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六十九章“我会回来”的许诺  苍天剑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昏迷过去的静庵道人或许不能够得到什么。

    但他至少避免了一次死亡。

    七夜是这么认为的,他不仅这么认为,他还觉得静庵道人或许通过这旷世的阵法神通,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只是那些东西,连开口都没有办法开口,七夜也能够理解。就好像魔师伊相那样,明明有着通天的智慧,明明有着万千的抱负,却死在了星空的诅咒之下。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秘的存在,却要对付人类这样“渺小”的生灵,它们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又是死亡意志吗明明才刚听说起这个名字,没想到就有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吹雪道。

    他们刚在死城内,听死去的剑漫天、重生的莫霓裳,谈起她现在效力的神秘势力,恰恰就是死亡意志“泰山君”。

    “这个泰山君,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什么能够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面,明明从未听说过。也没有从任何古籍里看到过。”白雪忍不住问。

    就算是那片与人类作对的星空,好歹也多次出现在各类史籍上。

    但这个泰山君,不但没有任何史籍有过记载,更是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不,它早就已经出现了,只是我们不曾知道它,知道的是另外的一个名字而已。”七夜沉默道。

    如果星空意志是星空的话,那么死亡意志呢如果长生出现的年代都同样的话,那么在星空出现的时候,死亡意志也应该早已出现,只是人类未曾发觉罢了。

    又或者,人类早就发觉,并且记载在了史籍里,但后世人不曾明白。

    “我猜,死亡意志泰山君,这只是莫霓裳告诉我们的真实名字,而世人是不可能知道他真实名字的。”

    “你的意思是”百里弦歌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向七夜,在等待他最后的答案。

    七夜看着自己身后,同样氤氲出现的黑气,以及慢慢即将成型的黑色虚影,浑然没有惧怕之意dingdian小说,..o<>,铮然有声道:“死亡,死神,死亡之主,死神意志,这些记载或没有记载的东西,都是对它的称呼。”

    死亡,谁都没有想到,死亡竟然会有意志,谁都没有想到,死亡意志会有它自己的名字。

    但谁也都没有想到,头ding的那片星空,会带着对人类深深的敌意,不是吗

    “静庵道人惧怕的东西,我未必会怕。你既然跟星空一样,是属于长生一类的东西,应该对我有所了解。”

    七夜不知何时举起了诛邪剑,劈向身后的那团黑雾虚影,诛邪剑当初在铸造的时候,就有着祛邪的神铁加入进去,对付这种死亡玩意,也有着相应的克制。

    黑雾虚影这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成型。

    但他手上那漆黑如墨的镰刀,已经泛起幽幽的冷光,似乎随时准备收割七夜的生命,就像收割杂草一样。

    诛邪剑斩在这虚影上,更多的是斩在那漆黑镰刀之上,竟擦出剧烈的火星,而后有兵戎交接的声响发出。

    “擅自呼唤我的姓名,吾将降临带给汝等死亡。这次是警告”虚影那来自九幽深渊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让人听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里毛毛的像被什么东西挠过一般。

    诛邪从虚影里一带而过,只带起了几缕黑烟。

    原本几欲成型的虚影,也在这一剑下消失不见,像刚才那样消散天地。

    “呼这东西怪邪乎的。”林焚酒长长呼出一口气来,他明明是抱着研究残阵的打算来找的七夜,却没有想到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穆青侯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他显然是在家中古籍中看到过什么,比林焚酒知道更多的东西。

    而赵疏狂,则皱了皱眉,比起这些他更想知道的是,这死亡意志留下在沙漠里的残阵,到底有何用意。

    “刚才静庵道人也说了,这是用来炼至死亡战士用的阵法,也就是说,原本这些残阵里的,应该都是死亡战士”

    赵疏狂不禁问道:“那为什么阵法会被破去呢如果是人为破坏的话,谁又可能是死亡的对手呢要如果不是人为破坏的话,那”

    赵疏狂说到这里,他不敢再说下去。

    因为接下去要提出的猜测太可怕,也太恐怖。

    如果不是人为破坏的话,那就只能是由阵法原本的主人,来破坏的。

    阵中炼至的是死亡意志麾下的死侍,那么阵法破除以后出现在平北沙漠里的,那些个看上去像尘暴滚滚的东西

    “那些尘暴,那些席卷了整个平北沙漠的尘暴,在尘暴里面有东西,就是这些阵法炼至的死侍之前在沙镇的时候,萌笙感受到的那枚充满负能量的骨片,就是从这些死侍身上剥落下来的”

    是的,赵疏狂一下子想通了,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死亡意志麾下的死侍,经历了这千百年阵法的炼至,现在出现在人类世界,它们的目的呢

    “会不会,只是出来透透气。”赵萌笙弱弱地问,她的提问也只有吹雪深感同意的dian了dian头,其他人并未作答。

    谁都知道,死亡意志不可能无缘无故调动这些,明明可以再阵法加持下度过更多岁月,也更加强大的死侍。但它们选择在这个时候破阵而出,味道也就截然不同。

    “我们必须去弄清楚,这些死侍为什么会破阵而出,它们的目的又是什么。”七夜说道。

    他的话,也是赵疏狂想开口说的话,但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号召力,去指使旁人。

    七夜的话,最先反对的就是白雪,她的理由很简单,也很明白。“一个星空就已经够你忙的了,难得有清闲下来的时候,还要去管这事”

    百里弦歌也不同意,她认为死亡意志很危险,这只是一种直觉。

    但不是有人说过,女人的直觉最准嘛

    小空雪则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明显是被她姐逼迫表态的,满脸的不情愿。“我是无所谓啦,反正你是主角,又死不掉。啊啊,好啦,知道了,我不同意,因为太危险了”

    白雪拍了拍小空雪的头,后者则一脸怨念地嘟起嘴,很不满的样子。

    赵萌笙一听到七夜有去平北沙漠调查的意思,第一个激动地举双手赞成。恨不能直接

    扑上来。

    “当然要来,夜大哥必须要来,如果夜大哥不来的话,万一这些死侍发狂,或者对平北沙漠图谋不轨,那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们么你们平北沙漠那么多家族在,我还听说曾经曾联合起来对抗夜大哥,还似乎不相上下呢。有这样厉害的势力在,难道还用怕区区几个死侍”白雪忍不住小小嘲弄道。

    且不管她们之间的战争如何,赵疏狂则是把七夜拉到了一旁,开口提醒道:“夜兄,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家父好像不太喜欢你,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误会,明明在星路降临的时候,还有过配合”

    赵胤不喜欢自己七夜听赵疏狂那么说,但他也能够多少猜到一些,赵胤不喜欢自己,不用太多的理由。只需要两dian就足够了:

    他对抗了整个平北沙漠,是平北沙漠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他踏上过星路,获得的机缘不可能比赵疏狂他们低,有取代他们赵家成为平北沙漠新势力的可能。

    单凭这两dian,赵胤就不希望七夜再次踏足平北沙漠,更不用说七夜当时的性格、冷漠手段,等等等等。

    “但我还是要去,不是吗单凭你们的话,是不能够对付这些怪异的东西的。”七夜问道,他是问赵疏狂,却用的肯定的语气,即使这很让平北沙漠的人尴尬,但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平北沙漠在经历过星路一事后,整个平北沙漠的势力都几乎元气大伤。

    哪怕是没有元气大伤,在死亡意志这样恐怖的东西面前,普通修士也未必有反抗的余地。

    “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有必要一同前去。”林焚酒没有嘻嘻哈哈,反而一脸严肃地说道。

    “如果你们都没有意见的话,我也没有意见。穆家从没有把魔君七夜看做竞争对手,理智的人也不会将他比做自己的对手,因为根本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级别上的。”

    穆青侯的话则更加直白,他从在星路下见过七夜的出手以后,就没有想过再对七夜出手的打算。

    所以穆家现在才得以保存实力。

    穆青侯或许才是平北沙漠里,被利益蒙蔽了眼睛的修士里,为数不多的几个聪明人吧。

    “事不宜迟,如果迟一些的话,我担心平北沙漠会出现我们想不到的变故,所以从静庵道长家离开后,我们这就出发吧这一次,我一个人去。”

    七夜的后一句话,是对白雪她们说的。

    无论是白雪,空雪,还是吹雪,还有百里弦歌,她们已经配自己走过了一次死城之行。

    但七夜知道,他们跟自己在修行和境界上还存在着一定的距离,上次死城之行下,云千烈的傀儡化,就是最好证明。

    七夜不想再看到,一个个自己熟悉的同伴、一个个和自己共同享有着回忆的朋友,被送入轮回,或成为生不生死不死的傀儡,被他人操控。

    这一次的对手可能是死侍,更可能是死亡意志泰山君。

    七夜不敢有大意,因为他知道星空有多么强大。

    作为能够和它同样成为长生的存在,有着怎么样的威能,那将是充满未知的可能。

    “这一次,我一个人去,你们守好七夜城,等我回来。”七夜的话不由分说,也不容拒绝,这一次没有商量,哪怕是他们说破了嘴,七夜既然下定好决心,就不会改变。

    “那你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回来”

    “我会的。”

    溪道、老树、人家。送别的人,送别的话,很简短,很简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