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48章 猎骄靡俯首  大汉箭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猎骄靡坐在大帐中,握着酒杯,却一口未饮。酒在金杯中荡漾着出一圈一圈的波纹,像他此刻忐忑不安的心情。使者已经派出去八天,还没有到最后的期限,但是猎骄靡已经绝望了。

    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天弓来与不来,其实关系都不大,阿奢那索要天弓也许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也许他是在等梁啸回来,也许是等梁啸扫荡草原的消息。从右贤王这几天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这十天时间对右贤王来说是如何的煎熬。

    如果最后诱敌不成,梁啸却借此机会横扫草原,右贤王会有什么反应?

    猎骄靡不敢想。一旦右贤王发怒,他没法伤害梁啸,却有足够的办法商害他猎骄靡,仅剩下一万残兵的他不可能是右贤王的对手。

    或许,应该做另外的打算了。

    猎骄靡沉吟良久,起身赶往右贤王的大营。右贤王正在帐中踱步,看到猎骄靡来了,立刻迎了上来。“天弓取来了?”

    猎骄靡摇摇头。“大王,不管天弓能不能取来,我们诱敌的计划都不会变。时间将近,我们应该做准备了。”

    右贤王瞪着猎骄靡,眼神渐渐不善。“你打算怎么办?”

    “如若撤退,大王是准备诱敌,还是准备伏击?”

    右贤王转了转眼珠。“你有什么计划?”

    “大王,梁啸为人一向谨慎,阿奢那也是个很小心的人。”猎骄靡很恭敬的说道:“我是梁啸的手下败将,实力损失殆尽,而大王兵精将勇,正是他的劲敌。想必他对大王的恐惧要远远超过对我的提防。如果我做诱饵,大王却不知去向,恐怕很难瞒过他们的眼睛。”

    右贤王听了,心里的焦灼莫名的少了一些。没错,虽然攻击受阻,但是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损失,实力尚在。这一战基本上是他追着梁啸打,比起被梁啸杀得落花流水的猎骄靡来说,他的情况要好得多。

    即使草原上老弱被梁啸打劫,损失惨重,只要这些精锐在手,他依然有机会夺回来。如果能就此占领这片河谷,将乌孙收为依附,那diǎn损失也可以承受,也许能转凶为吉也说不定。

    猎骄靡不仅恭顺,而且建议也有道理。如果由猎骄靡做诱饵,他埋伏起来,很难骗过阿奢那的注意。相反,如果猎骄靡消失了,阿奢那也许不会那么在意。

    “即使如此,那还是你埋伏起来吧。依你看,埋伏在哪里比较好?”

    “白谷,或者野狼谷。”

    一抹笑意从右贤王嘴边掠过。他听说猎骄靡被阿奢那堵在白谷中,险些自杀,此刻再听到白谷这个名字,他就能想象到猎骄靡当时的窘态,实在可笑。

    “白谷吧,那里取水比较方便。”

    猎骄靡看出了右贤王眼中的讥笑,心头闪过一丝怒意。他什么也没说,向右贤王讨要了一些十天用的牛羊,派人赶往白谷待命,又商量了诱敌、伏击的具体步骤。

    两天后,使者依然没有到,猎骄靡与右贤王演了一出内讧的戏,“恶战”一场后,猎骄靡带着残部赶往白谷,同时派人赶往阿奢那的大营报信,说他与右贤王谈崩了,因为实力不够,正在被右贤王追杀,请阿奢那出手援助。一旦脱险,立刻将天弓奉上,以为谢礼。

    紧接着,右贤王也“仓惶”撤退,迅速西行。

    ——

    梁啸立马山坡之上,举着千里眼,看着渐行渐远的匈奴人,似笑非笑。

    阿奢那、多罗斯站在一旁,图希塞等人跟在后面,喜形于色。匈奴人终于走了,这一战以他们的胜利而告终。在梁啸的指挥下,他们不仅击溃了乌孙人,还挡住了匈奴人,战绩喜人。

    阿奢那问道:“将军,追吗?”

    梁啸根本不想追。他根本不想再杀伤匈奴人,否则他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而是在草原上。不过,他不能对阿奢那等人这么说。“大禄,你看到猎骄靡的战旗了吗?”

    “他不是和匈奴人内讧,逃走了吗?”

    “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梁啸摇摇头。“也许他的确是逃走了,躲在哪个角落里舔拭伤口,也许是埋伏在哪个山谷里,等着冲出来吃人。猎骄靡狡诈,不可不防。”

    阿奢那咂了咂嘴,没有再吭声。不管梁啸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梁啸不打算追,那他就算有想法也只能保留了。以他个人的实力,就算追上去也不是右贤王的对手,如果真被猎骄靡截住,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远远的跟着。”梁啸转身对图希塞招了招手。“你派一些机敏的人跟着匈奴人,务必保证五十里以上的距离。”

    图希塞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虽说匈奴人不会留下多少东西,可是他部落小,发diǎn小财也能满足了。这是梁啸给他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让给别人。

    时间不长,一百多名图希塞部落的勇士冲下了山坡,远远地缀着匈奴人。

    一天之后,梁啸也带着人出发了。他高度警惕,步步为营,随时准备撤退,不肯冒一diǎn险。

    ——

    白谷外,右贤王勃然大怒。

    他撤了三天,阿奢那走走停停,一直保持着近百里的距离,根本不给他偷袭的机会。他无法再等,只能接受这次远征徒劳无功的现实,准备加快速度撤回草原。临走之前,他想带走猎骄靡和他的万余残部。有了这些乌孙精锐,他也算是没白来一趟。

    没想到猎骄靡拒绝了。理由很充足,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牛羊有限,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至于你的救命之恩,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报。

    右贤王又不蠢,他一下子就猜到了猎骄靡的心思。猎骄靡不肯投降他,要向梁啸投降了。而且他还不是现在才有的想法,从他主动要求来白谷设伏,他就有这样的计划了。

    现在,他吃着右贤王送他的牛羊,龟缩在白谷之内。右贤王就算想教训他,也没有办法攻破白谷这种易守难攻的地形。得知上当,右贤王怒火攻心,破口大骂。

    但他能做的也仅限于此,右贤王发了一通狠之后,灰溜溜的带着人马迅速撤退。没有了伏击梁啸、反败为胜的希望,他一路急行,迅速会合了难兜等人,重新翻越大山,返回草原。

    得知匈奴人离开,梁啸这才继续前进,再次来到白谷。半路上,他遇到了东方朔派来的的梁铭。得知梁铭的来意,他非常惊讶。

    “东方曼倩策反了阿瑞堪?”

    梁铭笑着diǎndiǎn头。“猎骄靡派人回去取天弓,乌孙阏氏就乱了方寸,来向先生问计。先生说猎骄靡肯定打了败仗,取天弓是为了投降,便劝阏氏趁早投降,以免被猎骄靡牵连。阏氏应了,先生又说服了赤谷城的贵人们,如今赤谷城已经在先生的掌握之中。”

    梁啸感慨不已。从猎骄靡派人取天弓就能看出猎骄靡打了败仗,抓住机会拿下赤谷城,东方朔的这张嘴能抵百万兵啊。

    “你是来劝猎骄靡投降的吗?”

    “我是来见将军的。先生写了一封书信,让我务必亲手交给将军。”梁铭说着,取出一份书信,递给梁啸。

    梁啸接过看了一遍,会心而笑。

    东方朔的建议很简单:战略目的已经达成,不要赶尽杀绝,留着猎骄靡,收编乌孙残部,比杀死猎骄靡更有用。乌孙俯首,天山南北三十六国都已经在手,接下来可以喘口气,消化一下胜利果实了。他建议梁啸暂驻伊犁河谷,利用这段时间收拾人心,开春之后移驻赤谷城,为接下来的草原之战做准备。在朝廷的旨意下达之前,不宜再轻启战事。

    东方朔说得很明显,当务之急是将三十六国牢牢的把握在手中,这才是根基。他就差说出自立二字了,但以梁啸对他的了解,这两个字其实已经呼之欲出。

    “你和乌孙使者去一趟白谷,让猎骄靡来见我。”

    梁铭diǎn头答应,跟着乌孙使者赶往白谷。

    ——

    看到梁铭,猎骄靡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直以来的担心终于变成了事实,赤谷城失守了。

    猎骄靡没有再说什么,留下一个心腹将领统领残部,坚守白谷,自己带着几个亲卫赶到梁啸的大营。

    站在梁啸面前,猎骄靡愣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拜倒在梁啸面前。“乌孙昆莫猎骄靡,拜见君侯。”

    梁啸靠在椅背上,一手轻拍着虎皮扶手,一手支着额。打量着猎骄靡,半晌才说道:“昆莫,这又是何苦呢。因为你的一意孤行,多少人命丧黄泉?”

    猎骄靡心中苦涩,却无言以对。胜利者才有资格说话,他这个失败者只有听的份。

    “某无知,欲与将军争衡,死得其所,唯将军开恩。”

    梁啸笑了。“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将谷里的大军带出来?”他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手指。“是不是还不服气,想再战一场?”

    “不敢。”猎骄靡连连顿首。“某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再有苟活的奢望,只希望将军能给将士们一条生路。”

    “我从来没打算赶尽杀绝,包括你在内。”梁啸轻笑道:“我没有杀你的打算。不过,如今西域的战事上达天听,你可能要辛苦一些,去一趟长安。这样也好,看看我大汉的强盛,你就知道自己败得不冤了。就算我没能击败你,我大汉迟早也会击败乌孙。”

    猎骄靡苦笑,连连diǎn头。

    两人商量,猎骄靡投降,除保留一百亲卫以后,其他将士都缴械投降。作为回报,梁啸将保护猎骄靡的昆莫身份,并保证所有将士的生命安全。

    猎骄靡接受了梁啸的条件,随即传令,下令白谷中的将士出谷投降。

    ——

    梁啸带着亲卫骑,再次来到峡谷,却发现峡口的崖壁上立了一块石碑,刻了两个大大的汉字:冠军。

    得知梁啸来了,洛绪丽奔了出来,如乳燕投林,扑入梁啸怀中。她抱着梁啸的脖子,娇笑道:“我写的字怎么样?”

    梁啸哈哈大笑。“那自然是好的,好得不能再好。怎么样,这几天过得还好?匈奴人没给你找麻烦吧?”

    “没有,匈奴人一直没有发动进攻,煎靡都生气了。”

    梁啸摇头。“护得公主周全便是一个大功,又何必在意斩首数量。他啊,就是匹夫之勇,嗜血之徒。”

    跟出来的煎靡尴尬不已,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你立刻会合老安德鲁,赶回山口,防止匈奴人攻击山口要塞。”

    “喏。”煎靡应了,转身去安排。

    “我们呢?”

    “我们还要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等春天雪化,我带你去赤谷城。”

    “好啊,好啊。”洛绪丽雀跃不已。“是不是要将赤谷城当作汉尼拔的领地?”

    梁啸白了她一眼。“汉尼拔这么小,要领地有什么用?再说了,赤谷城虽然险峻,但躲在山里有什么意思,他将来应该征战天下,而不是困守山中。待在山里,有险可恃,人容易滋生懈怠之心,猎骄靡就是前车之鉴。”

    “那当然,那当然。”洛绪丽吐了吐舌头,又说道:“你……不回大汉了吧?”

    “估计暂时回不去。”梁啸抬起头,看向远方,淡淡的说道:“忙完这里的事后,我打算去贵山城住一段时间,你看怎么样?”

    ——

    一匹快马,冲进了长安城,在未央宫门前停住,骑士翻身下马,一边取出腰牌,一边高声大喊。

    “西域大捷,乌孙称臣——”

    看守宫门的卫士不敢怠慢,迅速查看了相关证件之后,立刻放行。骑士撒开两腿,奔向承明殿。看着骑士急行的背影,卫士们互相看看,羡慕不已。

    “乌孙称臣,不知道又要封几个侯。唉,都怨我家那没出息的婆娘,当初老子想跟着冠军侯一起出差,行李都打好了,她死活不让我去。现在好,白白浪费了一个封侯的机会。”

    “是啊,跟着冠军侯出征就是好,四百人出塞就能征服西域,啧啧,这简直是神了。”

    “那当然,要不怎么是箭神呢,冠军侯本来就是一般人。”

    “哈哈哈……”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