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51章 野望  大汉箭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朝廷可以不让某人入仕,但从来没有强迫某人入仕的权力。无赖如汉高祖刘邦,请商山四皓而不成的时候也只能叹口气,自我解嘲一番,并无强行绑了来做官的道理。

    不仅可以辞官,而且非常方便,梁啸甚至不需要回长安,只要将印信留下,他就可以随时走人。他的副将或官属自会将情况上报朝廷,请朝廷做出安排。在继任者到位之前,相关事务自由副将或者官属处理。以眼下这个情况,当然是交给徐乐。

    没错,大汉辞职就是这么任性,连辞职信都不用写。

    可是如此一来,朝廷的麻烦就大了。没有了梁啸,徐乐能不能稳住西域的形势且不说,朝廷的脸面往哪儿搁?四百骑西征,平定了整个西域的传奇名将,转眼就辞职隐退了,这算怎么回事?肯定是朝廷猜忌梁啸,卸磨杀驴,逼得梁啸不得不年纪轻轻的就退隐啊。

    虽然这是事实,可影响实在太坏。如果朝廷如此凉薄,以后谁还肯为朝廷效命。

    听到韩安国的回复时,天子的心情来了个大逆转。之前他担心梁啸占据西域,尾大不掉,现在得知梁啸可能弃官归隐,他又担心起自己的名声了。梁啸平定了西域,他正准备腾出手来出兵草原呢,如果出了这档子事,士气必然大受影响。

    想到曹时到现在都没有进宫,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韩公,我该怎么办?”

    来见天子之前,韩安国已经反复权衡过利弊,此刻见天子发问,他立刻说道:“陛下觉得冠军侯最有可能采取哪种举措?是自立为王,还是自免归隐?”

    天子眼神闪烁,想了好一会儿,难以决断。

    韩安国又问道:“陛下希望冠军侯闲云野鹤,悠游八极,还是希望他回长安辅佐陛下?”

    天子不假思索的笑道:“当然是希望他回长安。”也许是觉得自己说得太直接了,他又解释道:“国家正当用人之际,梁啸胸有大局,常在左右,可以匡补我的阙失。历练数年,也能助韩公一臂之力,正如当初在河南一般。”

    韩安国连连点头。“陛下所言甚是。梁啸才高而善战,若为大臣,可以辅佐陛下以致圣朝。若为野人,则难免为人所惑,成为国家的隐患。不过……”韩安国突然停住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天子。天子被他看得心虚,掩饰地强笑了两声,韩安国又说道:“梁啸为人粗鄙而少礼,多有冒犯陛下之处,此刻又自处嫌疑之地,恐怕是不敢回来的。”

    “不敢回来?”天子品味着韩安国的话,渐渐明白了韩安国的意思,心里涌起一阵恼怒。他当然明白韩安国在说什么,无非是张汤案的进展。

    张汤关在廷尉狱里已经将近两年时间,但两次秋决,天子都否决了廷尉寺的意见。窦婴印行报纸,让天下士人讨论法治的优劣,无非是想借助民意,对法家进行清算。张汤不仅要死,而且要死得清清楚楚,不能一死了之。用窦婴的话说,要让所有的廷尉都像张释之一样,依法行事。

    可天子并不希望如此。张释之之所以成为窦婴宣扬的对向,是因为他不肯阿附天子之意。如果所有的廷尉都像张释之一样依照律令断案,以后谁还把天子当回事。

    什么叫律令?前朝天子所言为律,本朝天子所言为令,法家之法本来就是王者之法。

    这就是天子一直拖着这件事没办的原因。张汤死不足惜,但是这个惯例不能开,否则他就成了傀儡。

    拖了两年,现在怕是要见分晓了。天子看着俯身拱手的韩安国,心中涌起一阵悲哀。窦婴这个一直对朝廷忠心耿耿的老臣要限制君权,韩安国这个百官之首的丞相也要限制君权,他们和梁啸内外勾结,想逼朝廷就范,其心可诛。

    “朕再想想。”天子摆了摆手,拂袖而去。

    ——

    梁郁站在门口,看着正伏案而书的刘陵,眼神有些犹豫。

    “进来吧,站在门口干什么?”刘陵头也不抬地说道。

    梁郁轻叹一声,迈步进了屋,站在刘陵身后,目光越过刘陵的肩头,看了一眼刘陵写的东西,轻声笑道:“嫂嫂这是想阿兄了,写家书?”

    “是啊,离别一年,他没家书回来,我总要写封家书去,要不然岂不生份了。”刘陵搁下笔,恨声道:“他自然自在,不仅有大宛公主母子陪着,听说还有一个什么阿留苏的未亡人,处处留香,哪里还记得长安。”

    梁郁眼神微动。“听嫂嫂的意思,阿兄不想回来了?”

    刘陵瞥了梁郁一眼,“噗哧”一声笑了。“你是替天子问的吧?”

    “天子想问,我也想问。”

    “算你老实。”刘陵摊开双臂,靠在椅背上,眼神越过雕花的窗棱,看向院中散发着暗香的腊梅,嘴角带笑。“那我问你,一个是食邑万户,但身不由己,朝不保夕的长安囚徒,一个是铁骑千群,与天下英雄争锋的蛮夷之王,你愿意选哪一个?”

    梁郁吓了一跳。“阿兄要称王?”

    “天下的王多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刘陵不屑一顾。“文姬,你不会也像那些井底之蜗一样,只把目光局限于大汉吧?那些蛮夷能称王,你阿兄为什么不能称王?”

    梁郁尴尬地笑了两声。“这是阿兄的意思吗?”

    “是我的意思。”刘陵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我担心你阿兄一时犯糊涂,所以想写封信,让他别回来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以他的能力去哪儿不行,非得回长安?”

    “可是……那嫂嫂怎么办?”

    “只要我儿将来能够裂土分封,做一个逍遥自在的王侯,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刘陵柳眉轻挑,嘴角带笑。“文姬,我为了你阿兄受苦,你阿兄会忘了我,会亏待我的孩子吗?”

    梁郁无奈地摇了摇头。“嫂嫂,你这决断……简直不弱于男子,哪有拿自己当牺牲的。”

    “你没有孩子,所以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刘陵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散去,多了几分无奈。“不这么想又能怎么办,你以为你阿兄回长安来,我就能自由了。既然都是不自由,又何必拉着他。庄子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长安城就是一个大囚笼,让人喘不上气来啊。我不仅不希望你阿兄回来,如果有可能,我也想离开,哪怕是回庐山,也比在这儿舒服。”

    梁啸低下了头。对刘陵的话,她深有同感。细细想来,还是在庐山的那段时光最好,自由自在,不用担心说错话,不用担心走错路,不用担心因为某人的一句谗言而遭不测之祸。

    长安虽好,不是家乡。

    “嫂嫂,如果能走的话,你带上我吧。”

    刘陵斜睨了梁郁片刻,再次笑出声来。梁郁脸色微红,却毫不退缩。她拉起刘陵的手,轻轻拍了拍。“嫂嫂,我是说真的。在长安住得久了,的确没什么意思。”

    刘陵想了想。“好啊,你如果能请天子下一道明诏,让我们出关,我就带你走。”

    梁郁眼前一亮。“当真?”

    “这还能骗你。”刘陵拍拍梁郁的手。“我带你去找你阿兄去。我听说,出了陇西就是蛮夷的地界,那些蛮夷也没读过什么书,更不知道什么圣人之礼,可是野得很。你阿兄就是野惯了,不肯回来了。”

    梁郁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尖。

    ——

    梁啸轻踢战马,跟着正在奔驰的骑兵缓缓前进。

    汉尼拔坐在他身前,兴奋得手舞足蹈,哇哇乱叫。口水随着战马的起伏流了出来,湿了梁啸一手。梁啸撇了撇嘴,对身边齐头并进的洛绪丽说道:“你生了个口水娃啊。”

    洛绪丽娇笑道:“没错,随他爹。”

    “胡说,我小时候才不流口水呢,一定是随妈的。我可听说你小时候下巴都是烂的。”

    “胡说八道,我掐死你——”洛绪丽一跃而起,跳到梁啸背后,双手抱住梁啸的腰,咯咯地大笑起来,清脆如铃的笑声吸引了不少骑士的目光,不少骑士举起手中的长矛、战刀,向他们致敬。

    梁啸回过头,正打算亲亲洛绪丽,却看到远处有十几骑正在赶来,其中有一匹骆驼,驼背上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眯起眼睛,有些不太确定。“那是……东方朔?”

    洛绪丽也转过头,不禁吐了吐舌头。“你说是那个巨人贤者?”

    “嗯。”梁啸勒住坐骑,将洛绪丽送到她自己的坐骑上,拨转马头,迎了过去。

    时间不长,东方朔一行来到梁啸的面前。东方朔赶了过来,勒住驼缰,俯身看着梁啸身前的小汉尼拔。“这是小王子?”

    洛绪丽催马上前,拱手道:“见过东方先生。”

    东方朔瞅了洛绪丽一眼,连连点头。“公主,大宛王宫里还有和你一样漂亮的公主吗?年龄大些的也行,我不介意的。”

    洛绪丽尴尬不已,东方朔却是哈哈大笑,小汉尼拔愤怒的挥着小拳头,哇哇乱叫。

    “这小王子有意思。”东方朔赞赏的点点头,探身捏了捏汉尼拔的小脸。“一般的小儿见到我都吓得不敢说话,他居然还敢向我挥拳头,将来必是大勇之人。梁伯鸣,你要是能像他一样就好了。”

    “放你的屁,他是我儿子,只有他像我,哪有我像他的。”梁啸笑骂了一句,将汉尼拔递到洛绪丽手中。“说吧,大冬天的不在山里呆着,陪乌孙阏氏喝酒,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本来是想有山里呆着的,可是又担心你犯糊涂,所以冒险出山,要来提醒你几句。”

    “提醒我什么?”梁啸避开了东方朔的目光,挽着马缰,缠在手腕上。

    “你该去一趟希腊了。”东方朔开门见山。

    “我去希腊,你去哪儿?”

    “我在这里主持大局啊。”东方朔伸出手。“把你的印信都给我,包括冠军侯的。”

    “干嘛?”

    “问那么多干什么?”东方朔挤挤眼睛。“你去希腊散散心,剩下的事交给我。如果顺利的话,我能为你挣个王爵。如果不顺利,你就只能自己去挣了。”

    “王爵?”梁啸哭笑不得。他知道东方朔赶来肯定没小事,但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封王这样的大事。异姓封王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自从长沙靖王去世,大汉已经没有异姓王了。

    “圣人因时而动,不拘于一时。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不能有。你别忘了,大汉立国七十年,没有异姓王的时间不过二十年,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东方朔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这次封赏下来,西域至少有五个侯爵,你这冠军侯也只是食邑多一点,并无特殊之处,怎么统治西域?有个王爵就方便多了。”

    “就是为了方便?”

    “当然,名不正,言不顺嘛。”东方朔叉着腰,意气风发。“当然了,其实我还是为自己着想。你要不称王,我这个国相也是假的,难道给你做一辈子的家令?”

    梁啸想了想。“你都想好了吧?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派人送个信,非得自己亲自赶来?”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东方朔看看四周,俯下身子,伏在驼峰上。“你想要多大的地盘,要不要把河西也包括进来?”

    梁啸瞅了东方朔一眼,思索良久。“河西就不要了吧,如果不得已,西域也可以放弃,免得大家撕破脸。葱岭以西还有河山万里,人民兆亿,足够我们驰骋了,又何必与天子撕破脸。”

    “那行。”东方朔一口答应。“你放心的去吧,以三年为期,三年之后,我要么给你一个王爵,要么给你准备十万大军,请你自取。公主,你看我出了这么大力,是不是该介绍一个漂亮的姊妹给我?实在不行,长辈也行啊。咦,这是谁?亚马逊女战士吗?果然英武,就这个了,就这个了。”

    东方朔跳下骆驼,向刚刚赶来的女族长迎了过去,满脸堆笑,连连拱手。

    “在下东方朔,想必你一定听过我的大名……”

    梁啸、荼牛儿等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脸。梁啸对懵在当场的洛绪丽低声说道:“公主,不瞒你说,我其实和他不怎么熟。”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