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0,山神  三国神仙老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章是错+误章节,到晚上10点左右会恢复正常,请大家那时候再来看吧。因为订+阅太、差,不得已而为之,给看正+版的朋友带来不便,野菜这里说声抱歉,为了表示歉意,我会多更一章。

    慕容风快马奔驰了一天一夜,终于追上了大军,见众骑兵正在整顿待发,随军的汉人奴隶砍伐树木制造攻城器械,不由皱起了眉头。

    慕容风走进大王子帐篷,大王子槐枞正拿杯饮茶,帐篷之中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茶香味。

    槐枞见到慕容风,惊讶道:“慕容风,为何你这么快回来了,是没有碰到长留仙门的人?”

    慕容风摇头苦涩道:“不是,碰到了,但他们骑兵已经增加到了三千人,人马全身都包裹铁甲,近战不是他们对手,远射也无法攻破铁甲,骚扰他们完全是徒劳,我无可奈何只好返回。属下办事不力,请大王子降罪。”说着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满脸沉痛。

    槐枞连忙将慕容风拉了起来,安慰道:“起来吧,这不是你的过错,对方太强,人数又增加到了三千人,你自然不是他们对手,及时撤退才是明智的选择。”

    随即又皱眉喃喃道:“增加了三千骑兵?这些骑兵哪来的?”

    慕容风说道:“属下看他们旌旗写有公孙二字,那三千骑兵怕是白马义从……”

    槐枞身躯顿时猛然一震,瞪眼道:“你是说……说居庸关失守了?”

    “是的。”慕容风沉痛点头,

    槐枞面色惨白,拿杯的右手微微抖动,显然心里非常激动,居庸关是他们的回路,没了这条退路,他们不就成了瓮中之鳖了吗?

    慕容风安慰道:“大王子请放心,居庸关没了,我们可以往北去渔阳郡。右北平郡,甚至是辽西,特别是辽西郡,我们可以轻松出关。”

    槐枞脸色渐缓。闷哼道:“幽州本来就是清贫之地,也就是涿郡、上谷郡和燕国还算富裕,北上那几郡都是人烟稀少,资源匮乏,却偏偏汉人边军不少。难道我们要一路打过去?”

    慕容风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无需回答,而是直截了当道:“大王子,现在时间拖得越久,赶来围剿我们的汉军便越多,我们需要速战速决!”

    “不错。”槐枞点点头。

    “现在有三个地方供我们选择,第一是进入涿郡,现在的涿县由于长留仙门的缘故,是幽州第一富县,但那里是长留仙门的地盘。我们若去,怕是会如鹰族部落那般付出沉痛的代价;第二是燕国蓟县,蓟县历史悠久,有不少汉人世家,是曾经幽州最富裕的县城,但蓟县是幽州治所,刘虞大人在那,刘使君在我胡人之中颇有威望,若是劫掠他所在的县城,怕要惹来他的怒火。会引起乌桓、夫余、秽貊之辈的不满;第三便是进入渔阳郡,我们现在距离渔阳县并不远,但渔阳县距离长城关城不远,其实也是一个军城。里面有不少汉军,也比不上前面两县富裕。但现在最适合我们攻城的反而是这个渔阳县。”

    “不,我们进攻蓟县。”槐枞嘴角带着笑道。

    慕容风微微一愣,说道:“大王子,蓟县是刘使君的地盘,刘使君平常对我们鲜卑人也不薄。我们需要给他面子。”

    槐枞将杯中之水一饮而尽,嘿嘿笑道:“但我们现在有难,需要他的帮忙,我想以他的仁义之心,应该不会介意做我们的阶下之囚的吧。”

    慕容风马上明白过来,惊讶地看向槐枞,“大王子是想以刘使君为人质,让长留仙门的人投鼠忌器?”

    “不错,你觉得如何?”槐枞嘿嘿笑问。

    刘虞能够一直官运亨通,顺风顺水,除了他的能力出众外,也是因为他是汉室宗亲,朝中有人的缘故,才能够不过中年就成为了一州刺史,而且此人来到幽州之后,在他督促之下,幽州众太守基本上奉公守法,广施仁政,对北方胡人也很宽容,不但在汉朝野之中,在胡人之中也很有威望,如果能够抓住此人为人质,长留仙门必然有所顾忌,不敢威逼太迫。

    慕容风凝眉不语,过了半响才长叹道:“现阶段只能如此了。”

    槐枞见他神情不渝,冷笑道:“刘使君一向以怀柔之策对待我们胡人,对我胡人宽宏大量,平常施以小恩小惠,想以此感化我们,归顺他们汉人做牛做马。说实在的,我还是蛮佩服他的为人,胡汉相斗数百年,是世仇,他却能感化不少胡人为他效力,此人非常人也。但……汉人终究是汉人,胡人终究是胡人,胡汉是不可能和睦相处的,慕容风你要谨记这一点。”

    “是。”慕容风连忙回应,但眼神颇为暗淡。

    慕容风一直有个梦想,他希望鲜卑人不再以劫掠为生,不再过着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日子,可以像汉人那样有着安定的生活,每年有稳定的粮食产出,不用为了过冬的食物而愁眉苦脸。他心中向往汉人生活,但又鄙视汉人的柔弱,觉得汉人不配拥有如此美好肥沃的土地,只有鲜卑勇士才有资格拥有。但是驱赶汉人谈何容易,几百上千年也没听说胡人可以驱逐汉人而掌控汉人土地的,但和汉人和睦相处,和汉人一起耕耘土地或许可行,就比如刘使君现在做的……

    ……

    刘虞最近很烦恼,能不烦恼吗?居庸关都被鲜卑人给破了,现在幽州暂时没有兵马可以阻拦鲜卑数万铁骑,完全成了没有遮羞布的美貌女子了,鲜卑可以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了。现在鲜卑铁骑有三个方向可以劫掠,一个方向是南下入涿郡,但上次在涿县被那个神仙烧死了数千人,估计是没有胆量再去了;那第二选择便是来攻打我所在的蓟县了,想我担任刺史以来,一直以仁义待人,对胡人一直不薄,那些鲜卑骑兵即便不感恩戴德,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攻击我,不然幽州境内和附近的胡人定然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这里,刘虞不由自得一笑,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喃喃道:“那鲜卑骑兵就会进入渔阳郡,渔阳郡又要生灵涂炭了。这可如何是好?”叹息一声,颇为惆怅。

    这时一位家仆快步走了进来,说道:“主人,众位大人已经聚齐正堂。”

    “嗯,好。”刘虞整了整衣冠,进入正堂,见到不少官员正聚集此处,见到刘虞都纷纷作揖行礼。

    刘虞作揖笑道:“现在情况如何?”

    有一位官员说道:“鲜卑骑兵已经进入燕国境内,为了防止他们在燕国乡里劫掠,恳请刘使君和夏校尉召集附近的乌桓等胡人一同击杀鲜卑骑兵。”

    在燕国能成为校尉的,只能是护乌桓校尉夏育。

    夏育却皱眉道:“鲜卑有四万骑兵,人数太多,而且来去如风,我们只能依墙而守,才能够高枕无忧。”

    众人都沉默下来,虽然很难让人接受,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一位面如冠玉的少年说道:“鲜卑骑兵孤军深入,我们不如坚壁清野,那鲜卑人没有补给,攻不能克,掠无所得,不出几日,全军就要不战自溃。”

    刘虞温和问道:“刘和,坚壁清野是何意?”

    这少年便是刘虞的儿子刘和,刘和见众人都看向他,便微微一笑道:“父亲,这是我在涿县茶楼听书的时候听说的,坚壁清野便是加固防御工事,撤退四野居民,转移粮草、物资到别处,那胡人没有东西可掠夺,没有了粮食补给,全军就不战自溃了。”

    刘虞抚须笑道:“你在涿县这段日子,倒是学了不少东西。”

    “长留仙门的确有独到之处,可惜他们的学识只教给自己的门人,外人要学习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

    刘和摇头叹息道,他对长留仙门的弟子非常羡慕,对白子云的规定却又深恶痛绝,他父亲刘虞在外的形象是清官,他做儿子的在外面不能太招摇,不然会给他老子带来负面影响。所以在涿县的日子,他只能到处借阅书籍,幸好涿郡太守刘基对他颇为照顾,用积分从长留的藏经阁之中换来了不少有用的书籍,让他眼界大开,对白子云再也没有了怨恨,而是转为敬佩和崇拜。

    “诸位觉得我儿此计如何?”刘虞问道。

    不少人都点头称赞,觉得此计甚妙,夏育却暗中翻白眼,两父子都不懂军情,胡乱瞎指挥。

    夏育上前跨了一步,说道:“刘使君,此计不妥,胡人外出远征一般都会随身携带肉干,在没有劫掠到粮食,他们会使用肉干来补充粮食,此肉干一般都可食用数月。而且现在使用坚壁清野也来不及了,鲜卑骑兵已经进入燕国境内,以他们的马速很快就会来到城下。”

    刘和顿时面红耳赤,刘虞倒是毫不在意,见自己儿子脸皮这么薄,不由莞尔,随即皱眉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