伯人对抗。现在的形式也确实差不多,金河帝国和大宋帝国没有别的选择,不管愿意不愿意,也得联合起来。

    洪金河没有违背父亲的意思,他还是新的大宋帝国皇帝。金河帝国的名号被取消了,原属金河帝国的几块土地都变成了新大宋帝国的海外省。不过洪金河没有把父亲定下的北京做为帝国都,它太靠北方了,新的都被定在了海南岛,整个岛屿都是帝国都特区。

    当时有人提出帝国都在一个岛上,容易遭到海上攻击,洪金河在帝国议会里用一句话就把这种担忧解除了。他说帝国本来就是建立在大海上的,如果能让敌人的战舰打到帝国都边上,那帝国存在不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哪怕把都弄到西北荒漠去,也就是早亡国一年和晚亡国一年的区别。

    这个世界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洪涛早就看不见了,他带着一耳朵的血回到了原本生活的年代,还要去找同样一耳朵血的江竹意,然后带着她好好看一看自己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

    至于说他还叫不叫洪涛、会遇上什么样的事情、能不能找到江竹意,那就是下一本书里的事情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碎嘴子作者到底会让这个故事走向何方吧。

    再见,下本书见,祝大家十一假期快乐。我也要收拾收拾行李,去元的故乡看看,说不定元也被人从天生扔了下来,碰巧落到了我身上了……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