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73章 孙子来了  南宋不咳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土地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把原本属于官僚集团、士绅集团、大地主的土地通过强制没收、政府强制赎买和商议赎买三种手段先收归国有,然后再按照人口数量承租给当地没有土地的百姓和迁徙过来的第一批新移民。

    之所以要在山东半岛率先展开土地改革,原因和设立九个特区如出一辙,简单!

    山东半岛一直都是蒙古人的占领区,当地没有任何大宋官僚的土地,士绅的也没有,唯一的阻力就是当地的北方豪族和大地主,把土地收归国有的难度比较低,影响也小。另外登州港和密州港都驻有皇家海军和大宋新军,一号公路的工地又从这里穿过,以修建公路的名义就可以展开初步赎买工作,借此探一探当地人的态度。

    土地改革说起来容易,真要是执行起来难题很多。那些豪族地主们在当地百姓中的影响力很大,就算依靠军队的威慑让他们不敢有什么明显的反抗举动,但当地百姓也不太敢配合土改工作组的工作。他们不敢租用朝廷分给他们的土地,主要是怕工作组离开之后遭到豪族和地主的报复。

    这时洪涛选择山东半岛进行土改试验的优势就显露了出来,当地百姓不敢租没关系,那些修路的工程兵都是拖家带口来的,大宋新朝廷也承诺过要给他们土地、帮助他们修建房子,所以需要土地的人不缺,工程兵的家属们就是第一批土改的获益者。

    当地人不敢租,他们敢租。好不容易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和家园,幸福生活就在眼前,这些原本就是大宋军队的人肯定会倍加爱护。当地豪族和地主在他们眼里屁都不是,谁敢来抢就和谁干,别看他们打金人、蒙古人不咋地,但是弄弄械斗啥的一点不含糊,经过简单军事训练的他们也不怕这种低强度的战斗,胜多负少。

    挑拨群众斗群众,这就是洪涛在山东半岛试验出来的一个土改利器。一旦矛盾从政府与人民之间转移到了人民与人民之间,政府的工作就好开展了。只要不违法,政府完全可以对要鼓励的人群稍稍放松一些监管,而对要打击的人群严格执法。既打击了当地的反对势力,又摆出一副公平合理好政府的姿态。你可以不理解、不愿意,但你只能在法律规定范畴内和政府斗争,超出了这个范畴,就别怪政府对你下狠手了,这不光是土改,还是一个普及新法律的好机会。

    你要打算不遵守大宋新朝廷定下的新规矩,那就更好办了。谁敢触碰这条红线,皇家海军陆战队或者大宋新军很快就会出现在你家门口,把你的家族从这里合理合法的连根拔起。和大宋朝廷在南方的处罚方式一样,主犯及直系家属全部吊死,还不许收尸;整个家族全部充边,矿山里急缺这种待遇最低的犯人去干各种危险工作,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死在工地上,这也是洪涛在合法面具下灭绝敌对势力的一种不光彩手段。虽然不光彩,但合法,洪涛正在用自己当教材,给全大宋的人上一堂普法课。

    按照洪涛的估算,到明年夏天,山东半岛的土改工作基本就能完成。到时候这里的一千多名土改工作组主要成员就可以把在山东半岛推行土改工作的经验总结总结,然后再以他们为骨干,吸收愿意为新朝廷出力并获得回报的人,组成更大规模的土改大军,开始对淮河以北的广大北方地区进行普及。那时候南方的各州各路基本也平静了下来,自己就能抽调一部分大宋新军北上,用步枪和子弹配合土改工作组的工作开展。

    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把土改工作在北方完成之后,那时候自己的炼钢厂、锻造厂、机械厂、化工厂也差不多可以生产猎枪和子弹了,中央政府也有时间去按照新标准训练更多的大宋新军,南方沿海特区的效果差不多也就体体现出来了。再对南方地区动手,从沿海到内陆开始全面土地改革,顺便把特区模式普及开,自己对大宋的主体结构改造也就基本完成了。

    到那时,就是对大宋帝国旧政权最终改动的时机,理宗皇帝也就该正式退位了。金河帝国、大宋帝国将会以谈判的方式成立一个新的帝国。皇帝当然还是洪金河的,但新政府里必须有一部分大宋官员,帝国议会里也要有足够的议员位置给大宋人,这也是洪涛最终的打算。

    这个过程快一些的话差不多还要十年左右,慢一点就得十五年,中间要是出现了什么大变故,说不定二十年也完不成。现在摆在洪涛面前的主要难题不是大宋旧官僚集团、士绅集团会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也不是北方的蒙古人会不会重新南下入侵,而是时间。自己还能不能活十五年是个大问题,不光要活着,还得头脑清晰的活着,才有意义。

    一二五六年春节刚过,身处临安城的洪涛突然接到了水师通报,说是罗美洲带着一支舰队正在杭州湾外海域游弋,他不是要来临安城见自己,而是要自己去溗泗列岛见他。

    “你儿子越来越有当国王的谱儿了,他不来给他老爹和老丈人拜年,反倒让咱俩去见他,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儿子。”正好罗有德也在临安,洪涛干脆拉上他一起走一趟,但不能邀请,得挤兑着他去。

    “这孩子咋又来了?年初不是来过一次了嘛,我还嘱咐他没事儿别老往这边跑,一旦让你儿子发现他的踪迹又是麻烦。你还别说我儿子,他好歹也是来看望咱俩的,还特意给你带了礼物呢。你儿子倒是教育的好,过春节也不知道来看看你这个孤老头子,还在谈判桌上玩了命的和我讲条件,一分钱亏都不吃。”罗有德最听不得别人说他儿子,洪涛也不例外。一说起罗美洲,他就想起金河帝国商务部的那些谈判代表了,饶是他这个大奸商也很难从他们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咱俩是豁牙子吃肥肉,肥(谁)也别说肥(谁)!走吧,去看看你儿子这次又给咱们带啥礼物来了,你说会不会是给你抱了一个大孙子来?”洪涛虽然嘴上废话连篇,但心里明白,罗美洲大道理都懂,如果不是有特殊的事情,是不会无缘无故往这里跑的。至于说有啥特殊事情,洪鲵生孩子就应该算一个吧。

    “……那你还磨蹭什么啊,走吧,你这张老脸不用再化化妆啥的吧?”罗有德这次不和洪涛对着干了,他现在最大的心病就是还没孙子。罗美洲和洪鲵的性格都随了洪涛,对过早要孩子不感兴趣。

    “矜持点,你现在都是大宋帝国的副总理了,不能谁一叫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帝国政府的尊严。”洪涛依旧没动地方,半靠在椅子上没有起身的意思。

    “矜持个屁!我去见我儿子快点咋了?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自己先走了啊!”罗有德一把抢过洪涛嘴上叼着的雪茄,直接捻灭在烟灰缸里,向洪涛发出了最后通牒。

    “着急也没用,现在马上就中午了,等咱们赶过去正好是晚上。那么多岛屿你上哪儿找你儿子的船去?他也没说要在什么地方等着咱们。还是等吃完午饭再上船吧,到地方正好天亮。”洪涛嬉皮笑脸的又拿出一根雪茄叼上,这才指了指窗户外面。

    “……你个老不修,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喜欢折磨人玩,什么毛病!我还有别的事儿,走的时候叫我,懒得理你!”罗有德这下没话可说了,洪涛说的没错,现在去了也白搭,大晚上的在群岛里转悠很危险。可洪涛这种故意调戏人的习惯他非常痛恨,但又没辙,只能眼不见为净,干脆躲开。

    第二天凌晨,太阳还没从海平面下蹦出来,一艘弗吉尼亚级战舰就急匆匆的冲出了钱塘江口,奔着溗泗列岛方向疾驶而去。罗有德穿着洪涛给他设计的新礼服,笔管条直的站在船头,举着一架瞭望手用的大型望远镜,聚精会神的扫视着海面。

    “洪兄!洪兄!快来、快来!我看见他们了。”战舰刚刚钻入群岛水域不久,罗有德就大声喊了起来,同时用手指着左前方,表情很惊讶的样子。

    “看见就看见了呗,是你孙子又不是我孙子,我急个屁啊!”这一路上,罗有德就没让洪涛闲着,讨论了不下五十个名字,准备用在他那个虚无缥缈的孙子身上。这件事儿本来是洪涛的最爱,可是他说一个名字罗有德就否决一个,理由基本都是文采不够。洪涛就烦别人和自己提文采,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干脆不搭理他了。好不容易清闲了一会儿,正瘫在躺椅上裹着裘皮大衣抵抗冬日的寒风,根本不想起来像个二傻子一样去船头受冻。

    “不是孙子……是船!你快来看啊,见过这么大的船吗?”罗有德干脆跑到了洪涛跟前,直接把望远镜扔到了洪涛怀里,依旧指着左前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