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一十三章运  至上天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魔和他的一帮手下走了,行色匆匆,张百刃终究是没能留下他们。

    微微叹息了一口气,压下心头那股萦绕不去的杀意,张百刃心头的疑惑却长久不去。

    “为何对此人,我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张百刃疑惑道。

    老鬼从张百刃的背后冒出来,悠悠然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天机牵引,造化捉弄。有多少人是天生朋友,又有多少人是天生的仇敌。岂能全都弄得清楚?”

    张百刃对老鬼的话,赞同的点点头,但是心里的那种不解,却依旧没有散去。在面对黑魔的时候,他心中的杀意,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了一些,甚至已经要模糊他的主观意识。这不仅让张百刃惊醒,更让他感到一种危机感。

    如果这是天地对他的考验,那么已经半步踏上逆天之路,寻求自己之‘道’的张百刃,心里有着充分的准备。但是如果,是有人有意为之,在背后操控,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或者说···这个人谁?

    “无论如何,我现在都在后悔,刚才我应该趁机,将他斩杀在此!”张百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道。无论这件事,是天意还是人为,张百刃和黑魔,都有杀死对方之心。

    只是刚才的对击,让他们都明白,想要杀死对方,他们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若是因此而两败俱伤,被旁人捡了便宜,对谁都不好。

    正因为这样。两人才强行压下心头的杀意。匆忙的分开。

    “我想。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杀不了他!”老鬼用很肯定的语气道。

    “什么?”对于老鬼的话,张百刃首先是不相信。从修为境界上而言,两人区别不大。但是张百刃手掌控着五行轮回大磨盘、混沌诛神剑,这两门无上大神通。拼起命来,即便是帝神,也要在他手上吃亏。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这是事实。我从那个黑魔身上。嗅到了同为帝神的味道···!”老鬼的语气依旧淡漠。

    “什么?他是帝神?”张百刃瞬间淡定不能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若是帝神,就不会放任我离开!”张百刃断定道。

    老鬼轻描淡写道:“如果,来的不是他真正的本体呢?”

    “你是说···!”张百刃顿时一愣。

    “七星分身,以太古七大星辰,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之力为凭,分立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大分身,可七合为一,也可份而独立。七星分身,虽然不如你那五行五方兽分身来的威力强大。但是说到神妙之处,却更胜一筹。”

    “那个叫黑魔的小家伙。本体早已称帝,刚才和你争斗的,正是其贪狼分身,且不说他的本体现身,你会如何,就只是他的七大分身一起出手,你就扛不住···!”老鬼淡淡的说道。

    “那他为何退走?”张百刃的额头,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丝冷汗。

    “因为他是帝神!作为一名帝神,他的威严不容亵渎。被莫名其妙的操控行为,妄生杀念,即便是有天地意志,有造化推波助澜,也是不被允许的。杀你···他轻而易举,但是他不想被摆布!”老鬼冷声道。

    张百刃原本一颗燥热的心,渐渐的冷静下来。

    紧接着便苦笑一声:“看来往后还要多躲着他了!”

    老鬼脸上却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没用了!你躲不过去的!”

    “为什么?”

    “因为这关系到了气运之争!”老鬼悠然道。

    “什么?”张百刃一愣。

    老鬼已经继续说道:“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这个黑魔的来历。你们必然有想通之处。这就是你们相互之间,必要搏杀的原因。”

    “为什么?”张百刃又问道,这一句为什么,究竟有几层的含义,只怕连张百刃自己,都还不清楚。

    老鬼没有回答,反而问道:“知道什么是气运吗?”

    张百刃点点头,但是看老鬼那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却又微微的摇了摇头。

    “没错!你或许知道气运的一些作用,但是却未必知道气运的由来。所谓的气运就是凌驾于世界和时空长河之上,那飘渺之中造化和命运的引导者,是气运将一个个的命运,一段段的造化串联在一起,组成了世间万物的生存繁衍律令。它高于一切的规则与准则,却无形无质,无法捉摸。”

    脸上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老鬼神情飘然道:“但是无数年来,无数的强者,无数的生灵,总结出了它的存在,并且归纳出了一些细小的定律。”

    “气运本身并非无穷无尽的,它是造化和命运中,穿针引线的引导者,它倾向于某些人,却又背弃着某些人。而那些被它所钟爱之人,必定有被它钟爱之处。如一个名号,某种特质,某种习性等等!”

    “当某个名号或是特质,被一个人或者一个生灵独享的时候,那么他就是造化的宠儿,是命运的交织者,他会万劫不灭,直到走到世界的尽头,直面造化,问对苍天。”说到这里,老鬼的脸上,也充斥着一种无止境的向往。

    “但是当这种特质、名号、习性,被许多人或是许多生灵所共有的时候,气运就会分化,分化的越多,作用也就越小。最后直到归于无,显得毫无用处。就好像太古的万族,荒古的神龙,远古的妖族,他们都曾经受到气运的厚顾,所以他们能够掌控世间。但是随着族群的壮大,气运的损耗与分薄,他们却又纷纷跌落下神坛。”

    张百刃听的心潮跌宕,不能自己,半响方才说道:“如此这般,我们人类继续繁衍下去,是否有一天,也会耗尽气运,走向衰亡?”

    老鬼哈哈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张百刃这个问题,但是张百刃的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天无常态,水无常势,如是而已。

    收回思绪,张百刃继续之前的话题:“难道说,我和那个黑魔之间,也有什么特质类似,因此受到了气运钟爱。两相见面,彼此分薄了各自的气运,因此无形中,便都升起了敌意,想要彻底斩杀对方,夺取完整的气运?”

    这是张百刃总结刚才老鬼的话,得出的结论。

    老鬼听了张百刃的话,皱起了眉头,似乎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又想不起来,最终只能无奈叹息一声,微微点了点头。

    尽管有老鬼肯定,张百刃却又不太确定了。

    按照这个推论法,人类本身,每个人都分薄了气运,那岂不是要陷入无止境的自相残杀?

    当然,人类很多时候,是真的在自相残杀。不过却不能将那些美好的、光明的部分,都全部抹杀掉。

    “或许是因为,人类太多,气运分的太薄,以至于那种相互之间的敌意,不足以影响人的心性。最终做出判断的,还是人本身自己吧!”

    张百刃只能这样想着。

    其实张百刃和老鬼所不知道的是!

    张百刃对黑魔的敌意,黑魔对张百刃的杀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气运问题。若真是如此,太古时代,同样有不少人丁单薄的种族,占据了大气运,彼此之间,却也相亲和睦,未曾生出什么间隙来。

    这又作何解释?

    其实还是出在两人的身份问题上。

    张百刃和黑魔,有着相同的特质,那就是他们都掌握了一段,不属于这方世界,这方宇宙的知识。这知识,便在冥冥中的造化下,化作了一道无形的气运,缠绕着他们两人。

    但是所不同的是,张百刃选择了融入这个世界,将过去的记忆当成一种沉淀,一个普通的记忆。而黑魔则是将其化为符号,成为一切所得之力的凭依。

    这样一来,冥冥中,张百刃就成为了宇宙意志本身,排斥黑魔这个背叛者。而黑魔也因为这样,对张百刃有一种冥冥中的杀机感应。

    这才是他们相互之间,有不死不休之感的根本原因。

    这其中的究竟张百刃不明白,老鬼却又对张百刃的一些极为重要的秘密,丝毫不知。也就使得这真正的答案,与其失之交臂。

    张百刃没有搞清楚究竟,那回到了自己老窝的黑魔,却在推演过后,看清了真相的一鳞半爪。

    “原来如此!哈哈!原来如此!”

    “难怪最近诸事不顺,原来是来了这么一个灾星。张百刃!看来不杀你,我是永难安宁了!既然如此,也只能对不起你了!”真正的黑魔,高坐在玉床之上,冷笑着。

    “去!将他的首级给我带回来,为达目的,可以使用···任何有效手段!”

    一排排的黑色人影,穿梭出纯粹玉质的大殿,朝着之前张百刃与黑魔的贪狼分身交战之处飞去。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