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六十七章 疯了的阵道大师  苍天剑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夜城迎来了远行的故友。

    赵疏狂最后还是得到了赵胤的无奈同意,带着三张残阵残图,前往魔域七夜城。

    跟他一同前来的,除了一直嚷嚷惦记的赵萌笙外,还有林家和穆家的使者,以及担任监督职务的林焚酒、穆青侯。

    七夜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四人,诧异地张大了嘴,任凭他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会有那么一天,平北沙漠这个与世隔绝般的地方里,会有人主动走进他的世界。

    “你们这是……”七夜开口道,他在七夜城接待了赵疏狂一行人,但对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清楚。

    “我们特意找夜大哥来了!”赵萌笙理所当然地说道。

    赵萌笙的答非所问让所有人都一头黑线,尤其是七夜城这边的几位女性,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七夜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想要挣脱赵萌笙的胳膊,却没有想到这个举动不但没有挣脱成功,反倒引起了赵萌笙更大力的拴缚,让他整条右臂都动惮不得。

    “夜大哥,以前你可是都抱着我的,现在怎么连手都不让拉了!”

    赵萌笙故意说出的话,让白雪和百里弦歌脸色都是一变,旋即将凛冽的目光看向七夜。

    七夜忙用仅仅能动弹的左臂摆摆手,解释道:“这个小丫头,当时比空雪还要小……”

    “比空雪还要小,你这个借口编得也太离谱了吧,这才距离离开平北沙漠多久,你说她从一个小女童,一下子蹿成一个花季少女,这可不是传说故事!”

    “咳,其实夜大哥说的是真的。舍妹赵萌笙,因为特殊体质的缘故,所以能够控制身体成长变化。”

    见七夜抛来的目光,有事相求的赵疏狂忙站出来帮忙解释,但有关赵萌笙的事情他也只是一口带过,并未细说。

    赵疏狂的表现让七夜松了一口气,他拍拍赵疏狂的肩膀,又和穆青侯与林焚酒打过招呼,不再跟这几个眼里没正经事的女性无理取闹,开口道:

    “大%≯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_();老远从平北沙漠出来,特意来到魔域七夜城,如果你说只是想来看看我的话,我一定不会相信。”

    “夜大哥果然慧眼如炬。”赵疏狂默默diǎn了个赞。

    七夜朝他翻翻白眼,这才多久没见,赵疏狂阿谀的水准倒是提升了不少,跟当初仿佛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夜大哥,我跟小妹能够踏上星路全都是有你的帮助,如今我们成功从星路上回来,特意过来感谢你。当然——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夜大哥你来帮忙。”

    “跟我还有什么好客套的,能够让你们三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家族一同派代表来,这件事情只怕不简单吧?”

    七夜是何等眼光,更不消说他拥有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对于这样一个奇怪的平北沙漠组合,早就已经心若明镜。

    “是的,我们三个天才近日里搜集到一份残阵图纸,但经过数日的研究,仍然无所建树。这里面很可能蕴含着巨大的秘密,所以才特意来考校一下你,看看你能否参透里面的奥秘。”

    林焚酒倒也不害臊,摇头晃脑地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满口的胡言而羞愧。

    赵疏狂也不管他,直接从怀里取出了那三页关系重大的残阵,交给七夜。

    七夜接过后,跟赵疏狂最开始拿到残阵时一样,先是皱着眉头将三张拼凑在一起,而后沉思起来。

    许久过后,他放下手中的阵图,无奈地摇头道:“阵道这种东西,我也只是年轻的时候偶有涉及,原本剑仙殿对于这种东西的记载就不多,魔域里也没有此类天才。”

    七夜的话已经说得很委婉了。

    他没有能力阅读这样一份残阵图纸,也没办法从里面看出有什么奥秘或端倪。

    “但是,曾经我大师兄在跟我闲聊的时候,告诉过我一个隐世的高人,据说妖族的幻界大阵就是由他制作,或许你们可以拿这一份残阵去找他。”

    按照七夜的判断,任何一个行业的dǐng尖人士,往往对这种充满未知神秘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作为一个阵法上的大师,在看到这样一份神秘残阵的时候,应该会欣然接受。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找那个阵法大师吧。”穆青侯也开口道,他接受家族的任务,也是为了弄清这残阵而来。

    几个人说罢,便当即动身,七夜最近正巧闲在七夜城内,苦于没有什么事情来做,没成想赵疏狂他们来的倒及时,所以也决定动身一同前去。

    七夜一去,许多人便也想跟着去。

    所以到最后,本来只消几人的小小队伍,硬被扩充到十数人。

    …

    阵法大师居住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各种可怕阵法,只是一处普通的院落,就在魔域与正道交际的溪道旁。

    “唔,这个地方倒着实不错,想必这个阵法大师一定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小桥,流逝,老树,落花,夕阳,如此多的意境,最适合摆一桌酒菜来慢慢——”

    林焚酒颇有意动的diǎn评还没有说完,就被小院内刺耳的惊呼和哀嚎声打破。

    大家听到声音,急匆匆地快步从外面走进来,眼前的一幕令他们瞠口结舌。

    一个丑陋的年迈老头,正拿着一只木簪狠狠地戳着自己的胳膊,在上面刺出一个个细小的红diǎn来。

    在他的旁边,有一个年过中旬的妇人,正竭力地阻止着他继续的行为,但她的力气又太小,根本拦阻不住,只能发出声声惊呼。

    众人的闯入,老头丝毫未觉,反倒是那个妇人,在看到众人的时候仿佛见到救星般,连忙喊了起来。

    “快过来帮忙,阻止他,快阻止他!”说这话的时候,妇人不自觉地带上了哭腔,已经快要急哭了。

    七夜等人动作也极为迅速,几个人配合之下,不仅从老人手中夺走了那枚木簪,更控制住不让他再继续乱动。

    让吹雪和林焚酒负责照看好老人,七夜则走到那个妇人身前,恭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道:“想必大师您就是那个精通阵道的修士,静庵道长了吧?我们此行来,是带了一幅残阵,特意找道长来鉴别一下。”

    静庵道长,是七夜从今何夕口中,听到的有关那个阵道大师的名号,而并非名字。

    相比于那个疯疯癫癫的自残老头,眼前这个气韵十足的妇人,更像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阵道高手。

    没想到,七夜表明来意后,那个妇人却沉面痛声道:“你们已经来晚了,静庵道长,已经疯了!”

    “疯了?!怎么会,明明他才被妖族掳去设计了幻界大阵没几年,怎么会好端端的就疯了呢?还有,您的意思不会是,他才是……”七夜将目光投向了一旁那个邋遢丑陋的老人。

    妇人diǎn了diǎn头,脸上露出一抹悲怆的神情,道:“不错,他就是静庵道长,也就是你们要找的阵道大师。”

    “这!这明明就是一个疯子,他哪里像一个阵道大师,你不会骗我们吧?”林焚酒口无遮拦地张口道。

    七夜还没来得及提醒他注意言辞,毕竟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找静庵道长帮他们鉴别残阵,把人得罪了就难办了。

    这个时候,一直被林焚酒和吹雪两个人,牢牢控制着的那个丑陋疯癫老者,突然身上绽放出一道玄奥的圆形阵图,神秘的纹路在他的双臂上显露。

    而后只听得“哐哐”两声,老人被锁死的左右手猛地挣脱了控制。

    取代老人手臂的,是他座下椅子的两侧扶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被他替换在了吹雪和林焚酒的手上。

    因为力道极大的缘故,吹雪和林焚酒手上的扶手,在被他们锁住的刹那里就硬生生折断。

    丑陋老人速度极快,在妇人“当心”的惊呼中,一手抓起了一个有着尖锐头部的扶手木柄,然后以吹雪和林焚酒都来不及反应的极快速度——

    刺入了自己的小腹!

    噗嗤!噗嗤!

    有锋的扶手木柄比不得木簪,在老人巨大的力道下,直接从他的小腹刺入,汩汩的鲜血当即流了出来。

    老人“得逞”后,竟然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他甘心地躺倒在地上,嘴角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嘴中呢喃不清的声音缓缓传入众人耳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天下第一阵,什么亘古绝阵,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我能破之,我能破之!”

    老人在地上畅快地翻滚着,任凭灰尘沾在他的身上,让本就丑陋的他看上去更加糟蹋,也更加狼狈。

    但妇人丝毫没有注意这些,她连忙将老人扶了起来,扶进屋内,然后熟练地取来药物帮忙包扎。

    作为神医的白雪,这个时候也连忙跟上前去,从自己的行囊里取出一些止血补血的调理药丸,在得到妇人同意后喂老人服下,这才回到七夜他们旁边。

    如此这般的折腾了许久,老人的伤口被包扎好,情况也渐渐稳定下来,妇人才有空来重新跟七夜他们交谈。

    “静庵道长,他是……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七夜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看上去凄惨无比的老人,忍不住问。

    一个阵道天才,一个精通阵道的大师,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这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你们难道没有听到,他刚才嘴里的话吗?他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醉心的阵道,是阵道成就了他,也是阵道毁了他!”妇人痛恨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