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七三章 大家都亮剑了!  完美人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电视机里,一男一女侧向对坐,侃侃而谈。

    这是一档叫做《有话要说》的节目,2001年受《若璇来了》的刺激,由江(和谐)苏卫视创办,时至今日,已经是国内除《若璇来了》之外,比较重头也比较有话语权的电视访谈节目了。

    而今天登上节目的嘉宾,是国内著名的年轻导演,陆平。

    视频录制时间是3月6日,播出时间是3月10日,距离《红高粱》的全国上映,还有三天,距离《烂命一条》的全国上映,还有十二天。

    随着节目的进行,主持人渐渐问到了一些关键的敏感问题秦渭、威尼斯电影节、文艺电影、柏林电影节、李谦,以及《红高粱》。

    陆平侃侃而谈,“大师这个称呼,其实并不是当代评价当代人的,应该是后代人评价先辈的。那在我这个后辈看来,国内电影要说大师,秦渭秦导肯定要算一个的,他的艺术成就,他对中国电影所产生的那种引导作用,以及对中国电影的国际地位等等的影响,这个大师,在我看来应该算是实至名归吧!”

    顿了顿,他也不等主持人发问,就又道:“而且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可能也是现在很多影评人也好,电影人也好,还有观众,都比较会容易去忽略的一点,那就是,秦渭导演之所以被我们认为是电影大师,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只能算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

    “更多的其实是,他从早期的那一系列的作品,到获奖的《红灯区》,再到最近的去年那部《生死门》,他不单纯的是在追求艺术,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那种片面的艺术的概念。”

    “他的每一部电影,都会特别认真地去讲一个好故事,在此基础上,他还能借助这个好故事,给你讲人生、讲思考!我觉得这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

    …………

    “拿奖……呵呵,李谦是我的师弟!我们都是顺天电影学院毕业的嘛,所以,他走在了我们这些师兄师弟的前头,这是顺天电影学院的第一个金熊奖啦!哈哈!当然,我还是那句话,大师这个称呼,应该是后代人评价先辈的,我比李谦大几岁,我们算是同一个时代的,所以这个……我觉得我似乎不好评价吧?”

    “嗯……从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大师不大师的,这事儿……李谦才二十来岁,现在争这个,有点没意思了!争这个干嘛!继续踏踏实实的拍片子才是正路!成就虽然已经不小,但毕竟才刚拍了没几部片子,对吧?我觉得对待这个事儿哈,我作为……师兄吧,还是以鼓励为主,希望他再接再厉,继续拍出好的电影来,不要那么斤斤计较当下的这一点名头啊什么的,没必要嘛!”

    “而且……你说绝交信什么的,我也觉得没必要,秦导是个实诚人,你看他的电影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人,肯定是怎么想就怎么说,且不讨论他到底有没有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势来教训李谦,要他继续低调的拍电影,说他还需要进步,之类的吧!就算是秦导这么说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

    “说长辈,那就是长辈呀!秦导从七十年代末就开始拍电影了,到现在拍了二十多年,你不管从哪里看,他都得算是业界的前辈,更何况还是一位卓有成绩的前辈,前辈勉励晚辈几句,说得恰当也好不恰当也好……绝交这事儿……呵呵,我反正我是觉得,没必要,李谦有点……过了!”

    “当然当然啊!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无意批评任何人!个人看法,一管之见!另外,我相信《红高粱》肯定是一部特别好的片子……当然我还没看过,但我相信李谦的水平,相信柏林电影节那么多大咖们的眼光!”

    “对,对!上映之后我一定会去看的,会去支持他!”

    “哈哈哈,好的,那等我看完了,再回来给你录一期节目,到时候咱们可以专门谈我对《红高粱》的观后感,好吧?哈哈……”

    …………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任何要打对台的意思!这个档期是很早就定下的,是公司对票房市场经过了详细的调查之后,才最终确定下来的。而且我这部《烂命一条》跟李谦的《红高粱》也不是一类,谈不上什么竞争关系吧?”

    “再说了,他们的档期是3月13号,我们是22号,隔了足足九天呢!这也算是留了一定的独享档期了吧?再说了,咱们国家的电影市场的情况就在那里摆着呢,哪一周不上映几部新电影?我这部《烂命一条》跟李谦那部《红高粱》之间,隔了足足九天,这个……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构不成直接竞争,也就更谈不上是冲着他去的吧?”

    “所以,我们不是,绝对不是竞争关系!”

    “我希望的话,那当然是希望两部电影都能大卖喽!”

    “嗯,评估票房这个东西……不太好说,因为我连电影都没看过呢!这玩意儿,怎么评估啊!不过非让我说的话,我觉得《红高粱》这部电影,光是一个李谦自己,作为男主角,又是导演,怎么着也得一个亿的票房了吧?再加上又有柏林电影节的大奖,我估着……一亿五朝上吧!”

    “嗯,是会偏高一点吧,因为最近几年李谦的作品,票房总是很好,观众也好,院线也好,对他的电影都是很有信心的。”

    “那目前来说的话,在我看来,《红高粱》上映的第一周票房,肯定会特别猛,李谦的名气在那里摆着呢,再加上最近柏林电影节的事儿被他们给炒得那么热,借这个劲儿上映,第一周肯定是要冲一波的!”

    “不过呢,正是因为《红高粱》在柏林拿了奖,而且还是大满贯,三座银熊奖加一座金熊奖啊,历史罕见,所以反过来,我反而会比较担心这部电影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的那种观影体验……有可能会……不太好!”

    “嗯,是的,你想啊,欧洲的电影节向来对一部电影的文艺性、先锋性,看得比较重,从柏林电影节对《红高粱》这部电影的如此重视来说,我估计这部电影应该是一部极其注重复杂表达,一部相当注重文艺性的电影。那众所周知的,这样的电影,一般都会偏沉闷一些,会比较影响普通观众的这种观影体验!毕竟大家爱看的不是你电影里有多少内涵,大家爱看的,是一个好故事!”

    “对,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了,为什么我刚才说,我特别推崇秦渭秦导呢,因为秦导就可以做到在讲好故事的前提下,注重艺术的表达,而且基本上两者兼备,这是很难得的!至于《红高粱》……再次申明哈,我可没看呢,以上纯粹主观臆测!只是根据我拍电影、看电影这么多年的一点经验,来推测,瞎猜!仅供参考!哈哈哈……”

    …………

    “嗯,是的,我早些年也是一个比较喜欢去追求电影的文艺性的人,我的执导方向也是如此。但是,最近几年吧,自己执导了几部电影,也跟很多业内的同行们交流,同时大量的看片子,最近几年开始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电影首先要好看,然后才有资格去谈文艺性!”

    “所以,别的不敢说,我至少可以保证一点,《烂命一条》绝对会是一部特别好看的电影!因为我们很用心的在做这部电影!我也自认为,我讲了一个很有意思、很好看的故事!”

    …………

    门口传来插钥匙的声音,然后门打开,秦晶晶都只是瞥过去,等看清来者是谁,就又收回目光,继续盯着电视屏幕。

    其实也没可能是别人,因为只有廖敏有她这个房子的钥匙。

    廖敏走进来,还没说话,第一时间就被电视上的哈哈大笑声给吸引住了,然后扔下袋子、包,就过来站到沙发后头,趴在靠背上,跟秦晶晶一起看。

    一边看,她一边“啧啧”有声。

    一直到节目告一段落,开始插播广告了,她才道:“行啊,感觉这位姓陆的王捌蛋口才不算呀!而且他还挺有心眼儿的呀,说话都是拐着弯的下绊子,明里捧着,暗地里拼命地抹黑!嘶……宝贝儿,这好像不是你嘴里那个又傻又愣动不动就会冲人发脾气的陆平吧?又长心眼儿了?”

    秦晶晶回头瞥她一眼,无奈摇头。

    她跟陆平都快两年没有什么来往了,最近一年多以来,尤其是自从《红高粱》开拍以来,似乎陆平在她心中的重要性开始不断地变弱,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开始变成自己时时挂念的存在,但毕竟,她的内心深处对于陆平,仍是充满好感的只是,可能是出于立场的关系吧,反正她的这位经纪人廖敏,从一开始就特别不待见陆平,说话总免不了尖酸刻薄地挖苦。

    看见袋子就在茶几上丢着,她下地,俯身过去把袋子打开,一看,“啊?你不是说给我带饭过来吗?这就是你买的饭啊?”

    廖敏鼻孔出气,“知足吧我的影后大人,这很有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后两袋方便面了!”

    这话有点灭口的感觉,秦晶晶后仰,看着她。

    廖敏耸耸肩,“老邹亲口给我下的指示啊,明天你得亲自去一趟公司,全面体检,然后,公司那边的专业人员会给你制定专门的菜谱和食谱!从明天开始,你必须按照公司的要求,把体重和身形维持在一个十分标准的范围内!用老邹的话来说,接下来的五年,你会大红大紫的,绝对不允许身材走形!”

    秦晶晶一脸懵逼据说音乐部那边对于一些歌手的确是有这样的硬性要求的,而影视部这边,据说何颖玉啊、刘燕她们几个当红的小花旦,公司也有这样的硬性规定,但她签入明湖文化也两年了,却一直都没人跟她提过这事儿,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是走青衣路线的,所以不需要这样呢!

    没想到……其实只是自己以前还不够格而已!

    哀叹一声。

    不得不说,虽然身上多了一道枷锁,但在很明白公司是在为自己的前途考虑的前提下,她内心倒并不怎么晦暗,反倒有一点小窃喜和小成就感柏林电影节影后了哦,果然在公司内部就升级了!待遇都不一样了!

    刚得意了没两秒钟,她一下子就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扭头看着廖敏,问:“事情谈下来没?邹总同意了吗?”

    廖敏眉毛一挑,“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出马!”

    顿了顿,她笑笑,一脸谄媚,“当然,主要是你的功劳!影后了嘛!”

    说到这里,她走过来,一屁股歪到秦晶晶身边,一条胳膊就搭了过来,另一条胳膊则张牙舞爪的,“从明天开始,添一个助理,公司报销一切开支,添一部专车,配一个专门的司机兼保镖,以后不管去哪儿,飞机票直接升成头等舱,酒店是五星级,没有五星级的话,拣最好的住!”

    秦晶晶笑了笑。

    其实心里是很想高兴起来的,毕竟她的待遇是真的大幅度提升了,但不知为何,这时候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个时候,电视里的广告已经结束了,又放起了《烂命一条》的预告片。

    陆平去上节目,目的就是要宣传他的新电影嘛!

    预告片大概一分半钟,看完了,廖敏又是“啧啧”有声,点评道:“还不错哦,就是不知道精华是不是都被剪到预告片里了!”

    秦晶晶忍不住替陆平说了一句,“也不是吧?他这部电影,据说投资了快五千万呢!算是大制作了!而且,他也是一个挺有才华的导演的!”

    廖敏闻言,斜着眼儿乜她。

    秦晶晶低下头,不说话了。

    过了片刻,她幽幽地道:“他昨天给我打电话了。”

    “呦!”

    廖敏一下子惊奇了,搂着秦晶晶的那条胳膊也放开了,在沙发上盘起腿坐着,两眼之中,八卦之魂大放,“说说,说说!你们得有两年多没联系了吧?我还记得你最后一回给他打电话,打了好多次,他都不接的!”

    秦晶晶点了点头。

    “那这回他怎么还主动给你打电话了?都说什么了?”

    秦晶晶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道:“我总觉得……他好像……好像是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廖敏一下子更是兴致浓厚了,追问道:“怎么说?”

    秦晶晶继续低着头,道:“没有怎么说!其实我们就简单聊了几句,他说知道我已经回到顺天府了,所以想请我吃饭。他还说……以前是他太傻,太幼稚了,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珍惜……”

    “呦!这是想追求你呀!”

    廖敏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笑道:“过去两年都没联系,主动打电话给他他都不接,你这边刚一拿了银熊奖成了柏林影后,他这边电话就过来了,就后悔了!这反应,这后悔的速度……简直神速呀!”

    秦晶晶面露苦笑,还是低着头。

    顿了顿,她扭头看向电视机,这一期的《有话要说》应该是已经快要结束了,《烂命一条》剧组一开始出场接受访谈的男女主角和两个配角,也又重新回到了舞台上,跟主持人侃侃而谈。

    看了一会儿,发呆一会儿,秦晶晶忽然道:“其实他真的是挺有才华的一个人!我以前……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真的喜欢他,总之就是觉得对他挺有好感的,特别希望能有一个像他这样的大导演,来保护我,支持我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叹口气,“但是,我不知道是我变得成熟了,还是他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次打电话,虽然只有声音,但我似乎能听出他说话的声音中的那种虚假。还有刚才……刚才……嗨!就像你说的,他说话开始越来越有技巧了!人似乎变得越来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廖敏始终静静地看着她,这个时候突然问:“那你答应了吗?”

    秦晶晶茫然抬头,“什么?”

    “他不是要约你见面?哦,是请你吃饭。”

    秦晶晶摇摇头,“我告诉他,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就要走了,要出去做宣传,录节目。然后他说可以等我回来再约。我说……”

    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道:“我说到时候看彼此的时间吧!”

    廖敏耸耸肩,也叹了口气。

    秦晶晶反倒是好奇了,“你叹什么气?”

    廖敏道:“无所不用其极啊!”

    秦晶晶闻言愣住,蹙眉,“什么意思?”

    廖敏笑笑,满脸不屑,“什么意思……你自己猜喽!”

    顿了顿又道:“我也没见过他,不过,如果你以前跟我形容的那个他,的确是那样,而不是你看走眼或者纯属臆测的话,我得说,他的确变化很大!”

    “或者也可以说,是进步很大!”

    …………

    “哎呦,我就不看了吧?不就是一段采访嘛!说点怪话,顶天了明捧暗踩一下,又不是多新鲜的事儿!”

    “不行,你必须看看!气死我了!”

    齐洁拉着李谦,直接把他从录音室里拉出来,一路生拉硬拽的,也不避讳让走廊里的其他工作人员看见,一路拽进了李谦自己的办公室。

    李谦无奈,只好被她坐下,看她把墙角的电视机和dvd都打开,然后放了一张白色的拷贝盘进去。

    其实,齐洁一说,他就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是真的完全没心思去搭理这些破事儿谁爱说什么说去呗!嘴长在别人脸上,还能不让人说?

    再说了,前后两世这么多年的经历早就已经让他明白了一个真理:嘴炮再猛也没用,关键时候,还是看最后的实力!

    拿这件事来说,陆平的《烂命一条》要踩着《红高粱》的尾巴上映,摆明了是他觉得《烂命一条》是一部投资不小的商业大片,所以想在票房上踩一把《红高粱》嘛,那就让他来!

    且不说他拿一部投资五千万的商业大片来跟《红高粱》这种满打满算投资一千来万的文艺片比票房,本身就挺丢份儿的,而且……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他在参加节目的时候说点怪话,试图影响一下观众对《红高粱》的观感?

    简直笑话!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从当年给廖辽写歌,给当时的五行吾素组合做专辑,再到自己开了音乐工作室,自己单干,一直到开始拍电视剧、拍电影,唱衰自己的人、不看好自己的作品的人,那不多了去了,结果如何?

    所以,李谦向来懒得搭理这些!

    这一趟出门十几天,回来之后,先关注一下周嫫的新专辑,然后他还要赶紧跑去明湖动画那边去看一下《葫芦娃》的进度,再然后还有《黑客帝国》的筹备要亲自去看一看,再再然后,虽然实在是不想见着冯必成,但据说《大腕》的剪辑已经完成,后期正在紧锣密鼓的做,这成片,自己怎么也得过一眼才行……

    总之,要紧的事儿多着呢,都等着他去做!

    但是偏偏,这些年随着事业越做越大,齐洁的老总做了这些年,脾气开始越来越大,原来的时候,咱们弱小,就算是被人怼了,齐洁也大多能按捺下脾气,采用最柔和而又不失气度的方式回击一下,但是最近这大半年到一年来,她已经越来越难忍受外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也或者可以说……是明湖文化已经冲到了一定的层次,开始面临某些关口了。

    而恰恰,国内影视圈,只要是同行,就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和任何一个人,愿意看到明湖文化顺利地冲过关口的!

    所以,争执越来越多,争执的层面和层级,也越来越高!

    于是,齐洁有些无法淡定了。

    那就看吧!

    等到无广告版的陆平接受采访这一段看完了,齐洁侧过身来,看着李谦,问:“你怎么看?”

    李谦捉着下巴,道:“不怎么看!让他跳呗!票房说明一切!”

    听到这句话,齐洁一下子凑过来,俩人的眼睛相距顶多不超过十公分,简直呼吸可闻她道:“我通过关系,问过不少院线的人了,院线方的看片专员,对他那部片子,都还挺看好的,说是故事、人物、画面,还有一些特技,和大场面,做的都挺精致讲究。所以他们纷纷预测,在当下这个票房环境下,那部片子过一亿毫无困难,一亿五也问题不大,甚至很有可能过两亿!”

    “那么,咱们呢?你觉得《红高粱》能卖出去多少?尤其是他在咱们的第二周上映,你觉得,咱们能抗住他那部《烂》片吗?”

    李谦想了想,先猝不及防地凑上去亲了一下,齐洁愣了愣,伸手在他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似嗔似怨,“别捣乱,说!”

    “票房的话……咱们在国外的发行权,已经是五千多万美元入账了,这个可不可以算进去?”

    “不算!只算国内的!”

    李谦点点头,“我觉得,我第一部主演的电影,柏林电影节的四个大奖在手,这段时间你的宣传和造势又做的不错,怎么也不可能低于两亿吧?”

    齐洁看着他、看着他,然后面无表情地回去坐下。

    顿了顿,她道:“但是,那些院线的看片专员给出的票房预期,是八千万!”

    李谦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天下午。”

    李谦蹙眉,“八千万?是不是低了点儿?”

    齐洁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当然,八千万是他们估算的保底票房!他们说,你主演,值五千万,柏林电影节大奖,值三千万,至于其他的,要看观众的反应了,因为这部片子,太……太陈旧了!”

    “现在的观众,都特别喜欢看那些很刺激的片子,大战,特效,功夫,等等。所以,像《红高粱》这样的艺术片……据他们说,如果不是因为是你主演,而且又在柏林拿了奖,他们将会完全不看好这部片子!”

    李谦缓缓点头,顿了顿,道:“所以……这才是你生气的原因,对吧?”

    齐洁看着他,不说话。

    “如果有把握让对方说的话自己吞回去,有把握打他的脸,你也会是不屑一顾的,但现在,你开始担心了,对吧?担心了,所以就特别生气,因为你害怕真的被对方给说中了,或者真的让陆平这番话产生了什么很不好的影响,对吧?”

    齐洁终于点了点头。

    李谦笑笑,摆手,“完全不必!”

    顿了顿,他道:“这部片子,我当初拍它的初衷就是为了练手,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咱就只投资了一千多万,现在已经卖出去全球发行权五千多万了,约翰还在继续卖,国内票房怎么差,还能差到哪儿去?就算是只有那帮看片专员预测的八千万,咱们也已经是大赚了呀!”

    说到这里,他有些苦口婆心的样子,安抚道:“咱们就一步步做好自己的事情,何必非要每一步都跟别人比?只要到最后,咱们这一步步的计划都得到了实现,那么放眼国内,他们谁都得服气!你现在跟他们计较这些,乱了自己的阵脚,就实在是太傻了!对不对?”

    齐洁瞥了他一眼,气乎乎地道:“可我就是不服气!”

    李谦笑笑,正想再说,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李谦喊了声“进”,秦诺推门,探了半边肩膀进来,看见齐洁,道:“齐总,发行部徐经理找您!”

    齐洁抬头,“让他进来吧!”

    秦诺点点头,顺势推开房门,随后发行部经理徐兵一步迈进来,等秦诺在身后关了门,他冲李谦点点头,然后看着齐洁,道:“李总,齐总,我跟东方院线那边联系过了,他们还是坚持,只能给那些画布,说咱们是文艺电影,怕画布给多了,撑不起来,会浪费排片!”

    齐洁闻言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不用再联系了!他们说多少,那就按照多少给拷贝就是了!”

    徐兵闻言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齐总!”然后关门出去了。

    等他走了,李谦叹了口气。

    齐洁扭头看着他,冷笑了一下,道:“这就是周阳华!”

    李谦也笑笑,目光有些冷。

    是的,这就是周阳华。

    如果你只是一个有才华的导演,他拉拢你的手腕,绝对会让你如沐春风,如果你只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电影公司,有几个签约演员,每年也拍个一两部片子,那么他拉拢你的手段,同样会让你心甘情愿倚之为靠山。

    哪怕是彼此曾经闹过不愉快,以周阳华的城府和胸襟,也绝对不会因此就把你往外推因为那会把你推到别人怀里!

    但如果你自身拥有签约演员好几十,且当红的一线二线和超一线就十几人,签约导演七八人,每年在产出三到四部电视剧、捧红大量新人的基础上,还开始一跃上升到每年都能产出三部左右的电影,而且商业片必大卖,文艺片就拿奖……那么,他的刀子就会亮出来了!

    如果是《黄飞鸿》第二部上映,估计他还不敢这么玩,主要是不舍得这么玩,因为不给《黄飞鸿》排片的话,那就等于是把钱往门外推他周阳华虽然忌惮明湖,但是像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估计还是会慎用的。

    但是现在……《红高粱》嘛,文艺片嘛!

    势头再好,奖杯再牛,文艺片就是文艺片!

    大家都爱看商业片!爱看大制作!

    …………

    足足两三分钟的沉闷。

    李谦忽然问:“咱们的院线,走到哪一步了?”

    齐洁摇头,“谈下来不少家了,但目前还不方便暴露,一旦暴露,后续的就要面临周阳华他们那几大院线的狙击,估计就不好谈了!”

    顿了顿,她又道:“咱们自己买房和自己建的那些家,都还没弄利索,开业估计得到夏天甚至秋天了,现在根本就指望不上!而且,就七家影院,就算是现在开业了,也影响不了大局的!”

    李谦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主题歌放出去了吗?”

    齐洁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想想日子,道:“今天,就今天下午三点我记得!怎么了?”

    李谦笑笑,停顿了一下,他道:“这首《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应该是有不小的宣传效果的!然后么……我跟小露打个电话,让她把那个胖子,就是古天乐,呃……古乐天?让她把他给我派过来!”

    齐洁讶然,“就那个抢了你头条的家伙?叫他来干嘛?”

    李谦笑,“还能干嘛……叫他来写稿子!”

    *

    八千多字大章,直接累晕了!现在我的手一个劲儿的在哆嗦,随时可能抽筋儿,整个人头晕眼花……

    这个够诚意不?能给几张月票鼓励下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