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75章 女王的野望  南宋不咳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开不到,风向好的时候能跑三千多公里,风向不好二千公里都跑不了。这次来的不光是一艘船,还有四艘运输船专门带着煤和水跟着,一路走一路加。不过它的速度还算不错,风向不对时也能跑七节,长途运输最好用,打仗也不含糊,就是吃水有点深。这次不光是试验,它在胜利群岛跑过两次了,基本没啥问题。我们是来给您送礼物的,本来想赶在春节前抵达,可是到中途岛的时候出了点小毛病,一修就是好几天,把时间耽误了。美洲,带着咱罗叔一起过来,看看咱们的礼物吧。”温小七简单的和洪涛介绍了一下这艘船的性能,然后拉着洪涛向船头走去,还叫上了正在父子团聚的罗有德和罗美洲。

    “这都是什么东西?”第一根桅杆的后面是个敞开式货仓,舱盖打开之后,下面出现了很多木头箱子,大大小小的堆满了整个货仓,能有上百个。

    “应该是蒸汽机的零件?”洪涛探头向里看了几眼,发现了一个用麻绳包裹着的圆鼓鼓的大家伙,心里有底了。

    “嘿嘿嘿……这些是齐叔给您的,他把您说的那个火车弄出来了,正在斯万的国家里铺设铁轨呢。不过它可没有我的大船能装东西,也不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没有铁轨就是个废物。后舱里还有两套蒸汽机,都是船用的,比这艘船上的小一些。那是我给您的礼物,您拿回去装到小一点的船里,再配上帆,想回去找我们的时候,不用再等季风,啥时候想走就啥时候走。给您这张海图,您别直接去中途岛,洪鲵在北边探出来一条新航线,顺着这些海岛可以一路绕回到咱们的运河入口,路途虽然有点远,但沿途这几个点上我们都建了补给站,有煤有水,不用发愁没地方补给。”温小七对齐祖的礼物不屑一顾,倒是对他自己的礼物大加赞扬了一番,而且还拿出一张海图递给洪涛。

    “这丫头也是闲不住,看来我真是老了,以前都是我给你们画海图,现在轮到闺女给我画海图了。我说美洲,你爹天天抱着一条癞皮狗当孙子养,你们俩啥时候给你爹添个真孙子?”洪涛看了一眼海图,好嘛,洪鲵把北海道、萨哈林岛、勘察加半岛、阿留申群岛都给探出来了,上面每隔一千公里左右就有一个小红点,估计就是补给站。

    这些补给站除了能让北美洲的蒸汽船跨越太平洋之外,估计就是给自己准备的后路。感动啊,洪涛觉得自己没白折腾,能有这么多人不惜本钱的帮自己琢磨后路,这辈子算是没白穿越过来,最终折腾成啥样也不亏了。

    “你就别操心了,你闺女肚子里已经有了,要不以她的性子能不跟着来!再过半年,你就能当外公啦,我就当爷爷啦,哈哈哈哈……”罗有德美啊,虽然还没抱上孙子或者孙女,但已经有盼头。

    “当不当外公我倒无所谓,船舱里这些大家伙可比孙子好多了。这些玩意不能卸在这里,更不能让别人知道它们是啥。现在大宋遍地都是帝国监察部的人,咱们还是先去唐山港那边吧。小七,赶紧开船,这里也不安全,让皇家海军的巡逻舰碰上,虽然他们不敢上船检查,但看到你这艘船就是大麻烦。快走,还不能走固定航线,我给你们当领航员,有啥话一边走一边聊。”洪涛对孩子就是那么回事儿,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没有也成。但他对蒸汽机非常在意,这玩意暂时还不能让金河帝国知道,虽然大宋和金河帝国以后肯定要合并,但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谈判,手里要有点硬家伙。这些大机器就是自己手里的底牌,也是谈判的资本,必须要保密。

    春天联盟号很快就离开了溗泗列岛海域,避开了商业航线,先向朝鲜半岛方向走,然后再掉头向北,贴着朝鲜半岛一侧钻进了渤海湾。

    这一路上洪涛几乎就没怎么露面,连吃饭都是由阿丽亚娜端走到江竹意的船舱里吃。对于他这种重色轻友的做派,大家都习惯了。至于他和江竹意、阿丽亚娜三个人藏在船舱里干啥,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嘛。

    江竹意还真不是在欧洲混不下去才迫不得已来找洪涛的,自打阿雅生下一个男婴之后,阿雅老公家族就突然遭到了一伙匪徒的抢劫,全家二十多口人无一幸免,连城堡都被烧成了平地。只有阿雅和孩子因为去那不勒斯大学里打疫苗侥幸逃脱了这场灾难,于是阿雅的儿子就成了家族里的唯一继承人,再于是江竹意也就成了这块领地里的实际控制人,然后她的国家也就成型了,比后世的瑞士还大。

    至于说阿雅丈夫家里的这场惨剧到底是谁干的,凶手一直都没抓到,江竹意还特意拿出了巨额奖金悬赏这些凶手,可惜这些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悄悄的来、让后又轻轻的走了,不留下一片云彩。

    “是斯万给你找的人吧?他手里不光有印第安士兵,还有很多从欧洲抓走的奴隶,估计这些年那些奴隶也成他手下的士兵了,找几十个欧洲长相的人在你的掩护下从热\那\亚港混进去,杀完人再从原路返回,只要上了船就谁也找不到了。”洪涛听完江竹意的讲述,都不用使劲想,就大概猜出了这场惨剧是谁导演的、谁是主要演员、谁是配角。

    “哎呀,不要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嘛,这样一来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你猜错了一点,我和斯万那个木头脑袋没话讲,这些人是翁丫给我找的,她正在和斯万抢人成立单独的海军陆战队,你觉得斯万抢的过她吗?”江竹意一点没有被人揭穿老底的感觉,笑的非常无辜。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当初阿雅嫁到那个男爵家族里去的时候,洪涛就猜出她要干嘛了,只是没想到她会下手这么恶毒。

    “该!他就该碰上翁丫这种母老虎,还有个蔫坏蔫坏的慈悲在后面出坏主意。这个傻小子被他的好朋友耍了,那两口子也不是啥好货!”洪涛一听斯万吃瘪了,忍不住的叫好,同时也没忘了挤兑慈悲夫妻两句,这几块料没一个省心的,有麦提尼头疼的时候。

    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战争还在继续,虽然欧洲联军顶住了柏柏尔人的进攻,把战线稳定在了比利牛斯山以南,但要想把这些狂热的宗教信徒赶回去也没那么容易。上次双方作战的时候柏柏尔人手里拿的武器是可以贯穿骑士盔甲的手弩,这次又换了,变成了一种扔出去就能爆炸的铁球。凭借着这种利器,柏柏尔人始终占据着局部战场的主动,只是由于比利牛斯山地区的地形、气候他们不太熟悉,才一直没有继续向北挺进。

    卡尔和威廉在这次战争中表现极为突出,他们联手保住了阿拉贡王国东部沿海的大片地区,把柏柏尔人的进攻顶了回去。这也是伊比利亚半岛上唯一的欧洲人领土,如果没有这里从侧面牵制住柏柏尔人的精力,比利牛斯山脉也不见得能阻挡住他们北上的脚步。

    此时弗雷德里希二世已经成为欧洲大地上独一无二的皇帝,多半辈子都没争下来的皇帝权利现在基本全都到手了。北方德意志王国里大部分贵族都不再和他捣乱,心服口服的承认了皇权并发誓向皇帝效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