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六十七章、胜天与克石打赌  水晶聊斋之终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胜天瞧着此位假柳蓝龙又是悠然一笑,道:“我说假柳蓝龙啊,你真的以为我被这里的吸力给吸住了吗?”“嚄!!”此位柳蓝龙的双睛不禁“唰”地一闪亮,道:“我说宫胜天啊宫胜天,请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胜天并没有回答他而向着他又来了一个反问:“请问你想知道了?”此位柳蓝龙立时答道:“我当然想知道了。”胜天道:“好,那我还像方才一样我用实际告诉你。”胜天说到了这里突然展其神力向前猛地一跃,胜天他立时即跃了出去,稳稳当当地飘落在了不安之地了。可是即在胜天他跃出去的这一瞬间于这里的柳蓝龙与这片芳草坪即已然不存在了。

    而胜天忽然发现在他身边多了一些人,这些人不是别人,他们正是鱼儿美小公主、章涵章仙子、嫆儿、优花仙子、白风花、孙花宇、陈雪娇、柳蓝龙、欧阳正南、尉迟惊云、白行梦、戌花仙子、杨风雨他们这些人。胜天对此不禁暗暗惊奇。可即在胜天于此惊奇之时,这张扬沸图已然自动卷走了,向着这座断魂谷的纵深飞去了。原来胜天破解了这张升级挑版的扬沸图,这张扬沸图即丢下鱼儿美小公主、章涵章仙子、优花仙子、嫆儿、孙花宇、陈雪娇、柳蓝龙、欧阳正南、尉迟惊云、白行梦、戌花仙子、杨风雨他们这些人之后自动卷起飞走了。

    胜天已然感觉到了这一点。但等胜天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胜天不禁暗暗惊奇。此时此刻的胜天不禁都有些后怕了。胜天心想:“好险好险啊。如果我知道我身在扬沸图中我还真不知道怎样破解呢?”

    胜天他于此呆呆地想着这些。可即在胜天他于此发呆之时鱼儿美小公主向着胜天说话了:“胜天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前行了啊。”鱼儿美小公主的话使得胜天的身子一动,胜天道:“是的,我们是应该前行了啊。”

    胜天说到了这里即带领着鱼儿美小公主、章涵章仙子、嫆儿、孙花宇、陈雪娇、柳蓝龙、欧阳正南、尉迟惊云、白行梦、戌花仙子、杨风雨他们这些人继向着这座断魂谷的纵深行去了。

    胜天边行边向着旁边的白行梦问道:“请问白行梦白兄,我们下一站将到哪里啊?”白行梦道:“下一站我们将到达这断魂谷的李肖宫啊。”“嚄!!李肖宫?李肖宫是什么地方啊?”胜天不禁又向其发问道。

    白行梦道:“李肖宫之所以叫李肖宫是因为于那座仙宫之内住着两位姓李的与姓肖的宫主啊,所以那座仙宫才叫李肖宫啊。”“啊,原来如此啊。”胜天不禁点了点头。可是胜天紧接着又向其发问道:“请问白行梦白兄,那两位姓李的与姓肖的宫主都叫什么名字啊?”

    白行梦道:“那位姓李的宫主名叫李克石,那位姓肖的宫主名叫肖城名啊。”胜天不禁又点了点头。可是胜天紧接着又向其问道:“请问白行梦白兄,他们二人谁的武功仙法高些啊?”白行梦道:“当然是大宫主李克石了。”

    胜天不禁又点了点头。可是胜天紧接着又向其发问道:“那请问白行梦白兄,那位李克石善常什么啊?”白行梦道:“那位李克石善常用剑啊。”“用剑?”胜天的双睛即不由得一闪亮。胜天他最喜欢用剑了,当胜天听说李克石最喜欢用剑之后胜天还真的想立即见到那位李克石然后看一看李克石的剑法究竟有多高。

    胜天带领着鱼儿美小公主、章涵章仙子、嫆儿、戌花、孙花宇、陈雪娇、柳蓝龙、欧阳正南、尉迟惊云、杨风雨他们向前行进着,胜天边带领着他们这些人向前行边与白行梦这样说着话。在不知不觉当中胜天他们来到了一座仙宫的面前了。但见于此仙宫的匾额之上清晰地书着“李肖宫”三个大字。

    可是当胜天看到了这三个大字之后胜天的双睛即不由得“唰”地一闪亮。白行梦道:“宫战神啊,我们到了,就是这里啊。”胜天道:“我看到了。”可是胜天他们刚到这里这座李肖宫的正宫院门即向着左右一闪其自动打开了,紧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三位,这为首的有两位,这两位看上去十分不凡,他二人全是中年的男子,这两位都是白脸。而在这两位的身后还跟着一位,此人不是别人,其正是那位十恶不赦的稳林!!

    当胜天看到了这两位白脸的中年男子之后胜天立即想到这两位即是李克石与肖城名了。胜天他猜得没错,这二位确是李克石与肖城名。这年龄稍大一点的是李克石,这年龄稍小一点的是肖城名。可是当胜天看到了稳林之后胜天即不由得咬了咬牙,胜天心想:“原来稳林他已然到了这里了,此次我一定要将其给拿住然后除掉他。”

    可是胜天他正然于此观看呢李克石说话了:“请问你们这些人当中谁是宫胜天啊?”胜天向前跨了两步,道:“不才在下即是啊。”李克石不由得上上下下打量起了胜天。他边看边暗暗赞叹着:“好,好一位宫胜天啊。”

    李克石在看着胜天胜天也在看着他。两人即这样相视着谁都没有讲话。而打破这个僵局的是胜天。胜天道:“请问您可是李克石宫主吗?”李克石道:“不错,在下即是李克石啊。”

    胜天急忙向其礼道:“原来您就是李克石李宫主啊,失敬失敬!!”说着胜天向其深深地一礼。李克石笑道:“宫战神您客气了。”可是胜天忽然将其话风一转,道:“李宫主,胜天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我当不当讲啊?”

    李克石道:“宫战神您若是有事请您尽管讲来。”胜天道:“李宫主啊,请问于您身后的那个人可是稳林吗?”李克石道:“是的,正是他啊。”胜天道:“我求您将他交给我,我要为竟可、竟怀、竟怒他们三剑报仇雪恨啊。”

    李克石听了不禁悠然一笑,道:“宫战神,您若想让我将稳林交给你也不难,除非你能胜了我。”“嚄!”胜天听其如此一讲胜天的双睛即不由得“唰”地一闪亮,胜天心想:“看来此位李克石也不怎么样啊!!”胜天想到这里立即说道:“请问李宫主,您可知稳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李克石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是我们这断魂谷中的人,他是效命于我们宫主归空的,所以他是在我的保护范围之内的。”“啊——!”胜天不禁向着这天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请问李克石宫主,您真的想要保护他了?”

    李克石道:“是的。”胜天不禁沉默了。而在李克石与肖城名身后的稳林不禁现出了非常得意的表情。胜天他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但是胜天却佯装没有看到。

    可即在此时肖城名上来了,肖城名向着李克石道:“大哥,少与宫胜天啰嗦,将这个家伙交给我了。”李克石道:“那肖弟你可要多加小心啊。”肖城名道:“请大哥您尽管放心,料者无防。”

    李克石退了下去,肖城名与胜天面对面了。肖城名向着胜天冷冷说道:“我说宫胜天啊宫胜天,现在在我们这宇内属你最红啊,你说你的名头怎么这么大呢?”

    胜天道:“请问您是在夸奖于我吗?”肖城名道:“那宫战神您认为呢?”胜天道:“我认为您还没这么好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肖城名不禁仰天一阵狂笑,道:“我说宫胜天啊宫胜天,你算是说对了,我怎么可能嘉许你呢?你说你闯入我们断魂谷而且都已然闯到这里来了,你说我们能不恨你吗?我又怎么可能夸奖于你呢?!”

    胜天不禁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啊。”肖城名道:“宫胜天,你在这少装了,你拿命来吧。”其说到了这里霍然亮出了他的神剑向着胜天下了绝情。胜天并没有还手唯有闪避。胜天认真地看着。胜天边看着边暗暗赞叹,道:“好啊,好剑法啊,此位肖城名果然名不虚传啊!!”

    可是战着战着肖城名忽然不战了,他不禁怒声向着胜天问道:“宫战神,请问你为什么不还手呢?”胜天道:“不瞒您说,我在观看您的剑法呢,而后我好找时机将您给拿下。”

    肖城名道:“我说宫胜天啊,你是不是认为我肖城名不值得你一动手啊?”胜天急忙摆手道:“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您误会了。”肖城名道:“也许吧。我说宫胜天啊,如果你再不还手的话我可不答应你,你听懂了吗?”

    胜天道:“我听懂了。”肖城名道:“好,既然你听懂了那即请你接招。”肖城名说到这里霍然又向着胜天出剑了。此次胜天还手了。两人即这样战在了一起。胜天并没有亮他的神兵刃,胜天所凭借的是他的神掌。

    眨眼之间此位肖城名已然将他的神剑法用到了**,可即在此时胜天竟然来了一手空手进白刃。但见胜天的手掌赫然伸出,肖城名他都没有看清楚胜天是怎样出的手。他还未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时胜天的右手即已然钳住了他的神剑。肖城名立即即感觉到有一股巨大无边的力道向着他袭来了,他这搦剑的手再也抓不住他的这柄神剑了,他不得不松手了。胜天在将肖城名的神剑给夺下来之后随手即用这柄剑指住了肖城名的咽喉。

    “啊!!”泊城名的心一个劲地跳动着,他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若是不信这活艳艳的事实即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令他不得不信啊。

    可是胜天只是点到为止,胜天随手又将这柄神剑垂下然后交给了肖城名,口中连连说道:“肖宫主,得罪得罪,得罪了!!”肖城名将剑接过来不禁脸上一热,道:“多谢宫战神您手下留情,多谢宫战神您手下留情啊。”听得出也看得出他这是发自内心的。

    胜天悠然一笑,道:“肖宫主,您客气了。”李克石在这后面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的心即不由得有些不稳了。李克石心想:“如果让我上前与宫胜天一战的话那这后果将会如何呢?我也不会像我肖弟这样败北吧?!”此时此刻他这心里可没底了。

    可即在此时肖城名已然来到了李克石的旁边,他向着李克石道:“大哥,一会儿你可要多加小心啊,此位宫胜天可太厉害了,方才我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样将我的神剑给夺去的啊。”

    李克石道:“贤弟,我知道了。”说到了这里李克石稳稳当当地来到了胜天的面前,他不禁上上下下又打量了胜天一顿,然后才向着胜天说道:“我说宫胜天啊宫胜天,你果真不凡啊,今日某李克石想要领教领教您的高招,还望您手下留情啊。”

    胜天道:“李宫主,您太谦虚了,一会儿我们动手之时还请您给我手下留情啊。”李克石一笑,道:“宫战神您太谦虚了。”胜天道:“您也是啊。”李克石道:“宫战神,您请吧。”说到了这里李克石即想向着胜天出招了。可即在此时胜天忽然说话了:“慢,请您先别动手,我宫胜天还有话说。”

    “嚄!!”李克石即不由得一怔,他没明白胜天为什么会突然叫停,因此他不禁向着胜天问道:“请问宫战神您有什么话要说啊?”胜天道:“李宫主,我们此次比试可不能白比啊。”“嚄!!”李克石的双睛不禁“唰”地一闪亮,道:“请问宫战神您此言怎讲啊?”

    胜天道:“我想要与你打个赌啊。”“嚄!打赌?打什么赌啊?”李克石不禁向着胜天这般发问道。胜天道:“我想与您赌一赌他。”说着胜天一指于李克石身后的稳林。“嚄!!”李克石的双睛不禁“唰”地又是一闪亮,道:“请问宫战神,您这样什么意思啊?”

    胜天道:“我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想与您赌稳林啊。如果我宫胜天赢了您您要将稳林交给我,如果我宫胜天若是败了,那我宫胜天即任您发落,您看如何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