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53章 大势所趋(大结局)  大汉箭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刚才只顾生气,想把梁啸等人全部杀了,可是他却忘了一件事:杀梁啸等人的家人容易,杀他们本人却难。这些人都在西域,根本没打算回长安,他如何杀?杀他们的家人,只会给他们造反的理由,而且有功不赏,反被族诛,天下人也会觉得他们冤屈,觉得他们造反是被朝廷逼的。

    这不是明知梁啸要造反,还帮他扯旗招人吗?随朝廷怎么解释,别人也不会信啊,因为他们不肯做官,你就要杀他们全家,这是什么样的暴君才能干得出这样的事?

    天子越想越觉得可怕,不禁感激的看了主父偃一眼。若非主父偃提醒,且不说他能不能真的杀了梁啸、李当户的家人,只要这道圣旨一出,他这个昏君的恶名就坐实了。

    这哪是请辞,这根本就是一个坑啊。

    一想到梁啸一边笑他蠢,一边集结人马杀向河西、陇右,天子不寒而栗。

    刘陵带着梁郁走进了椒房殿,陈皇后立刻迎了出来,两位陈夫人紧随左右,一时间殿中莺声燕语,娇笑连连,一派欢乐景象。

    陈皇后挽着刘陵的胳膊,一起入座,悄声道:“听说冠军侯不打算回来了?”

    刘陵瞅了陈皇后一眼,轻声笑道:“你这又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还不是听我那些兄弟们说的。”

    “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陈皇后愣了一下,有些讪讪。刘陵看在眼中,扬了扬眉,四面看了看,笑道:“好了,天子在哪儿,请他出来吧,何必藏着掖着。堂堂天子,还要躲猫猫?”

    殿中顿时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天子从幕后走了出来,瞪了刘陵一眼,说道:“妹妹是不是太有恃无恐了?”

    刘陵若无其事。“我夫妻现在就算是再恭顺,在陛下的眼中也是有恃无恐。”

    天子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刘陵。刘陵本来就能言善辩,今天更是辞锋犀利,直捣要害,一点迂回的空间也不给天子留,一开口就将天子逼到了墙角。

    天子眼中闪出一抹怒意,脸色也阴了下来。刘陵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天子。“陛下是不是觉得受到了冒犯,有杀人之心?”

    天子沉默了片刻,强笑道:“你和梁伯鸣果然是天生的夫妻。梁伯鸣在朕面前拔剑求战,你虽然没有拔剑,可这几句话也是诛心之论啊。你说得这么难听,我还不能生气,一生气就是有杀人之心,我有这么好杀吗?”

    刘陵淡淡的说道:“人心隔肚皮,谁能猜得准?我从小被我父王惯坏了,的确不肯饶人。我夫君嘛,更不用说,出身草莽,又是一个武夫,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谈得来,掏心掏肺。谈不来,形同陌路。谁骂他一句,他就踢谁一脚。谁砍他一刀,他就射谁一箭。你知道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是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天子心中一紧。“那他是君子还是小人?”

    “他啊……”刘陵拉长了声音。“是宁肯做真小人,不肯做伪君子的。陛下把他赶到西域去也算是知人善任。他这样的人可不适合混朝堂,迟早要闯出祸来,还是去打仗比较好。”

    天子怒形于色,拂袖而去。他真的气坏了,刘陵眼中哪里还有什么君臣之礼,她分明是在故意挑衅,但他却不敢把她怎么样。她说得没错,梁啸出身草莽,可不是什么君子。君子可欺之以方,小人却是会狗急跳墙的。

    主父偃跟在后面,一声不吭。刘陵和天子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天子此刻的心情,他也一清二楚,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良策待价而沽,不到天子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的智慧显不出真正的价值。

    陈皇后追出殿外,看着天子远去的背影,后悔莫及。她本想做个和事佬,借机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没曾想刘陵这么放肆,触怒了天子,也给她带来了莫大的麻烦。

    她返回殿中,正碰到刘陵从殿里出来。“翁主,你……”

    “怕了吧?”刘陵掩嘴笑道:“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皇后若是想过安生日子,以后还是离我远一点的好。”

    “你看你,都说些什么疯话。”

    “这可不是疯话,而是实话。”刘陵柳眉轻挑。“天子一向横行惯了,我夫妻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总算把他套了进来,这时候不得意,什么时候得意?”

    “你们……布局?”

    “没错,这是一个局,不仅天子在局中,你陈家同样在局中。皇后,若想太平,只有靠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

    陈皇后面无血色,拉着刘陵的手不肯松。“翁主,你究竟在说什么,我陈家怎么也在局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后,你知道我夫君为什么能以一当十,四百骑平定西域?”

    “那……那当然是冠军侯用兵如神,战无不胜。”

    “我夫君善用兵是事实,可若是没有你陈家的冶铁术,没有你陈家提供的铠甲、战刀,他们能有这样的战力吗?”

    陈皇后眼睛发直,冷汗直流。冶铁术与其说是陈家的,不如说是梁啸送的,那时候还觉得梁啸大方,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啊。

    “皇后,你大可不必担心。”刘陵安慰道:“现在你陈家已经是天子不可或缺的助力,天子要征战天下,他能离得开你陈家吗?就算他不用,我夫君在西域岂肯不用?在大汉没有发展前途,还可以去西域嘛,我夫君肯定欢迎的。”

    陈皇后想了片刻,松了一口气,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她向后退了两步,靠在柱子上,想笑两声,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除了冶铁术,陈窦两家的士子外出游历也出自我夫君的倡议,现在这些人已经成了天子的耳目,每次发表的文章都在开拓着天子的眼界,开拓着我大汉读书人的眼界。天子能离开他们吗?”

    陈皇后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心情轻松了许多。她清楚天子的脾气,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他也不会自乱阵脚。只不过,他忍的时间越长,将来的报复只怕越狠。

    也许,是应该安排一些人去西域投靠梁啸,为陈家留一条后路了。

    刘陵一眼看穿了陈皇后的担心。“这些都是我夫君进呈给天子的良策,但天子出于他自己的考虑,不肯照计施行。如今我夫君远走西域,天高任鸟飞,他能不施行这些利国利民的良策吗?天子要想不落后,除了更加倚重陈窦之外,还能自缚手足?嘿嘿,果真如此的话,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宁愿西行,不再回长安。”

    刘陵说完,捏了捏陈皇后的手,露出狡黠的微笑。陈皇后灵机一动,终于明白了刘陵的意思,不禁如释重负,也笑了出来。

    天子坐在御案前,看着面前的报纸,愁容满面。

    虽然他刻意没有宣扬,但西域大捷的消息还是很快成了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梁啸以四百骑西征,用两年时间平定西域的传奇事迹成了贩夫走卒们最津津乐道的故事,而如何封赏这些功臣,也成了人们关心的焦点。

    不世之功,自当有不世之赏。这些普通百姓不懂功高震主这样的道理,也不喜欢这样的道理,他们热切地盼望着梁啸再创造一个奇迹,特别是那些随梁啸出征的游侠儿们的家属,他们都翘首以盼,等着朝廷的赏赐消息。

    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人们会有更多的猜疑,而曹时等人征伐草原的准备也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可是,天子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处理方案。如何封赏梁啸,成了他最近最头疼的事。赏,正中梁啸下怀;不赏,同样正中梁啸下怀。

    这时,窦婴求见。

    天子犹豫了好一会儿。自从上次窦婴说要去西域游历,天子就没见过他,窦婴也没来求见过,这次来得有些突然,恐怕没什么好事。可是仔细斟酌了一番之后,天子还是让人传窦婴入殿。

    窦婴捧着一卷帛书,匆匆而来。天子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自从淮南新纸传入长安之后,纸就代替了价格昂贵的帛书,还用帛来书写的人,肯定不是最近经常在报纸上写文章的人。

    果不其然,窦婴一开口就说道:“陛下,东方朔派人送来了一篇文章。”

    天子心里一紧。“什么文章?”

    “文章很长,不过归根到底只有几句话:一是圣人因时而治,不可泥古不化,二是圣人治国以用人为先,得人则兴,失人则亡。这两句都是铺垫,真正的重点在最后一句:徙藩。”

    “徙藩?”天子迅速接过帛书,一边快速浏览,一边说道:“这不是梁啸以前提过的方略吗?”

    “没错,东方朔这个建议可以说是梁啸的徙藩之策的细化。他说,周治天下,五百里甸服,五百里侯服,五百里绥服,五百里要服,五百里荒服,总计两千五百里。如今大汉东西两万里,自然不用沿用周制,需得有所改正。”

    “如何改正?”

    “千里不封侯,万里不封王。”

    天子愣了一下,突然抬起头,冷笑一声:“千里不封侯,万里不封王?他这是要求朝廷封梁啸为王吗?”

    窦婴从容的摇摇头。“陛下,东方朔的文章里并没有提到梁啸一字。不过,葱岭以西,称王者不下数十,多一个王,少一个王,也是很正常的事。朝廷就算想管,恐怕也鞭长莫及。可是,若能推行此例,将大汉境内的诸王徙至万里之外,倒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陛下,你以为呢?”

    天子盯着窦婴,窦婴却极为平静,仿佛在说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天子久久没有说话。他被窦婴说动了。如果推行此策,将诸王皆徙至万里之外,诸侯也徙出千里,对朝廷的确利大于弊。万里之外都是蛮荒之地,究竟有多少王,大汉根本不清楚,也没精力去管,让刘姓子孙去开疆拓土,总比骨肉相残好。

    有梁啸这个异姓王先例在前,如果同姓诸王还不清外徙,那就不能怪朝廷不讲情面了。

    至于梁啸,这大概算是他的条件吧,封了王,从此他不能入葱岭以东,否则就是违誓。如此一来,梁啸对大汉的威胁降到最低,而朝廷也能对天下人有个交待。你看,我都封他为王了,还对不起他的军功吗?如果还有人说朝廷薄待功臣,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如果这是梁啸的决定,那至少说明梁啸虽然狂妄,却没有与朝廷为敌的意思。朝廷要担心的不是梁啸,反倒是那些刘姓诸王。要他们从封地上离开,迁徙到万里之外的蛮荒之地,他们能愿意吗?

    天子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窦公,你觉得此计可行吗?诸王会不会同意?”

    “恐怕有很多人不会同意,不过朝廷可以分而化之。愿意徙藩的,朝廷恩宠之,派大将助其开疆拓土,驱逐蛮夷。不愿意徙藩的,朝廷或削地,或推恩,总之要让他不自在,用不了十年,想来万里之内就没几个王了。”

    “那……梁啸怎么办?异姓王,可是有违高皇帝的白马之约的。”

    窦婴笑了。“陛下,以梁啸的能力,陛下封不封他为王,他都可以称王。区别只在于,若是陛下封他为王,那他就是大汉的属国,在道义上不可与大汉为敌。哪怕他在西域再威风,在陛下面前,他也是臣。若是他自立为王,那……”

    窦婴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天子已经明白了。梁啸在葱岭以西,他想称王,朝廷根本拦不住。与其到时候让他与朝廷分庭抗礼,不如由朝廷封他为王,定下君臣名份。如此一来,还可以拿梁啸为例,塞诸王之口。

    “其他大臣能同意吗?”

    “臣不清楚,但是臣觉得至少可以先讨论讨论,看看是哪些人同意,哪些人不同意。”

    天子的眉梢渐渐扬起,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不用讨论,他已经知道哪些人会举双手赞成,哪些人又会坚决反对。

    “好吧,那就先议一议。”

    东方朔的文章一发布,长安城就炸了锅。

    东方朔的文章当然好,引古论今,有经有权,推导出最后的结论也很自然。但真正让人心动的不是理论,而是朝廷允许这篇文章刊行背后透出的未尽之意。

    朝廷有意封异姓王。只要战功足够,异姓也能封王。

    这样的战功当然不可能轻易得到,万里之外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但是想去的人也不少。特别是那些一直如履薄冰的功臣子弟。几十年来,他们早就失去了祖辈们的威风,只剩下富贵,如今有机会脱离朝廷控制,为自己打一片天地,虽说风险很大,可是收获也不小。

    如果能成功,他们不仅不用再担心朝廷的威胁,还能够将祖先的事业向前再推一步,成为独霸一方的王者,难道不比在长安做个谨小慎微、有名无实的诸侯好吗?

    这样的人虽说不多,但绝对有,平阳侯曹时就是其中一个。只不过他为人稳重,不会在天子下明诏之前就暴露出自己的心意。但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终于再次进宫向天子汇报北伐的准备事宜,而且比以前更用心。

    在曹时又一次长达两个时辰的汇报之后,天子站在殿外的走廊上,看着曹时兴冲冲的脚步,叹了一口气。

    “东方朔的一篇文章,激起了无数人的雄心壮志,只是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啊。”

    主父偃笑道:“陛下最近事务太多,养气不足,心力也有些弱了。”

    天子微怔,转过头。“为何这么说?”

    “陛下,放眼天下,就连万里以外的罗马都算上,有哪个国家的疆域、户口能和我大汉相提并论?”

    天子沉默不语,神情却明显松驰了些许。

    “论人才之众,哪个国家能比我大汉还多?论治国能力,有谁能与陛下一较高下?”主父偃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国力不如大汉强,人才不如大汉多,能力不及陛下皮毛,他们凭什么威胁我大汉?万里之遥,就算是最擅长移动的骑兵,恐怕也只能对长安望而兴叹吧?”

    天子轻轻点头。“没错,我的确是有些担心过度了。万里远征,任何人都要三思而行,否则只会徒劳无功。”

    “陛下圣明。”主父偃躬身道:“好勇斗狠者得以征战立功,为大汉开疆拓土,朴实良善者安心本业,民风必然淳朴。不出十年,太平可致,河海可清,陛下的功业直追高皇帝,成一代圣君。能追随陛下这样的圣君,是臣等的福份。能生在这样的盛世,是天下兆民的福份。”

    天子听了,心中的阴霾总算散去稍许。他沉思良久,轻叹一声:“只看到山间小溪清澈见底,婉约可人,谁能料到会成为洪水猛兽,一泄千里。势已至此,只能因势利导了。治水,堵不如疏,治国亦如是。”

    刘陵端坐在堂上,直到天子、皇后进了中门,她才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不忘抛给天子一个得意的眼神。

    天子苦笑,伸手指了指刘陵。“你啊,不要太得意。”

    刘陵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天子眨眨眼睛,抚掌而叹。“好句,这是你的新诗?”

    “不是,是我夫君的梦呓之语。不过,现在他闲云野鹤,恐怕不会只在梦里说说了。”

    天子歪歪嘴。“那倒也是,有洛绪丽、莫苏耶耶陪伴左右,他大可畅所欲言,无须顾忌。”

    刘陵眉梢微挑,佯怒道:“陛下,你这是故意要挑我的心刺么?”

    “没有,我只是说句实话罢了。”天子哈哈大笑,上了堂,也不用刘陵邀请,自己入座。梁家用的都是新式高脚桌椅,他坐在上面颇有些不习惯,双手抚着光可鉴人的桌面。“妹妹,想不想去西域看看那个负心汉?”

    刘陵瞥了天子一眼,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他是不打算回来了,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在长安终老,却看着他左拥右抱,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哦,对了,大宛不仅有公主和良马,还有喝不完的美酒呢。”

    刘陵入座,手指轻叩桌面,慢吞吞的说道:“陛下,大宛就算有再多的公主和美酒,我也是他的正妻。我夫君是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他可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为了娶我,他花的心思有多少,你想必也清楚。大宛公主再美,也不过是个妾罢了。”

    “那倒也是,你就和神主一样,没人能动摇你的位置。”天子故意上下打量着刘陵,促狭的笑道:“果然是好神主。”

    刘陵语塞,转身看向巧笑嫣然的陈皇后。“你们夫妻今天是不是闲得长毛,故意过来刺激我?再这么说话,我可放狗啦。”

    陈皇后起身走到刘陵身后,按着刘陵的肩膀。“好啦,翁主,陛下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还不知道他?你们虽然不是亲兄妹,他却一直把你当作亲妹妹的,连阳信长公主她们都嫉妒了呢。”

    “那我也没看他封我做长公主。”

    “本来是想等梁君侯回来给你增邑加封的,现在当梁君侯不回来了,只能作罢。不过,陛下为你准备了另外一个封号,你肯定喜欢。”

    “封号?”刘陵笑了。“说来听听。”

    “西域王后。”

    刘陵怔住了,看看陈皇后,又看看天子。皇后在笑,天子也在笑,而且笑得很真诚。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异姓王……”刘陵摇了摇头,苦笑道:“陛下,你这是要把我夫君架在火上烤吗?”

    “当然不是。”天子虚握着拳头,掩在嘴边,咳嗽了一声。“西域万里,消息来回就要几个月,朝廷无法直接管辖,只能当作藩国。伯鸣已是万户侯,再加食邑也不足以显耀其功,不如封他一个王爵,让他为大汉藩国。”

    “这样合适吗?”

    “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朝廷列藩,本来就是为国守边,而不是养一群富贵闲人。王叔当年也曾请求徙藩,如果同姓诸王都能像他和梁伯鸣一样徙藩镇边,那也是朝廷之福。”

    天子顿了顿,又笑道:“再说了,他虽然也有理政之才,但读书太少,理政不如用兵能发挥他的优势。用人以长,与其让他回朝,不如让他开疆拓土。”

    刘陵愣了片刻,突然歪歪嘴,哼了一声:“你们还真是君臣相知,堪称典范啊。他不远千里的从江都跑到长安来,你又不远万里的把他派到西域去,也不怕他忘乎所以?”

    “所以我希望你能去西域,帮我时时提醒他,不要失了分寸。”

    “我去西域?”

    “是的,你是王后,岂能久留长安,让那些蛮夷女子专宠后宫。再者,有你这个宗室在他耳边时时提醒,我才放心。如果你愿意的话,朝廷明日便下诏,封梁伯鸣为西域王,封你为慎远长公主,即日起程,去西域传达旨意。”

    “即日起程?”刘陵眼珠一转,娇笑道:“我怎么听着你是迫不及待地赶我走啊。”

    天子以手抚额,以示无语。陈皇后笑了,搂着刘陵的肩膀摇了摇。“你啊,真是不识好人心呢,陛下念你孤独,让你早一点去见西域王,你倒矫情上了。要不这样,先让月亮去西域,你在长安再住一段时间,如何?”

    刘陵咯咯地笑出声来,眼神狡黠。“算啦,我还是赶紧走吧,免得某人头疼。”

    元朔二年夏,刘陵一行经过四个月的跋涉,出玉门,到达阳关。

    东方朔、徐乐、李当户等人闻讯赶来迎接,东方朔远远的就拱起手,笑道:“恭迎王后。”

    刘陵钻出车厢,看看四周。“东方国相,大王呢?”

    “大王早在一年前就西行了,前些天收到消息,按照行程估计,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罗马城。”

    “他跑去罗马干什么?”

    “听说罗马有一个叫提比略的人正在改革政务,大王担心罗马改革之后会更强,威胁我西域国的安全,所以亲自去看看究竟。”

    “堂堂大王,做起了细作。”刘陵嘀咕了一句:“现在谁在管事?”

    “现在是我在管,王后来了,内务归王后,外务归我。军务则归李当户等人。王后,当务之急还是先宣布封赏吧。你看看他们,都等得急了,恨不得要抢呢。”

    刘陵看了一眼目光炯炯的李当户等人,也笑了。她走上前面,与李当户等人相见寒喧,最后说道:“诸君,你们先和朝廷派来的将领交结军务,了结了朝廷的事,然后再讨论我西域国的事。西域国初建,万事草创,封赏必不如朝廷之厚,还请诸位见谅,不要被一时的得失而乱了方寸。”

    李当户等人拱手,慷慨激昂。“愿随大王、王后披荆斩棘,开疆拓土。”

    台伯河畔,梁啸负手而立,看着滔滔河水,沉思不语。

    六年前,罗马改革者提比略·格拉古及其追随者被元老院的贵族活活打死,尸体在这里被抛入河中,但提比略的改革并没有因此终止,罗马走向帝国的步伐虽然稳慢,却不可阻挡。用不了多久,一场更猛烈的改革就将展开,将罗马一步步的推向巅峰,著名的恺撒也很快将登上历史舞台,开创属于罗马帝国的辉煌时代。

    然而,一只来自两千年后的蝴蝶振动了翅膀,掀起的涟漪即将波及罗马,罗马还有没有机会走向辉煌,尚未可知。

    梁啸遥望远处的罗马城,露出微笑,轻声说出恺撒那句震聋发聩,霸气十足的名言。

    “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

    (全书完)——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