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七十一章 人类,最经得起背叛  苍天剑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啧啧,被人误解的滋味,不好受吧?”

    一道声音,在七夜离开平北城后,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

    然后狂沙刮过,一道黑衣的身影出现在七夜的面前,不是莫霓裳又能是谁?

    “我说过,我们会再次见面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连我都感到惊讶。”莫霓裳看着七夜,她的右手上带着一条崭新的黑色骨链,还泛着丝丝黑气。

    “如果你特地现身,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的话,那已经说完了。”七夜的目光在那条骨链上停留了一刻,又很快挪开。

    “你难道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平北沙漠吗?死侍破阵而出的目的呢,又是什么?”

    “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就算我问你,你也未必会说。所以我不如自己去寻找。”

    七夜不管莫霓裳说这些话的意思,他觉得哪怕莫霓裳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有着一些隐藏的目的,只要自己不去接她的话,她也无计可施。

    莫霓裳微恼地看着七夜,他比以前更加油盐不进。

    “泰山君并不想跟你发生冲突,我们之所以选择平北沙漠,就是因为远离魔域的缘故。”莫霓裳叹了一口气,道。

    不想发生冲突?七夜又想到了在静庵道人住所的时候,那霸道阴寒的黑色虚影,真的只是不想发生冲突?

    “你可以不相信。但我们之所以选择平北沙漠,一来是因为它与人类世界自我隔绝,不会影响到外界。二来也因为,平北沙漠曾经和你发生过冲突,所以……”

    所以泰山君认为,即便是平北沙漠出事了,自己也不会过来相助吗?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七夜魔君竟然和平北沙漠年轻一代的天才修士交好。

    并且他们通过阵道的推测,发现了有关死侍的阴谋,又主动出动前往平北沙漠支援。

    “所以,你们才会故意去派死侍进攻平北城。而目的只是希望,平北城跟我产生冲突,让他们无法容下我,也就无法相互合作?仅仅是这样?”七夜问。

    只是为了不让七夜插手,就会做到这种程度么?

    七夜不禁在心里将自己和死亡意志泰山君放在一起比较,但无论如何对比,自己似乎都只是弱者的那一方。

    “是的,因为泰山君说,在你的身上,他看到了太多的可能,他不想像星空一样,被妨碍。”莫霓裳道。

    星空意志,作为跟死亡意志一样程度的长生存在,因为蔑视了人类,不仅一次又一次的养虎为患,在对人类的进攻中也屡次失败,这成为了它最最黑暗的历史。

    泰山君用了“妨碍”一词。这说明他并非是怕七夜,只是不想节外生枝出许多麻烦。

    七夜在心里牢牢记下了莫霓裳说过的话,这些话不论真假,都将是他判断的依据,然后他点了点头。

    “那么你将我拦在这里,是想要提前将我这个麻烦解决?还是只是说上面的那些话。”

    莫霓裳清冷地笑了笑,她看着七夜一字一句道:“泰山君,我,希望你离开平北沙漠。不要插手这里面的事情,这是劝告也好,是忠告也罢,但只希望你不要主动与我们为敌。”

    离开平北沙漠?

    刚才在平北城的时候,赵胤也曾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七夜离开。

    莫霓裳见七夜不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话,又紧接着道:“平北沙漠里的修士,本就跟外界隔绝。就算你帮助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恩,不会出去帮你对抗星空。他们只是想要躲在这副龟壳里,幻想着太平盛世。”

    “更何况,他们跟你素有仇怨,刚才又对你有着强烈的排斥,你又何必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赵胤对你的态度,跟其他势力对你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平北沙漠虽大,但终归容纳不下一个外人。”

    “说完了吗?”七夜突然打断了莫霓裳,他抬起头,眼神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说完了,那我们就此告别吧。”

    是的,他不想再跟莫霓裳无意义地交谈下去了。因为对方不可能真的把死亡意志的目的告诉他,七夜也不会仅仅凭借着这三言两语,就被说服。

    莫霓裳叹了一口气。

    她看着七夜欲言又止,最终只能摇了摇头,丢下一句“你自己好自为之”。消失在风沙里。

    …

    …

    先是在平北城被拒,然后遇上莫霓裳,死亡意志这样的安排,目的只是不想自己插手平北沙漠的事情吗?

    离开莫霓裳,七夜一路朝平北沙漠深处走,在一处低洼的沙丘下,他停下了脚步,脑中对这件事情的思考似乎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不由自主地驻足沉思起来。

    想着想着,七夜取出诛邪剑,在沙漠上画了连续的三个圆。

    两边的圆,分别代表着死亡意志泰山君、和自己代表的外界人类势力。

    而正中间那个,和两个圆分别接壤的圆,则代表着七夜现在身处的平北沙漠。

    “按照莫霓裳的意思,我和死亡意志,分别都和平北沙漠接触。但随着进一步的‘接触’,本互不相干的两个圆,最终会在这里相遇。”七夜喃喃自语中,用诛邪剑点了点中间那个圆。

    “相遇”,也就是冲突。因为七夜跟死亡意志,注定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死亡意志这样子主动示弱,似乎对七夜而言,是一件好消息。

    但七夜却认为,莫霓裳刚才的话不可不信,绝对也不能全信。她不会全盘托出,而一定在隐瞒着什么。

    “三个圆,三个势力。现在死亡意志想要将我代表的这一方势力剔除在外……然后,他就可以吞并平北沙漠这个势力?然后呢?将手伸向我这个外界势力?”

    七夜比划着,又摇头否定了这种猜测。

    只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孤身一人,在平北沙漠里同样危险,又何必一定要逐个击破呢?

    从死亡意志早在自己到达平北沙漠以前,就派死侍攻打平北城,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开始,死亡意志的意图已经暴露得非常明显,就是不希望自己在平北沙漠里出现驻留!

    七夜又看向身前画出来的三个圆。

    这个时候,平北沙漠里突然刮起一阵微风,搅乱了原本平复的沙粒。

    当微

    风拂过以后,原本画得工整的三个圆,也因为沙粒的位置变化,而变得残缺起来。

    从七夜的位置来看,因为角度的关系,现在更像是重叠了的四个圆,而并非是七夜一开始画出来的,代表三方势力的三个圆。

    四个圆?!

    蓦地,七夜心里闪电般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星空意志!那个被一语带过、甚至让七夜暂时都无法想到的势力。

    “平北沙漠虽然是属于平北沙漠的势力。但从星路降临来看,也和星空意志有着一定的关系。如果死亡意志想要对付的,并不是平北沙漠的这些修士,而是上方高高天空的星辰呢?”

    七夜越想,越觉得可能。

    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死亡意志不想有额外的势力插足进来。

    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意外,对于两个最顶尖的对决,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

    “那么,如果把死亡意志来平北沙漠的目的,既定在对付星空意志的话。它发动隐藏在黄沙深处的阵法,放出这些死侍,它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寻找。寻找某个在茫茫沙漠里的东西!还是说,星空也在寻找某个东西。它们都在寻找!!”

    七夜的思路越转越快,在七巧玲珑心的帮助下,一些东西都被联系起来,很多隐藏在深处的记忆也被调动。

    平北沙漠里有什么?

    七夜这样问自己。他想到了曾经踏上星路以后,在星空意志的故意而为下,他有幸看到的一段秘辛往事,那是一个站在高阁上的孤独修士,他最后死在了星空下。

    沙漠里有什么!

    七夜最开始进入平北沙漠的时候,想要寻找的东西是什么!

    没错,古星院!这个集结了古代人类修士智慧的、代表着观星客心血的地方。

    在七夜的回忆里,他并没有看到掌秤人毁灭古星院,或许是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但死亡意志这一次进入平北沙漠里,则很有可能是朝着古星院去的。

    至于赵胤他的做法。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

    古往今来,有观察星空的修士,也有像当日七夜城外星空降临时说的那样,臣服膜拜于星空的修士。

    既然星路会固定地出现在平北沙漠,这就说明了星空意志对于这一片沙漠,不同于其他的地方。能够让它这样照顾的原因,不是因为平北沙漠能够更加清楚地在夜晚看到星空。

    而是这平北沙漠上的修士,都是它虔诚的信徒啊!

    “我早该想到了,既然莫霓裳能够在死亡意志麾下做事。那为什么平北沙漠里的修士不行呢?”

    为什么赵胤对自己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合作,到最后的冷漠驱逐,这和星空跟他的交锋,或者有着不可抹灭的联系。

    “亏我之前还替他们担心了半天,原来早就有了打算。”七夜忍不住自嘲道。难怪赵胤会那么胸有成竹,敢跟星空意志作对的又有多少,这已经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东西了。

    “只是……就算平北沙漠的修士,转投星空麾下。但古星院观星客,确确实实的是被星空杀害的!”

    无论是死亡意志,还是星空意志,它们对古星院念念不忘的,无非是里面有着什么东西或记载。

    但这是属于古修士的东西,是属于人类修士的宝藏。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窃取。

    “那么,我们就看一看。是谁先找到,那个神秘的古星院,找到观星客留下的,什么能够让你们这样渴求的秘密!”七夜离开沙丘,他看了一眼平北城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星空。

    人类最经得起的,就是背叛。

    (本章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