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45章 养寇自重  大汉箭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乌巩正在指挥部下布防,没有注意到城下射来的箭,他身边的亲卫也被头顶的巨型风筝吸引住了心神,忘了警戒。  八枝羽箭呼啸而至,两名站在乌巩面前的亲卫同时中箭,惨叫着摔倒在地。

    听到惨叫声,乌巩转头一看,看到几枝羽箭飞来,不禁心中一凛,升起一丝不祥。

    要塞里有叛徒!

    情况很显然,梁啸等人还在要塞下面,根本看不到他,不可能同时向他射出这么多箭。有条件这么做的人只有城墙上面的人,只有城墙上面的人才能看到他,才能确认他的位置。

    不怕强敌,就怕内奸,看这几枝箭的情形,恐怕还不止一两个人。

    乌巩怒不可遏,鹰隼般的目光扫向城墙上的弓箭手,同时举起了手,准备一旦现目标就喝令亲卫上前斩杀,控制局势。情况紧急,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可是,他举起的手愣在了半空中,涌到嘴边的命令也迟迟没有出口。目力所及之处,城墙上的弓箭手都引弓待,箭头指向空中,没有一个人看向他这边。

    究竟是谁?

    就在乌巩紧张地搜寻叛徒的时候,梁啸射出的箭飞至,又有一个亲卫中箭倒地,乌巩也中了一箭,正中肩膀。箭上的余劲带得他立足不稳,向后踉跄了两步,直到靠在石墙上才停住。

    就在乌巩的眼前,三四枝箭射中石墙,火星四溅。

    乌巩突然心中一凛,他拔出肩膀的箭,盯着血淋淋的箭头,倒吸一口冷气。

    箭头打磨精致,锋利无比,散着一种凌厉的美。

    这不是乌孙人的箭,乌孙人造不出这么好的箭,这是汉人才有的箭。

    汉人上了城?乌巩脑子嗡的一声,腿一软,单腿跪倒在地。膝盖撞在地上,痛彻心肺,可是乌巩却没感觉到。战斗还不到半个时辰,汉人就上了城,要塞还能守得住吗?

    他们是怎么上来的,又在哪里?乌巩抬起头,焦急地四处张望。

    没有,一个汉人的影子都没有。

    虽然北风吹得正紧,像小刀一样割着他的脸,乌巩的额头还是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脸色苍白,心跳如鼓,凉气一阵阵的涌上后脑,让他遍体生寒。

    山坡上,梁啸微微蹙眉。他射出了八枝箭,隐约听到了几声惨叫,却不知道射中乌巩没有。乌巩的声音没有了,他是死了,还是躲起来了?

    他扣着箭,放慢呼吸,凝神倾听。

    趁着乌巩在城头寻找汉军的时候,庞硕三人抓住了战机,互相做了一个手势,一声大喝,左手拽住绳子,右手拉开了腰间的绳索,开始索降。

    按照事先演练好的,在离地面还有十步左右时,他们扔下了一个藏有大量草木灰的牛尿脬。牛尿脬落地,炸开,里面的草木灰四处飞扬,遮住了乌孙人的视线。

    虽然草木灰迅被城头的风吹散,但这已经足够庞硕等人落地。眨眼之间,三人如神兵天降,落到地面。脚一沾地面,他们立刻松掉了绳索,挥起长刀,如虎入羊群,杀入乌孙人群中。

    长刀飞舞,刀光霍霍,乌孙人惨叫连连,片刻间就有数人被斩杀,溃不成军。

    “布阵!布阵!”庞硕一边挥刀砍杀,一边大喊。

    “大虎,老牛,快过来!快过来!”柳青连声叫道。

    庞硕一看,柳青单手舞刀,另一手撑在地上,努力了几次也没能站起来,看样子是摔断了腿。他不敢怠慢,立刻喝道:“老牛,向我靠拢,向我靠拢。”说着,拔步向柳青奔去。

    老牛大叫道:“来了,来了。”一边说,一边挥刀砍杀,向庞硕、柳青靠了过来。乌孙人惊魂未定,被他们砍得鬼哭狼嚎,根本不敢上前阻挡。

    三人靠在一起,老牛挥舞长刀,拦在前面,庞硕拉起柳青,问道:“怎么样?”

    “左腿好像断了,不碍事。”柳青拄着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老牛,你和大虎去开门。我不碍事。”

    “能行吗?”

    “没事!”柳青双手握刀,用力一振,长刀嗡嗡作响。“不就是断了一条腿嘛,老子就是一只手也能杀光这些胡狗。”

    “好!”庞硕应了一声:“老牛,跟我来!”说完,舞起长刀,向城下杀去。

    乌孙人愣了片刻,这才如梦初醒,齐声怒吼,向庞硕等人杀了过来。庞硕、老牛互相掩护,将长刀舞得像风车一般,势如破竹的向城下杀去。柳青不甘示弱,背靠城墙,双手舞刀,接连斩杀两名冲上来的乌孙士卒。

    看着同伴被对手一斩两段,横尸当场,血流满地,乌孙人吓得面无人色。这是什么刀,怎么会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城上城下,乱成一团,乌巩被亲卫叫醒,环顾四周,只看到了倚墙力战的柳青,却看不到其他两人,又听到城下的喊杀声,这才意识到情况危急。他看了一眼柳青,心猛地一沉。柳青身前躺着至少五具尸体,剩下的人虽然围着他,大声喊叫,却没人敢上前接战,显然是被柳青杀怕了。

    乌巩大怒,喝令亲卫上前接战,斩杀柳青。

    两个亲卫提刀上前,杀气腾腾。

    柳青冷笑一声,双手持刀,运足了腰力,长刀斜劈而下。左边的亲卫左手举盾招架,右手举刀,从盾牌下悄无声息的捅了出去。刀尖还没碰到柳青的腹甲,柳青的长刀已经呼啸而下,一刀将盾牌劈为两片,又砍断了亲卫的脖子。亲卫痛得惨叫一声,向右便倒。右边的亲卫受阻,脚步一滞,柳青顺势将长刀向前一捅,正中他的咽喉。

    一刀两命。

    乌巩目瞪口呆。他这才现之前倒地的五个士卒死状极惨,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断了腿,几乎全是致命伤,而且都是一刀毙命,还有两面破碎的盾牌,一柄被截断的长矛,断口整齐,显然是被人一刀砍断。

    乌巩再次看向柳青,头皮一阵阵麻。

    一个断了一条腿的甲士就有这样的战斗力,另外两个人又将是如何的无敌?要塞里的士卒大部分都在城上,城下只有几个操作滚木擂石的人,他们能挡得住这两个如狼似虎的对手吗?

    回答乌巩的是几声惨叫,紧接着,要塞的大门被人推开,出吱呀的尖响。

    要塞被攻破了!

    乌巩脑子里一片空白。片刻之后,他如梦初醒,出绝望的狂吼。

    “不”

    梁啸在要塞之下,看到大门洞开,正准备招呼荼牛儿等人冲进要塞,接应庞硕等人,突然听到这声熟悉的尖叫,不假思索地停住脚步,拉开弓,连射四箭。

    四枝破甲箭呼啸而至,一枝正中乌巩胸口,一枝正中乌巩面门。

    乌巩的叫声嘎然而止,他向后退了两步,翻过城墙,轰然落地,一命呼呜,死不瞑目。

    柳青看得真切,不禁睁大了眼睛,喃喃自语。

    “我靠,这才是真正的射声技啊。”

    乌巩被梁啸闻声射杀,要塞大门洞开,乌孙人彻底崩溃了,再也没有心思接战。他们纷纷放下武器,跪倒在地。梁啸和荼牛儿等人先冲进要塞,紧接着,崔六、亚历山大等人也冲了进来。

    图希塞最后进门,一进门,他就赶到梁啸面前,双手握着梁啸的手,用力摇动。“将军,我是服了,真的服了。冰岭要塞这么坚固的要塞,你一个时辰都没用到就拿下了,将军真乃神人也。”

    梁啸哈哈一笑。“运气,运气。领,你看看,这是不是乌巩的级?”

    图希塞看了一眼,连连点头。“没错,就是他,就是他。他也被杀死了?”

    “他是被将军一箭射杀的。”柳青拄着刀走了过来,绘声绘色的将梁啸闻声射杀乌巩的经过说了一遍。图希塞听得两眼直,拉着梁啸的手臂拼命的摇,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了半晌,他突然反应过来,振臂高呼。

    “箭神威武!”

    一旁的塞人们也像听神话一般,全都听傻了,听到图希塞高呼,纷纷举起手臂附和。

    “箭神威武!汉军威武!大汉威武!”

    梁啸哈哈大笑,连连摇手。“领,你辛苦一趟,立刻将乌巩的级送与阿奢那,并将这份伤亡名单送给他,让他转交给猎骄靡。”

    “将军放心,我立刻出。”图希塞胸口拍得咚咚响,一口答应。他接过乌巩的级和乌孙将士伤亡名单,带着两个亲卫,冲出要塞,翻身上马,飞驰而去,消失在群山之中。

    梁啸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才觉得眼前一阵阵黑,天旋地转。

    荼牛儿及时伸手,扶住了梁啸。

    夜色朦胧,包扎完毕的梁啸裹着貂裘,坐在城墙上,听着北风在耳边呼啸,心情却格外的平静。

    拿下冰岭要塞,打通了通往草原的路,他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剩下的事只是如何扩大战果而已。

    扩大战果不易,但也不是不可能。不管是大宛人、月氏人,或者是塞人、大夏人,打硬仗有点困难,顺势掩杀,痛打落水狗却是人人都想做的事。

    可是他却想见好就收,放右贤王一条生路。

    他这么做的理由很充分,而且无可挑剔,仅用百余亲卫骑兵,纠合大宛、月氏、大夏总共不到八千骑与猎骄靡、右贤王共七八万人交手,能有这样的战果,不论是谁都挑不出毛病,都要赞他一声用兵如神。如果谁指责他没有重创右贤王,都会遭到他人的唾弃。

    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养寇自重。

    猎骄靡已经被打残了,现在西域唯一的强劲对手就是右部匈奴。如果把右贤王再打残了,那西域就真的太平可期了。接下来,他怎么办?

    回长安?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就算他愿意,荼牛儿等人也不愿意。更何况他本人也不愿意。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收到长安的消息,不知道张汤案的进展如何。可是他很清楚,如果不能持续的施加压力,就算天子杀了张汤也不会更弦易张,将来还会有其他的酷吏登上舞台。

    汉书酷吏传中,至少有一半酷吏出在武帝朝,而且后期比前期多。张汤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同样,因功封侯的那些名将们最后下场都不怎么样,李广、卫青只不过是其中的代表罢了。以他之前的“逆迹”,天子不收拾他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他不信任天子,天子也不信任他,两人如何相处?

    相见不如怀念。相爱相杀,不如相忘于江湖。

    问题是怎么让天子不因此认为武人不可信,并因此中断改革的计划。梁啸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到什么万无一失的计划。

    此时此刻,他格外想念东方朔。

    希望他还活着。

    赤谷城。

    马戎坐在东方朔对面,慢吞吞的呷着酒。

    东方朔转着手里的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马戎。过了好一会,他也呷了一口酒。“这么说,梁伯鸣决定不回长安了?”

    马戎点点头,轻笑道:“我看将军那意思,应该是早有想法,只是不自知而已。”

    “这倒也是,他可不是什么安份守已的循吏。”东方朔笑得更加灿烂。“子谨,有了他这个百战百胜的名将主持大局,西域就是我们的天下,我们都是开国之臣,不比回长安做什么小封君自在?你说说看,想在哪儿逍遥?”

    马戎想了想,摇摇头。“我想去希腊看看。”

    “希腊?”东方朔哈哈大笑,指指马戎。“你的心跑野了,歇不下来。依我看,以后封你个博望侯吧。博望四方,见多识广。”

    马戎也放声大笑。“君子以不知为耻。以前不知道天下之大,只知道埋书斋,穿些故纸堆,现在开了眼界,这才知道天下之大,绝非哪个圣人能够道尽,我辈大有可作为之处。”

    东方朔点点头。“没错,道术相依,不可偏废。道可使人高屋建瓴,术可使人脚踏实地,在这两方面,梁伯鸣都是当世屈一指的俊杰。你想去希腊就去吧,看看罗马人在搞什么鬼,我们也好预先有个准备。当年出了个亚历山大,一路东征至大宛,谁知道现在会不会再出个什么奇才,总有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

    “先生所言甚是。”马戎顿了顿,又道:“梁君侯会同意吗?”

    “这你就不用管了,包在我身上吧。”东方朔举起酒杯,向马戎示意。

    两人相视而笑,一饮而尽。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