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七十章 不相信  苍天剑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新踏在这松软的沙粒上。

    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又或者改变了,但被这滔天漫卷的黄沙掩盖,而无法让人看透。

    “我们回来了。”赵疏狂深深呼吸了一口平北沙漠的空气,很干燥,很熟悉,比外界的空气多了一种干净和怀念,他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

    只是离开平北沙漠没多久,便仿佛隔绝了几个世纪一般,这种感觉不止是赵疏狂,其他人也都有。

    他们都是第一次离开平北沙漠。

    当再次回来的时候,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是啊,我们回来了。”林焚酒踏了踏脚底下的沙漠,扬起金黄色的细小风沙在他的腿脚边飞舞,而后重新消散在身后,成为层峦迭起的沙丘的一部分。

    他们该感慨的感慨完,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我记得第一次来平北沙漠的时候,会有隐匿在沙漠里的修士出现?”七夜奇怪地问。

    赵疏狂点了点头,七夜说的没错,按照平北沙漠的规矩,沙漠里隐藏着不知道多少的修士,他们是整个平北沙漠里孤独的戍守者,也是每个家族势力都必须尊敬的人。

    连赵疏狂都不知道,整个平北沙漠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戍守者。

    也许整片沙漠都是,不然赵萌笙也不会在逃跑了六次,都最后无功而返。

    但是现在,自七夜他们踏足平北沙漠,到发现不寻常的地方,时间已经过去许久。

    “明明应该出来盘查,就算发现是我们,认识的话,也应该出来打个招呼才是,难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所有戍守者都没在吗?”林焚酒忍不住疑惑道。

    穆青侯则沉吟道:“会不会是,看到夜兄以后,他们都躲起来了?”

    魔君七夜,在整个平北沙漠留下黑暗的历史一页,穆青侯这样说,倒也有几分可能。

    赵疏狂还是摇头,不要说是七夜,就算是真的死神意志那样恐怖存在降临平北沙漠,这些骨子里不屈的看守者,都有着死士般的意志,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低头?

    “你们都不用说了,我已经感知过了,方圆千百里内,并没有生灵存在。”七夜道。

    就在赵疏狂他们讨论的当口,作为最方便的方法,七夜直接用高出他们许多的修为境界,对周围进行了勘察。

    结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好的在于,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找麻烦,因为周围千百里以内都没有生灵,所以七夜也不用考虑这么早就跟平北沙漠的修士爆发起冲突来。

    坏就坏在,明明永远不会出现差错的,沙漠里的守卫者们,现在为什么不见了踪迹?

    “我们不要再猜这猜那的了,等回到平北城,问清楚以后不就都清楚了?”赵疏狂道。

    他说罢,带着七夜等一干人,朝平北城赶去,这次回来后,还有很多重要的信息,要跟赵胤禀报。

    当他们再次赶到平北城的时候,原本应该敞开着大门的平北城,不知何故将大门紧闭,在那厚重的城墙上,有几道骇人刺眼的爪痕,深深地刻入了城墙里。

    “有人攻打了平北城!?”赵疏狂一眼看到了平北城上方高高悬挂的战旗。

    (本章未完,请翻页)赵胤曾跟他讲过,一旦平北城开战的话,这枚战旗将被悬挂在平北城最高的城墙上。

    而现在,赵疏狂看到了,所以他忍不住脱口而出,然后加快了靠近的步伐。

    赵疏狂心里担忧平北城内的情况,其他平北沙漠出来的年轻人心里同样焦急,他们现在想的是,既然平北城都已经被攻打了,那么其他城呢?他们家族所在的城呢,怎么样了!

    但这一切,都只有先进入平北城,而后才能知道。

    所以他们跟赵疏狂一样,加快了进入平北城的步伐。

    只有七夜,依然跟在他们后面,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不紧不慢。

    “止步!!”突然,城墙上传来了高呼声,几道模糊的人影出现,他们看到赵疏狂等人快速的接近,发出了警告,“不要在靠近,否则我们将就地射杀!”

    “是我!赵疏狂!还有他们,穆家和林家的公子!快放我们进去!”赵疏狂朝城墙上的人招了招手。

    “真的是小公子回来了?”城墙上传来疑惑的声音,而后像是想到什么,又连忙对旁边的人道:“快去通知城主来!”

    很快,赵胤的身影出现在平北城的城墙上,赵疏狂看到他父亲那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父亲,你没有事吧!快放我们进去,我们刚从外界回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赵疏狂朝赵胤招了招手,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赵胤并没有接他的话。

    赵胤的目光,和一直站在队伍最后方,一直没有开口的七夜,对了上去。

    “是你!”赵胤看到了七夜,眼睛瞳孔不由得一缩,他没有想到,七夜也会出现在这里。

    “你想用他们,来要挟我?”赵胤充满怒气的声音传来,听得七夜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在七夜的认知记忆里,赵胤是一代霸主,他拥有着极深的城府,哪怕是危难临头、和整个平北沙漠的势力对抗,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变。

    但是现在的赵胤,却能够很轻易地让人看到,他的愤怒都写在脸上。

    “你当然不明白,这样你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平北城,实施你的那些不可告人的计划吧!”

    “什么!?”赵疏狂不可思议地扭过头来,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七夜一般,道:“夜大哥,父亲他在说什么?!”

    “我也想知道,你父亲今天是着了什么魔,非要一口咬定我有什么算计平北城的计划。”七夜耸了耸肩,“你们也知道,我一直跟你们在一起,能有什么计划?”

    是啊,是自己去七夜城请七夜,他才会来平北城,如果这也能够提前计划的话,那岂不是真正的神机妙算?

    “他身边有妖族的预言师,这些东西对他而言,难道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赵胤冷漠道。

    他说罢靠前了几步,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道:“固然,赵疏狂、林焚酒、穆青侯,他们都是三家势力下一代的希望,如果在这里出事的话,我赵胤定然得不到什么好处。但是—

    —你想要拿他们来威胁我开城门,休想!!”

    “赵城主,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知道你忌惮我,但是我今日前来,的确是有重要的消息要……”

    “消息?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么消息?无非是死亡意志泰山君,他发动了那些在平北沙漠里的残阵,死侍全部出动!”

    “什么!父亲你知道这个消息?!”赵疏狂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他原本以为,这则消息最先知道的人会是自己。

    毕竟,这残阵当日研究许久都没有结果,迫不得已下赵胤才会同意赵疏狂,去外界找到七夜求助,而后他们在阵道奇才静庵道人的帮助下,才解开了这阵法的秘密。

    但赵胤的一句话,却打破了他的猜想,令他震惊不已。

    赵胤看着七夜,双眸里透露着毫不掩饰的冷意,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堂堂魔君七夜,跟死亡意志狼狈为奸!”

    七夜眉头深深皱起,赵胤说的话越来越刺耳,身边的同伴们看自己的眼神也开始发生变化,他不由反驳道:“赵城主,这些话说出来,可是需要证据的,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还需要证据吗?你们看这城门城墙上的爪痕,这就是死侍留下的!”

    “死侍来过平北城,与它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黑衣女子,这些东西都是她告诉我们的!你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吗?”

    黑衣女子?七夜心里暗道不妙,一个认识自己的黑衣女子,还跟死侍一同前来,不用想都已经能猜到是谁了。

    只是没想到,单单凭一个莫霓裳的只言片语,就能够说动驰骋平北沙漠十数年的赵胤?不,不可能,应该还有赵胤自己的原因,他不希望一个外人插足平北沙漠的私事!

    但赵胤又对死亡意志知道多少?他恐怕还以为,这只是某一个沙漠里的组织势力吧,他以为能够对付!

    “赵城主,你想多了。我这次来,只是为了送令公子,还有他的同伴们回来。当然,我来平北沙漠另有他事。”

    想明白了各种原由,七夜看着赵胤回答道,“现在,人我已经送到。那么就告辞了。对了,在这里提醒赵城主一句,既然你这样说,那么在平北城以外的沙漠里,不要被我碰到赵家的修士。”

    七夜本不想和赵胤翻脸。

    因为赵疏狂和赵萌笙的原因,他也不会跟赵胤翻脸。

    可赵胤在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得太绝,也太提防自己,七夜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更何况,在这平北城外漫天的黄沙中,说不定莫霓裳就躲在哪个地方,偷偷注视着这一切。所以他不妨将计就计,假意跟赵胤决裂,然后引莫霓裳上钩。

    “夜大哥!!”赵萌笙忍不住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开的七夜。

    “夜大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不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赵疏狂也拉住了他的胳膊。

    林焚酒和穆青侯也准备开口,他们都不知道七夜现在的想法,以为他真的生气,准备跟赵家敌对。

    本来,是特意请七夜前来,帮助平北沙漠对抗死亡意志泰山君麾下的那些死侍,并且挖出它们的阴谋,没有想到刚到平北沙漠,事情就闹成这样。

    “没有什么误会,平北城容不下一个七夜,那便告辞了!”

    七夜说完,也不管赵萌笙和赵疏狂他们什么反应,一个转身,消失在漫天的风沙里。

    赵胤站在城墙上,看着七夜消失的背影,眼神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不知道心里又在想着什么。

    (本章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