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6,战争与和平  三国神仙老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人年纪不大,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锦衣,脸色轻浮,一双色眼紧紧盯着裴元绍,忽然展颜一笑,道:“在下王强,是本郡国相王润之弟,请问小娘子尊姓芳名?”(前面几章写错了,不是父子,而是兄弟)

    裴元绍顿时目露凶光,冷冷盯着王强,忽然拔剑而出,一剑往王强身上刺去,怒叱道:“你杀了我妹妹,去死吧!”

    王强大骇,可是对方刺来的剑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睁眼等死。

    忽然王强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紧,呼的一声,飞到了一个男子的身旁,此人面色朴素,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强惊魂未定,躬身感激道:“多谢这位好汉救命大恩。”

    此人自然是白子云,他摇头笑道:“我可不是为救你的性命。”接着,看了看胖子杨跃一眼。

    杨跃知道他的意思,狞笑一声,拔出刀来,驾在王强的脖子上。

    王强顿时双腿发软,差点没软倒在地上,身子颤抖,哀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这时,周围的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哗然,赶忙跑的远远的。

    “放开我家少爷!”

    王强的同伴拿刀冲了过来,白子云只是随意一掌,那些人便毙命当场。

    此刻,城门的兵卒拿枪奔来,将众人团团围住,城墙上的弓箭手也齐齐对准白子云等人。

    这会,裴元绍才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给众人带来了麻烦,此刻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万箭穿身。

    叶青萝感受到了士卒的煞气,紧张无比,紧紧靠在白子云身旁,白子云却坦然自若,安慰道:“师妹,放心好了。有我在呢,不会让你有事情的。”

    叶青萝想起白子云单身一人杀死数千鲜卑胡虏的神话事迹,便安心了不少。

    锁甲之声响动,为首一位将领。冷冷盯着几人,厉声喝道:“放了王公子,饶你不杀。”

    白子云冷笑道:“不要拿这些来糊弄我等,快点将你的手下让开,等我等安全了。自然会放王强回去。”

    那将领自然不可能相信白子云的话,双方顿时僵持了起来。

    胖子杨跃满脸凶神恶煞,咆哮道:“再不放开,老子就杀了他,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王强身子猛地一颤,哭喊道:“赵县尉,救我。”

    赵县尉毫无反应,只是冷冷盯着,忽然道:“弓箭手!”

    “吱吱吱吱!”

    四周响起弓弦拉动的声音,裴元绍等人顿时紧张万分。都拔出兵刃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放了他,不然我就下令放箭了。”

    王强大恐,叫道:“姓赵的,原来你想让我死,若是我死了,我兄长不会放过你的。”

    赵县尉冷笑一声,不由理会,将左手举了起来,道:“我数到三。再不放人,尔等便共赴黄泉吧。”

    裴元绍等人面面相觑,都看向白子云,“仙师。该怎么办?”

    白子云微微一笑,看向王县尉,施展****,目露奇光。

    “这位县尉,大好时光,风和日丽。难道要徒增杀戮,这可有违天道啊?”

    赵县尉神情微微一滞,不知为何,铁石心肠之心,被白子云的目光一看,便柔软了下来,忽然觉得这般下令杀人似乎并不好,这种念头非常的荒谬,却是牢牢的缠绕他的心头。

    赵县尉点头赞同道:“是有些不好,但是……”

    “请赵县尉放心,在下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慈悲为怀,平常连一只蚂蚁都不会杀,岂会杀人?赵县尉若让我等安然离去,我等自然会保他人身安全。”

    “好。”赵县尉点头,挥手道:“都让开吧!”

    啥?众人都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这也太儿戏了吧,这种暴徒的保证怎么能够相信。

    难道县尉和此人有什么奸情不成?众士卒看了看赵县尉,又看了看白子云,心中瞎想道。

    “还不放行!”赵县尉怒声喝道。

    主将下令,作为兵卒再荒唐的命令也要执行,很快,前方众士卒放开了一条路。

    白子云等人骑上马背,白子云对着赵县尉道:“来日再与县尉讨论战争与和平,今日有事,告辞了!”

    “好说,好说!在下对此战争与和平也很感兴趣。”赵县尉和蔼抚须说道,满脸是笑。

    白子云等人打马奔驰而去,留下一片黄土。

    “战争与和平?这是啥?”赵县尉清醒过来,看了看四周,惊讶道:“那些人呢?”

    “县尉,不是你让他们走了吗?”身旁一位手下古怪地说道。

    “什么?”赵县尉猛然一惊,才想起刚才之事,爆喝道:“那人是个术士,刚才我中了邪术,给我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诺!”

    ……

    “各位好汉,在下有何处得罪了众位?”王强颤巍巍道。

    裴元绍目露杀机,咬牙道:“你an杀了我妹妹。”

    “这位……这位女侠的妹妹是谁?在下从未见过,可不要有误会?”王强连忙说道,心中却想,此女当真是风华绝代,但为何声音如男子一般。

    “我妹妹叫裴佳,昨夜便死了。”

    “裴佳?昨夜?”王强顿时身子瘫软下来,哭嚎道:“我没有杀她,真的没有杀她,好汉饶命……”

    裴元绍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只是冷笑,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以慰妹妹在天之灵。

    几人奔驰了一个时辰,忽然前头的白子云说道:“那些兵卒紧跟我们后面,他们的马匹耐力比我们足,我们跑不过他们的。”

    “那怎么办?”叶青萝紧张地说道,裴元绍等人也都看向白子云,唯他马首是瞻。

    “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我吗?”白子云看向前方,笑道:“前方有片树林,我等在里面歇歇脚。”

    “歇脚?”众人大汗,后面追兵紧跟其后,竟然还休息。

    裴元绍最先醒悟过来,问道:“师傅是否有妙法,可以隐藏我等?”

    白子云含笑点头,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王强却大声威胁道:“现在赵县尉紧随我后,尔等快快放了我,不然尔等必然灰飞烟灭,男的被杀死,女的也不会有好下场。”

    众人皱起了眉头,白子云冷冷道:“割了他舌头。”

    “好!”一直抓着王强的谭全也不废话,狞笑一声,掰开王强的嘴巴,手起刀落,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截舌头,掉入地面,没入路边泥土之中,鲜血从王强口中汩汩而出,凄惨无比。

    众人却毫不理会,只有叶青萝和程平等三人是世家子弟,从没见过此等凶残之事,莫不毛骨悚人,心中难免有些同情。

    王强痛得如鱼一般在马上蹦跳,谭全却嘿嘿直笑,觉的有趣之极,嘴上还惋惜道:“这细皮嫩肉的,可惜了。”

    众人皆寒,这个死断袖!

    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血腥味,伴随着噢噢的嘶叫声,一路不停。

    众人策马冲进了树林之中,在婉转小道之中奔行,奔驰了一段时间后,才慢慢停了下来。

    白子云看了看四周,跳下马背,说道:“跟我进入树林吧。”

    “是。”

    众人都跳下马背,来到一处小山坡,上面有个颇大的山洞,众人牵马走了进去。

    山洞里面颇为凉爽,深处直冒着冷气,原来是个颇为深的山洞。

    叶青萝看了看山洞那黑黝黝的深处,心中有些不安,总觉的此处有些诡异。

    白子云也是皱起了眉头,此处的确有些异常,他在四周走动了一下,却没发现什么。

    “啊!”

    忽然,叶青萝尖叫一声,心慌慌地跑到白子云身旁,似乎在他身旁才安全一些。

    白子云好笑地问道:“师妹,怎么了?”

    “骨头,死人的骨头。”叶青萝浑身打着摆子道。

    “嗯?”白子云走了过去,来到山洞一脚,将手一挥,草丛泥土飞洒,露出了几块白生生的骨头来,看其样子的确是人的骨头,不过身子似乎比常人要小一些。

    裴元绍几人都跑了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下骨头之后,胖子杨跃皱眉道:“这些骨头有些小了,但又不像是小孩的骨头,难道是女人的?”

    白子云摇头道:“不是,是男子的,都是成年人。”

    “师傅,这也能看出来?”裴元绍问道。

    “很容易分辨的。”白子云笑道:“分辨尸骨是否男女,最好的办法便是看尸骨的小骨盆,男子小骨盆的形状较小,形状似倒置的圆台,即上大下小,而女子因为要生产的缘故则骨盆较男子宽大,似圆桶,不是有句话叫女子屁股大好生养吗?”

    众人想了想,的确如此,便将目光看向身旁的裴元绍,裴元绍不爽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胖子杨跃笑嘻嘻道:“看你是否屁股大好生养啊!”

    “哈哈!”

    众人大笑,裴元绍颇为窘迫,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的易容都弄掉,恢复男儿身。

    “师傅,我等已经出城门了,可以将易容去除了吗?”裴元绍浑身不自在道。

    白子云面色一沉,冷声道:“我们会被人追赶,都是因你而起,你如此沉不住气,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