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47章 背叛  大汉箭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阿奢那抚着胡须,沉吟不语。

    天弓是月氏三弓之一,被匈奴人抢去,又赐给乌孙,如今有机会夺回来,肯定是大功一件,不仅女王将对他另眼相看,其他人也将视他为英雄。

    猎骄靡愿意献出天弓,他当然求之不得。可是他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梁啸也想得到天弓,他能和梁啸抢吗,他敢和梁啸抢吗?

    阿奢那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月氏三弓中的地弓、人弓都在梁啸手中,他要抢天弓,肯定是和梁啸争锋。这无疑是一个很危险的事,就算他有这胆气,他也没这实力,首先多罗斯就不可能支持他。这个大夏人简直就是梁啸的走狗,要他背叛梁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虽然理性告诉阿奢那不可行,但他还是不死心,请来多罗斯,想试探一下多罗斯的意思。

    听完阿奢那云里雾里的一番话,多罗斯一脸茫然。“大禄,你究竟在说什么?”

    阿奢那苦笑一声,跟这种粗人说话真是费劲啊,可是他又不能说得太明白,否则就没有了挽回的余地。和梁啸说话就轻松多了,只要露个意思,他就能明白,行与不行,大家都能领会,根本不用担心撕破脸。

    “人弓就是梁将军手中的黑弓,地弓就是天狼曾经用过的那张弓,天弓还在赤谷城。如今猎骄靡战败,三弓又将重新聚首”

    没等阿奢那说完,多罗斯就拍掌而笑。“那好啊,三弓聚首,总算又团圆了。”

    “是啊,三张弓又团圆了,这可是我月氏人的重宝啊。”

    “那是你月氏人没本事,被人夺了去,怪谁?”

    “呃”阿奢那无语。这粗人说话也不太给面子了。

    多罗斯站了起来。“我听汉人说,宝剑须赠英雄,这么好的弓,也只有梁将军这样的箭神才能用得上。猎骄靡也好,阿留苏也罢,都不配用,拥有这样的弓不仅无法发挥弓的威力,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灾难。还是匈奴单于聪明,将这三张弓赐与猎骄靡,否则的话,他也早死了。”

    多罗斯说完,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猎骄靡脸色很难看,却不得不承认多罗斯说的有一定道理。

    多罗斯回到大帐,脸色一沉,骂了一句:“该死的月氏人,居然想抢我妹夫的战利品,真不要脸。就凭你,也配得到天弓?”

    他转了两圈,让人去请图希塞。时间不长,图希塞赶到大帐,笑嘻嘻地说道:“将军,有何吩咐?”

    多罗斯满面笑容。“怎么样,这两天伤亡如何,没有伤了元气吧?”

    “还好,还好,只伤了三十来人。”图希塞搓搓手。“我们是小部落,本来人就不多。”

    “这倒也是,三十来人,可就是一成的损失啦。其他部落呢?”

    “有的伤得比较多,达到两成了,不过大多部落都一两成左右,还能承受。”

    “首领真是宽宏大量,多罗斯佩服。”多罗斯亲热地拉着图希塞的肩膀。“不过,我妹夫一向爱惜士卒,如果他知道几天功夫就损失了这么多人,他恐怕不会太满意。你说呢?”

    图希塞这才听出多罗斯的言外之意,略作思索,不禁点了点头。“将军说得没错,梁将军一向爱护我们。攻打冰岭要塞的时候,他亲自上阵,却不肯让我们送死,这份关怀,我这辈子都忘不掉。如果是他在指挥战斗,我们的伤亡肯定不会这么大。”

    “那肯定。”多罗斯长叹一声:“我还是习惯和他一起作战。他不在,我心里没底啊。首领,你能不能安排一个向导带路,我要派人去要塞看看。”

    图希塞立刻点头答应。

    “另外,请你通知各部落的首领,让他们放心,梁将军答应他们的战利品,一个也不会少。”

    图希塞心领神会,连连点头。

    阿奢那突然发现,他召集众将议事的时候,再也不像之前那样一呼百应了。聚将的号角吹了三遍,到帐的人不足一半。即使是已经来了的人,也不像以前那样安静,不是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就是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阴着一张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们钱似的。

    阿奢那环顾一周,目光最后落在多罗斯的脸上。多罗斯笑得很开心,但是笑得也很假,阿奢那总觉得有一种看笑话的意思。

    “将军”阿奢那正准备说话,门外传来一阵喧哗。阿奢那沉下脸,给身边的亲卫将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出去看看。亲卫将刚走了两步,梁啸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诸位,一向可好?”

    话音中,梁啸掀帐而入,笑盈盈地站在众人面前,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一周,又落在阿奢那的脸上。刹那间,阿奢那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杀气。他吃了一惊,定睛再看,看到的却是梁啸阳光般的笑脸。

    阿奢那屏住了呼吸,偷眼看看多罗斯。聪明如他,如果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太笨了。

    阿奢那连忙起身相迎。“将军,你可算回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一边说,一边将梁啸让到主位上。梁啸也不推辞,迈步来到主席,却没有立刻入座,而是指了指左边的位置。“大禄,请坐。”

    “将军先请。”

    梁啸微微点头,入了座。阿奢那也跟着入座。梁啸又摆摆手,示意众人入座。

    “击鼓,聚将!”

    “喏!”外面传来庞硕的低喝声,紧接着,战鼓声响了起来。

    听到战鼓声,阿奢那如坐针毡,多罗斯笑而不语,塞人首领们正襟危坐。

    半顿饭的功夫,帐外响起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那些该来而未来的塞人首领们鱼贯入帐,赶到梁啸面前行礼。梁啸一一应了,请他们入座。不大的功夫,大帐里就济济一堂,却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交头接耳,全都精神抖擞地看着梁啸,眼中再无他人。

    “冰岭的风光不错,我一时偷懒,在那里多呆了几天。大禄,辛苦了,听说这几天的战事非常激烈,战果斐然。”

    阿奢那强笑着谦虚了几句。

    “不过,行百里,半九十。匈奴人、乌孙人虽然损失不实力依然比我们强。我们可不能大意,最后阴沟里翻了船。他们已经被我们打痛了,落在他们手里,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将军所言甚是。”多罗斯立刻大声响应。“我们之所以能以少胜多,不是因为我们有多么勇猛,而是因为将军指挥有方,又占据了有利地形。眼下匈奴人、乌孙人虽然有优势兵力,却无法前进,等不了几天,他们就要饿肚皮了。到时候,我们再痛打落水狗就没什么危险了。”

    塞人们纷纷点头附和。当初梁啸召集他们的时候,答应他们不用参战,现在阿奢那不仅要求他们上阵厮杀,还带来了不小的伤亡,他们对阿奢那的意见不图希塞一串连,他们就立刻响应了。

    “大禄,你看呢?”梁啸转头看向阿奢那。

    阿奢那无言以对。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和梁啸较量的资本,如果再不识相,只要梁啸一个眼神,这些塞人说不定就能将他生吞活剥了。

    “将军所言甚是。”

    “能得到大禄的支持,我感激不尽。不过,与猎骄靡谈判的计划很好,应该继续。”

    “什么?”阿奢那愣住了,不解地看着梁啸。

    多罗斯也大惑不解,张着大嘴,盯着梁啸,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梁啸笑道:“大雪封山,猎骄靡被困河谷之中,就算派使者去一趟赤谷城,来回也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不利。猎骄靡不是想拖时间吗?我们就陪他拖,看谁能拖到最后。等匈奴人熬不住,仓惶撤退的时候,我们反击的机会就来了。”

    他拍拍阿奢那的肩膀。“大禄,你这个计策好啊,不愧是老谋深算,杀人不用刀。”

    阿奢那尴尬的哈哈一笑,顺势接过了梁啸的话头。梁啸不是多罗斯,他没有撕破脸,不仅维护了他的面子,还用一个缓兵之计代替了他的私心。“将军过奖了,这也是向将军学来的。你们汉人不是常说吗,君子见机而作。猎骄靡想分化我们,我们也可以借机分化他和右贤王嘛。”

    “有道理。那接下来还由你出面与猎骄靡谈判,我嘛,再偷几天懒,如何?”

    阿奢那拍拍胸脯。“将军尽管好好休息,这样的小事就交给我吧。”

    阿奢那接受了猎骄靡的条件,同意放猎骄靡一条生路,但前提是他必须先交出天弓。

    猎骄靡和右贤王商量了一下,结果发生了分歧。不是演练好的分歧,而是真的分歧。

    右贤王说,就算阿奢那是真的,天弓在赤谷城,派人来回一趟也要十天。十天时间,以梁啸的行军习惯,只怕已经横扫千里,右部匈奴全毁了,我赶回去还有什么用?

    猎骄靡则说,十天时间虽长,但阿奢那显然已经动了心。他要求先拿到天弓,显然是担心梁啸回来之后,他无法从梁啸手中夺取天弓,所以要先下手为强。这是最大的破绽啊。如果能成功分化月氏人,梁啸就断了一臂,他从草原上夺走的部众迟早还得还回来,再加上塞人俘虏,难道还不够补偿你的损失?

    右贤王犹豫不决。他既不愿意放过占领河谷的机会,又怕最后是一场空。他向猎骄靡提出了一个要求:如果我击败梁啸,帮你复了仇,这片河谷就是我的。

    猎骄靡一下觉得心痛如铰。割让这片河谷,已经不是割一块肉的问题,而是断了他两条腿。没有这片河谷,只剩下赤谷城,他最多也就是一个两三万人的小国,不可能再雄霸天山南北。而且这片河谷落入匈奴人之手后,这条商路的利益也将大部分落入右贤王的腰包。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不答应右贤王,右贤王甚至不要攻击他,只要断了他的牛羊、草料,他就得饿死。

    猎骄靡被迫无奈,只得答应了右贤王。只要能击败梁啸,这片河谷就是右贤王的。

    右贤王如愿以偿,心情大好,承诺一定力挺猎骄靡,坚持到底。

    猎骄靡一边和阿奢那谈判拖时间,一边派人赶往赤谷城取天弓。

    东方朔看着愁容满面的阿瑞堪,哈哈大笑。阿瑞堪被他笑得恼怒,没好气的说道:“你又高兴什么?惹恼了我,少不得让你吃点苦头。”

    “我不是为自己高兴,我是为你高兴。”东方朔笑得更加开心,起身走到阿瑞堪身后,俯下身子,环抱着阿瑞堪。“战局早在我的计划之中,现在不过是正常发展,我有什么好高兴的?可是对你来说,这却是一个大好机会。猎骄靡根本拉不开天弓,他派人来取天弓,除了战败求和,还能有什么原因?”

    阿瑞堪眼神微闪,明白了东方朔的意思。乌孙人和匈奴人一样欺弱怕强,只愿意臣服于强者。以前猎骄靡有威信,是因为他战无不胜。如今他一败涂地,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如今汉人才是强者,而东方朔就是汉人中的智者,梁啸的心腹。既然猎骄靡都要向汉人臣服,其他人还有什么资格说不?

    “月氏三弓,曾经是月氏人的宝贝,后来被匈奴人夺去。你嫁给猎骄靡,单于将弓赐与乌孙,这弓等于是你的嫁妆,给不给,岂能由猎骄靡说了算?”

    阿瑞堪微粗的眉毛扬了起来。

    “月氏人曾经践踏乌孙,后来又被匈奴人踩在脚下,现在乌孙人、匈奴人都被梁啸踩在脚下,月氏人不过是梁啸身边的一条狗,地弓、人弓都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天弓自然也是他的。这是天意,谁敢违抗天意?猎骄靡不敢,赤谷城的贵人也不敢。既然猎骄靡已经决定向梁啸投降,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阿瑞堪沉思良久,长叹一声。“好吧,我听你的。”她仰起头,瞥了东方朔一眼。“希望你没有骗我,能让我的孩子继承浑邪部落的战旗和牧场。”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仅是浑邪部,还有乌孙,都是你的。”东方朔捧着阿瑞堪的脸,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好了,召集所有的贵人来我这里,我替你跟他们讲道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