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72章 内资和外资  南宋不咳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除了这个大工程之外,在登州港和开封城也云集了上万人的工程兵部队,他们的任务是修建一条以登州为起点,经过密州、济南府、大名府的东西走向硬化路,全长近七百公里。预计这条路将在两年后完工,目前刚刚开始在沿途的几个地段造窑就地烧制水泥,真正的公路建设还没开始。

    而且这条路只是第一期,它的第二期终点在延安府、第三期终点在原属西夏的和南军司西宁州。一旦这条公路建成,西部腹地就不再是天高皇帝远的化外之地了。大宋南方的物资、兵源都可以通过海运、运河北上,再由登州港或大名府换乘马车顺公路西进,用不到以前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抵达遥远的西部。这就等于是把中央政府的手伸长了,不需要在偏远地区布防重兵。

    虽然修建公路会花费巨资,但从每年的军费里平摊的话也是值得的。更何况有了这条公路,西部内陆就能与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进行有效的经济沟通和人员流动,对于发展内陆经济也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怎么算大宋朝廷都不亏。

    那洪涛、或者说大宋目前的朝廷拿得出这么多钱来同时修建这么多大工程吗?即便是用裁撤下来的军队来当做人工,那也得管饭吧。这么多人每天吃喝再加上建筑材料和工具,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的确,洪涛真拿不出这笔钱,但他有办法让别人出钱帮他进行这种耗资巨大、获利期很远的工程。这条被他命名为一号公路的硬化路,大宋朝廷基本不掏一分钱,全部由一家名为黄氏建筑公司的外资公司承包了。

    这家公司说起来还和洪涛沾着不太远的亲戚,它的大股东就是黄海家,负责人是黄海的长孙、黄浪的大儿子黄逸。现在黄家已经是金河帝国里名符其实的大家族了,尤其是在农业和建筑行业里非常强势。由于它起步早、人脉广,现在的家族产业几乎遍布了金河帝国每个海外殖民地,说是叫公司,洪涛觉得叫托拉斯都不为过。

    “看来我还得把有关反垄断、反托拉斯的法律制定出来,免得以后这些资本家们肆无忌惮的发展。”当洪涛看过最终中标的黄氏建筑公司详细资料后,不由得又有感慨了。

    金河帝国这十多年发展的太快了,要是再这么下去,用不了二十年,被自己推翻的皇朝就还得站起来,到时候可能不叫皇帝了,但是性质差不多。像黄氏建筑公司这种家族企业,如果不加以限制,说不定哪一天就能变成可以操控一个国家的庞大势力集团。资本家并不比皇帝善良多少,千万不能对他们掉以轻心。

    至于说黄氏建筑公司干嘛要来承包这么一条需要投入巨资、看起来还没什么利益的公路建设呢?真不是黄家脑子出问题了,更不是他们要报答洪涛什么恩情,而是洪涛给了他们一个承诺。这条公路建好之后并不是免费公路,而是收费公路。凡是要使用这条公路的人和组织,都必须按照事先约定好并由大宋朝廷批准的缴费标准支付过路费。

    而这些过路费就是黄氏建筑公司的投资回报,到时候黄氏建筑公司就要在公路上设立收费站了,牌子上写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儿过,留下买路财!

    当然了,这个收费期是有限度的,分不同的路段,收费年限从十年到十五年不等。而且不光要收费,还得对公路进行必要的保养。当收费期结束之后,这条公路就会被收归大宋朝廷国有,变成一条免费公路。

    这笔账任何一个有头脑的大商人都能算得过来,只要大宋朝廷可以履行合同,就肯定能赚钱,而且还不少赚。但这种模式也只有洪涛和金河帝国的商人能够聊得通,如果让这些商人和原本的大宋朝廷做这种买卖,他们连考虑都不会考虑,这就是信用问题了。

    一个人做买卖需要信用,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和别人做买卖同样也需要信用。大宋朝廷没信用,但洪涛有,不光有,还很足。可以说不管是金河帝国的商人还是大宋沿海城市的商人,都不是冲着大宋朝廷来投资的,他们看重的是洪涛本人,从而才相信在他的领导下,大宋的新朝廷也有足够的信用。

    这时候如果谁要说想把洪涛搞下去换别人来领导大宋朝廷,这些商人第一个就不会答应,除非你先把他们的投资、利息和部分利润支付清。所以说,信用并不光是对别人的承诺,它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是个互利互惠的好习惯。

    目前在大宋土地上承包各种基础建设的本地投资、外资很多,百分之八十新建的公路、工厂、水利设施都是用这种方式进行的。不管是独资还是合资,只要对国家有利、对未来发展有利、对当地民生经济有利,大宋朝廷都不会设置人为障碍。而且很多中小规模的投资项目都是由地方官员做主的,中央政府只负责大型工程的审核与招标,对地方投资项目不与干预,只是在程序上有监管责任。

    负责这些工作的朝廷官员更有意思,罗有德把它交给了贾似道。从前几个月的工作情况来看,他完成的也还算不错。一个原本的误国之臣,到了新朝廷里却成了一个很能干、很敢干、很廉洁奉公的治世能臣,这让洪涛很欣慰,比建造公路本身还高兴。

    “他是不是被你吓破胆了?假以时日会不会旧病复发?”文南对这一切不太理解,也不太放心。

    “谁出生的时候脑门上也没打着一个坏人的字号,更没有天生的奸臣。古人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他之所以成为一个奸臣,有他自己的责任,但主要责任还是制度。没有一个合适的制度来规范每个人的行为,好人也会变成坏人,因为不坏就得吃亏;有了一个合适的制度约束,坏人也会变好,因为不遵守规则就得吃亏。谁也不是傻子,奸臣之所以能在这么多官员里脱颖而出,说明他本身的能力要比别人强,否则也不会把制度里的缺陷利用得如此出神入化。所以这样的人一旦到了合适的制度里,很快就能掌握新制度的精髓,合理利用并遵守它。甚至他会比别人还热衷维护这个制度,因为只有在这种制度下,像他们这样能力强的人才更容易出头。以后别再用奸臣、忠臣来把你手下的官员归类了,我们用的是他们的才华,不是开圣人培训班。”对于这个问题洪涛早就想明白了,同时也理解文南的疑虑。能和自己一样想的人大宋里还找不出几个,就算是金河帝国里也不太多,这是时代造成的思想差距,没辙,只能慢慢转变。

    而对于像贾似道这样的大宋旧官员,洪涛主张大胆放权。只要他们愿意主动融入新规则,那就不要给他们设置障碍,更不能歧视他们。以前的坏不是他们的错,历史的包袱也不该由他们自己背。这样做还可以给其他官员做一个榜样,用实际行动号召更多的人加入到建设新大宋的工作中来。

    当然了,洪涛也不是无原则的随便充当好人,敢于使用这些旧官员在政府里担任重要职务,他也有自己的保障体系,那就是刚刚成立的大宋商业调查局。有慈禧这个大特务头子给自己拾遗补漏,洪涛不用怕这些旧官员和自己玩表面投诚、暗地里捣乱那一套。

    按照担任职务的不同,慈禧已经开始重点监控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了,只要发现有心怀不轨的官员,洪涛的陆战队就会出现在眼前。在这种事儿的处理上,洪涛充分了展示了威廉对他的评价,黑\天\使!一面是宽宏大量、既往不咎;一面又是心狠手辣、残酷镇压。凡是被商业调查局查实的犯罪官员,会连同直系亲属一起被吊死在当地的城门上,整个家族充军发配到北方监管劳动。挖矿山、修公路,有的是九死一生的工作等着他们。

    整个一二五五年,洪涛基本都待在大宋帝国的北方,一边监督北方钢铁集团唐山炼钢厂、迁西铁矿、滦河机械厂、滦河化工厂、迁西水泥厂、滦平煤矿的建设工作,一边利用视察一号公路铺设进度的机会,率先在山东半岛上开始了另一项非常重要也非常敏感的改革。这项改革应该说是最难也是最需要的,它不同于冗兵、冗官问题,只是触及到一少部分人的利益,一旦这个改革正式在大宋境内铺开,几乎每个人的利益都会被触动,有的人吃亏,有的人占便宜。但最终结果到底是谁吃亏、吃多少,谁占便宜、占多少呢?洪涛心里还没底,所以他要在这里先试一试,做到心中有数之后再大范围铺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