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针锋  蓝灵通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容双月却宛如没听见一样,侍女抬头正要说话,一直手臂已经钳住了她的脖子,把她举到半空,侍女几乎快要断气,慕容双月让慕容麟看着眼前的侍女接着说

    “麟儿,你要记得,这座皇宫里有权利发号施令的人永远是姓慕容的,如果狗都认不清自己的主子是谁,这条狗就是一条走狗。~頂點小說,”

    捏住侍女脖子的黑衣人眼神冰冷,随时等待慕容双月发号施令,侍女却慌张的试图挣脱这只手臂说“奴婢……知错了……求……求……殿下……饶命……饶……命……”

    慕容麟看着眼前的侍女并没有畏惧,反而是回头说“皇姐,我懂了,也不怕了。”

    慕容双月温和一笑,看向黑衣人,黑衣人放下了侍女,侍女几乎趴在慕容双月身前,咳嗽着说“谢……双月殿下不杀之恩。”

    “我路途奔波,身体不适,听闻颜妃医术高超,请她移驾映月殿为本宫看看病如何?”慕容双月淡漠的说。

    慕容麟却有些疑惑的看向慕容双月,侍女低头说“奴婢这就去传话,这就去。”说着侍女依旧畏惧的看着旁边的黑影,黑影却如扎根在映月殿的树木一般,没有慕容双月的命令丝毫都没有移动。

    “还不滚?话都传不好以后也就不需要说话了。”慕容双月平和的说。

    侍女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映月殿。

    见她离去黑衣人才单膝跪地,等待慕容双月的命令,而旁边的慕容麟却担心的说“皇姐。她会不会乱嚼舌头?为什么不杀掉她?”

    双月温柔的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慕容麟说“这个世界上智者和强大的人永远只有一小部分。多数是没有能力而且胆小的无辜人,这些人面对绝强的势力和诱惑时都是选择趋炎附势。因为他们弱小,需要强大的人来保护,君主,不仅仅是管制他们,还要保护他们,这才是君主真正的含义。”双月字字句句说的温和,眼前的慕容麟眼中却有了熠熠的光辉,而映月殿的侍从也好,还是跪地的黑衣人也罢。听完慕容双月的话,眼中似乎都燃起了某种火焰,这种火焰来自于心的钦佩,慕容双月是他们的公主,是个应当如花朵一样的公主,然而她却能珍视自己身边和整个国家的人的生命,若然她接管整个西国,相信无人不信服。

    慕容麟点了点头说“皇姐,您说的每一句话。麟儿都会永远记得。”

    双月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即便是这么说,但是慕容双月心中却不乐观,这座皇宫。从这次从南颠回来开始气氛就变得异常怪异,原因绝对与这个岳紫颜有关,但是让慕容双月在意的是她根本看不出哪里出了问题。从她懂事以来这是第一次,让她也束手无策找不到原因。到底问题出在哪?难道是慕容天鸿的原因吗……

    “鬼二,有谁的消息?”慕容双月问。

    黑衣人起身。恭敬的递给慕容双月一封书信,慕容双月接过信,看完书信上的字迹却略微蹙眉,随即她把信封进信封之中又递给了鬼二,鬼二依旧恭敬的等着慕容双月吩咐,慕容双月思索之下说“去叫子淇来。”

    鬼二微微行礼,瞬间消失在原地,慕容麟却疑惑的说“皇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为什么你在蹙眉?”

    “麟儿,你不是一直想见蓝灵大陆上最近十分出名的萧灵王吗?他很快就会来西京,到时候就能见到了。”慕容双月笑着说。

    慕容麟满心期待的说“真的?萧墨轩要来西京了,太好了。”

    慕容双月笑着点头说“为了以免见到萧灵王时出丑,你是不是该去加紧学习了?”

    慕容麟用力点了点头说“那皇姐,我这就回去学习了!”说着慕容麟有礼貌的行礼后转身离开。

    见他离开,另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慕容双月身前,慕容双月神色肃然,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说“凌依是否变了?”……

    晌午过后,慕容双月坐在花园中闲适的抚琴,周围只有一个侍女,皇宫中花园十分美丽,尤其是在这个春季的末尾时,各色美艳的花都在这种时候争奇斗艳,而慕容双月坐在百花丛中悠然抚琴,却使得所有花朵都失去了颜色一般成了陪衬。

    琴声婉转悠扬,随着威风轻抚,仿佛音乐已经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又好似周围的环境在渲染音乐一般,仿佛有音乐,又好似静谧无声,直到指尖的动作停了下来。

    “果然是文明天下的双月公主,这琴声好久没有听到了。”一个声音由远及近走过来说。

    慕容双月转眼看着远处的走过来的女人,她一身华丽的紫色纱衣,浓妆艳抹,但是看上去极为妩媚,眼神却极为锐利,慕容双月却淡漠一笑说“颜妃的确艳绝古今,难怪让我皇兄神魂颠倒,让双月好生佩服。”

    岳紫颜看着眼前的慕容双月,笑着说“我派人去请殿下,可惜殿下却不愿意赏脸,但我听闻殿下身体不好,紫颜心中挂记,所以才来看看殿下身体如何了。”

    慕容双月笑着说“那就有劳颜妃娘娘了。”说着慕容双月坐下来,轻轻把手臂伸给眼前的岳紫颜,岳紫颜看着眼前的手臂,并不介怀的上前去伸手帮她号脉,她身后的随从都唯唯诺诺的畏惧两人,岳紫颜神色自然,半响,岳紫颜收回修长的手指说

    “双月殿下身体的确有些虚弱,但是也没什么大碍,只要细心调理,有几个月就好了,如果需要的话,紫颜还可以为妹妹配一副药进行调理,效果会更好。”

    慕容双月笑了笑,很有礼的说“那我就先谢过颜妃娘娘了。”说着慕容双月坐了下来,轻抚琴弦。完全没有征兆的说“颜妃娘娘是否能帮我把凌依将军的病也一并调理好了呢?”

    慕容双月的话一出口,岳紫颜瞬间一怔。片刻她反应过来笑着说“凌依将军什么时候生了病?我昨天见他还没什么事。”

    “大概和我二皇兄生了相同的病吧。”慕容双月的话刚出口,岳紫颜的脸色瞬间变了。

    岳紫颜看着眼前的慕容双月面色肃然。接着索性一笑“还是聪明的让人生厌,你想要凌依的解药午后带着他来我这儿吧。”说完岳紫颜转身离开。

    慕容双月看着她远去的仪仗心中辗转,岳紫颜的语气怎么都像在和一个相识已久的人在说话的口气,可是慕容双月搜遍从小到大的记忆也找不到她的踪迹,唯一一次是在萧墨轩北伐之时,到底这个岳紫颜什么时候认识了她。

    午后,慕容双月召了凌依入宫,凌依的神态依旧木然,除了这一点根本看不错不妥。但是慕容双月却明白,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可怕了,岳紫颜有办法控制别人而又不露出丝毫破绽,也就意味着她想杀人也是一样……

    慕容双月带着凌依来到岳紫颜的行宫,玉无箫也一同随行,门口侍卫见到三人无不下跪请安,其中一个恭敬的说“颜妃娘娘吩咐过,不要挡双月殿下的路,来了就请进吧。”

    慕容双月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进去。玉无箫一如既往面色冷漠跟在慕容双月身侧,而另一旁的凌依神色木然,两个人都跟在慕容双月身后进了这颜妃娘娘的宫殿。

    大殿之上却是慕容天鸿坐在正座上,看见慕容双月带着玉无箫和凌依进来却有些吃惊。他诧异的看了看旁边作为上的岳紫颜笑着起身说“双月,你怎么来了?我昨天听说你回来了,知道你事情不少就没派人去打扰你休息。”

    慕容天鸿的语气很是和气。慕容双月单膝跪地平和的说“臣妹给皇兄请安,的确因为出使南颠有些疲惫。所以昨天回来也没有去给皇兄请安,望皇兄恕罪。”

    “哪里的话……双月为我大西鞠躬尽瘁。何罪之有?”慕容天鸿说着亦有几分敬畏之色,慕容袭风崩天,虽然由他即位,可是这西国的门面却一直是靠慕容双月撑着,群臣虽然蠢蠢欲动却鉴于慕容双月坐镇而不敢造次,手握西国最精锐士兵的慕容双月在军中声望一直很高,因此军队中亦无人不服,可以说西国的安定都是靠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在撑着。而慕容双月始平和的态度,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臣妾愚昧,听闻双月公主排兵布阵无人能挡,但却偏偏输给了韩国的萧灵王,兵败至今却未有惩戒,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吧。”旁边的岳紫颜一张嘴就说出了一年前慕容双月兵败天险之事。

    旁边的玉无箫正要抬头说什么,慕容双月却微微一动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慕容双月等人依旧跪在地上,她却平和的说“一年以前父皇的确因为我是皇家子女加上以往的功绩并没有追究我兵败之事,但双月却有失职之事,未知皇兄想要如何处置双月?”

    慕容双月问的淡漠,座位上的慕容天鸿却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紧张的说“双月是我西国的支柱,纵然有失误也是人之常情,何罪之有?快起身吧,颜妃只是在说笑。”说着他看向旁边的岳紫颜说“紫颜,这种话不能乱说。”

    “谢皇兄。”慕容双月依旧淡然的神态起身说,她身后的玉无箫也跟着站起来,凌依却木然的跪在原地。

    岳紫颜平和的笑着说“陛下都说起身了,凌依将军也起身吧。”

    “谢陛下。”凌依木然的回答,旁边的玉无箫却微微蹙眉,凌依是他多年的同僚,这个凌依不对劲,为什么不是跟随双月殿下,而是听颜妃的?玉无箫想到今天慕容双月召见他们进来时并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径直带他们来到这里,而且刚才颜妃跋扈的态度,平日的慕容双月却不会如此平静,跟在她身边多年,虽说不能完全了解她的想法,但是她的神情越是平静证明要面对的敌人越是厉害,这一点玉无箫却极为清楚。莫非这个颜妃有什么鬼神莫测的能耐?玉无箫想着看了看眼前妩媚的颜妃。

    岳紫颜微微起身,看着眼前的三人温柔的笑着说“方才本宫不过是在开玩笑。陛下说的没错,双月皇妹为西国鞠躬尽瘁。可以说蓝灵大陆不能出其二的女中豪杰,更是立下过无数功劳,只一次失误也算不得什么。”

    “紫颜就是喜欢闹着玩,这事可不能拿来说笑,双月一路奔波,你也是第一次见颜妃,过几日就是正式的册立大典了,不如今日就在此设宴为你和玉将军,韩将军接风如何?”慕容天鸿终于松了口气。他虽然宠爱岳紫颜,但是孰轻孰重他还是知道的。

    “双月遵旨。”慕容双月微微低身说。

    岳紫颜吩咐下人去准备一切,然后才笑着说“陛下,其实我和皇妹在花园中已经见过了,我们一见如故,说起我擅长医术的事,而恰好皇妹的身体欠佳,不如借此机会调息一下?我擅长炼制丹药,这刚好有一颗对双月公主来说极为好的丹药。皇妹要不要试一试?如果好用的话,凌依将军昨日刚好稍有不适,也可以用用。”

    慕容双月看着眼前的岳紫颜,旁人也许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慕容双月却明了,很明显凌依是中了某种秘术变成这样,而岳紫颜的意图更简单。你吃了这药丸我就让凌依恢复如常,旁边的玉无箫隐隐觉得不妥。但是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晚回来到现在他都在忙着整顿军务。说来确实没有见到凌依一如既往的巡逻,原本以为是他忙着陛下大婚的事被叫走了,可是从今天这气氛看来绝对没那么简单,凌依出了什么事,而能够救凌依的只有慕容双月。

    “既然颜妃娘娘如此自信,双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请娘娘赐药。”慕容双月平和的说。

    旁边的慕容天鸿笑着说“原来紫颜还有这么一门技艺,回头一定也给孤炼制些补药。”

    “陛下放心,紫颜当然会全心为您炼制。”岳紫颜妩媚的说着,从衣服中拿出一个精巧的蓝色瓷瓶,把瓷瓶交给旁边的侍从。

    侍从拿到慕容双月眼前,慕容双月接过瓷瓶,而旁边的玉无箫心中有一种极度的不安在膨胀,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想叫住慕容双月,可是现下的场合却完全不允许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不安,是这个颜妃、,还是慕容双月,还是要发生什么事?一时之间玉无箫心乱如麻。

    慕容双月看着眼前的瓷瓶,这瓶子中的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但是她知道绝对不是什么补药,只不过岳紫颜口口声声说她很适合,看来是特地为她而拿出来的东西,这种药也许会要了她的命,而且也许会死的很蹊跷,但是她却不能看着凌依死去,尤其她要知道原因,到底岳紫颜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解开这个谜题,整个皇宫乃至整个西国都会陷入危机中,这是她身为西国公主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只是想到吃掉这东西可能会一命呜呼,慕容双月心中不仅出现那人的身影,好在,他如今还算平安,只是今后的路自己可能再也无法帮上他了,慕容双月想到这里,打开瓶盖,把药丸吞了进去。

    慕容天鸿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唯唯诺诺,岳紫颜却是邪魅一笑,玉无箫看到她的笑容眼皮狂跳,这绝不是什么补药,慕容双月一定知道,可是她为什么要吃!眼见着慕容双月放下蓝色的瓶子,自信的笑着说“多谢颜妃娘娘赐药。”

    岳紫颜却妩媚的笑着说“对了,我忘记和皇妹说了,陛下说大婚要请些我的客人,我与韩国萧灵王颇有交情,早些日子已经发了请帖去韩国,皇妹应该也认得这位萧灵王,到时候可要代我多照顾一下这位萧灵王。”

    “既然是颜妃的贵宾,西国自当好生款待。”慕容双月平和的笑着说。

    “启禀陛下,娘娘,双月公主,已经准备好了膳食。”侍女进来说。

    岳紫颜起身说“那就上来吧。”

    慕容双月和玉无箫,凌依都入了席,侍女们上餐食中。慕容双月淡漠的说“方才颜妃娘娘说凌依将军也不太舒服,我昨个才回来还不知道这事。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够治疗他的药方,颜妃娘娘可不要吝惜。”

    “你看我这记性。都忘记了,今晚我就差人送到映月殿,双月皇妹意下如何?”岳紫颜矫揉造作的样子,的确能让男人大饱眼福,论及姿色她虽不及蓝儿和双月,但是魅惑的功夫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来慕容双月居然有几分心安,当初她跟在萧墨轩身边那么久,萧墨轩竟然完全没有被其魅惑。反而是一再划清界限,这个世界上能在定力上及过萧墨轩的男人恐怕再难找到了,只是岳紫颜方才特意强调萧墨轩要来,目的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一顿晚宴吃的七七八八,不难看得出慕容天鸿着实宠爱岳紫颜,只是碍于眼前的人是慕容双月,所以他才唯唯诺诺,皇族之中二皇子是胆子最小的,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让他接管皇位而让慕容双月独揽大权才是最合适的,这一安排也看得出慕容袭风的老辣,原本西国的国事对于慕容双月来说,就算无法一展宏图。也绝对能让西国一直处于眼前的状态,只是在这种时候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岳紫颜,她的出现如此让人意外。想到之前她曾在韩国帮助萧墨轩救死扶伤,应该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可是她到了西国做出的种种事却与之前那个她完全不同,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原因。慕容双月怎么也想不透彻……

    晚,慕容双月带着两人回到映月殿,到了殿门前一个黑影瞬间跪在地上“殿下。”

    “子淇,你来了,韩将军应该已经整顿好军务了吧?”慕容双月平和的问。

    韩子淇蒙着面回答说“是的。”

    此时玉无箫忽然跪了下来说“殿下,玉无箫有话想说。”

    这一举动却让韩子淇有些诧异,慕容双月看着眼前的玉无箫说“等一下凌依清醒过来再说吧。”说着慕容双月进了殿中。

    玉无箫有些惊讶的看着旁边的凌依,韩子淇却若有所思,三人都跟了进去,而果不其然过了没多时,岳紫颜差人送来另一个瓷瓶,慕容双月让人遣走了送瓶子来的人才坐了下来,把手中的瓷瓶递给不远的韩子淇说

    “子淇,把这个给凌依吃了。”

    韩子淇却有些迟疑,她看着瓶子说“殿下,这东西没问题吗?”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特意送来毒药骗我。”慕容双月淡漠的说。

    “目的?”韩子淇有些紧张的问“这个颜妃的目的是什么?”

    见慕容双月没有回答,韩子淇连忙接过瓶子,喂了旁边木然的凌依吃了药,吃过药之后,凌依先是咳嗽了几声,然后直接倒在了地上,慕容双月有些紧张。

    玉无箫连忙上前摸了摸凌依的脉搏松了口气说“只是昏过去了。”

    慕容双月回头看了看夜色中朦胧的荷叶,映着月光有几分凄美,她才说“这个颜妃最终的目的我也不知道,她曾是萧墨轩黑风营中的军医,可是却辗转来了西国,子淇应该已经查遍了,这个岳紫颜祖籍在韩国,从小到大是第一次来西国,可是却好像对我事特别熟悉一般,出生以来我头一次遇到毫无头绪的敌人。”

    慕容双月说的平淡,玉无箫也好韩子淇也好,都惊讶不已,慕容双月都无法捉摸的敌人,居然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难怪慕容双月冷静的异常,她冷静不是因为她能够看穿一切,而是因为只有保持冷静她才有可能有机会察觉到这一连串诡异事件中的破绽,没有任何事发生之后会不留下任何痕迹,只是毛躁绝对无法解决问题,慕容双月明白这些道理,所以这种时候她必须冷静。

    “咳咳……”凌依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儿……?”凌依捂着头,坐了起来,看到慕容双月的瞬间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殿下……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慕容双月听到这句话却说“看来颜妃的确做的丝毫不差,凌依,你失去意识的时候还记得在做什么吗?”

    凌依有些疑惑,思索了半天说“在帮陛下找舞姬,然后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一样……”凌依说到这里跪下说“属下失职,请殿下降罪。”

    “你这失职已经让殿下陷入了险境。”玉无箫冷冷的说。

    凌依和韩子淇都一怔,看向眼前的慕容双月,刚才的争锋相对韩子淇并不在,也来不及在鬼网中问消息,而凌依刚刚才醒过来,去了等于没去,只有玉无箫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双月吃下那瓶东西,方才慕容双月又说岳紫颜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才会把凌依的解药送过来,想必这个目的必然就是让慕容双月吃下之前的那个东西。

    “殿下,玉将军的话是什么意思?”凌依着急问“是不是属下做了什么不该做的错事?”

    慕容双月微微摇头“不知者无罪,何况如果不尽快查处这个颜妃的意图,我只怕整个西国从此之后不会再安宁了。”

    韩子淇却着急的问“到底在颜妃的殿里出了什么事?这个妖妃要是对殿下做出什么事我马上就去把她给宰了。”

    “只怕谁去了都很有可能下一刻就变成凌依之前的样子。”玉无箫冷漠的说着,凌依却茫然不知所措,玉无箫却没有继续说凌依的事,而是说“殿下,到底颜妃让你吃下去的是什么?”

    “什么?!”韩子淇和凌依异口同声的说。

    慕容双月平静依然“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暂时看来也没什么症状,眼前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这个颜妃是怎么让凌依变成这样,还有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其他都可以暂时拖后,还有就是……”慕容双月呼了口气说“过几日萧灵王会驾临西京,凌依,由你负责招待。”

    凌依此时却有些着急“殿下,萧墨轩我会招待好,只是方才玉将军说颜妃让你吃下了什么东西,而原因是因为属下,若然您受到什么伤害,属下就是死一万次也不足惜。”

    “是毒药也好,是什么也罢,如今都已经吃了,我如今还是西国的公主,你们的主子,我的命令你们是否还要听?”慕容双月语气虽然平和,但是三个人从刚才茫然不知所措的状态都沉寂了下来。

    “属下愿意跟随双月殿下!”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这一搏是否能赢,慕容双月丝毫没有把握,因为她丝毫不了解她的敌人,可是她的敌人却似乎对自己了若指掌,但她却别无选择,想到这里慕容双月说“子淇,我先前派人吩咐你的事继续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漏掉。”

    “属下遵命!”韩子淇单膝跪地说。

    “西京的阵营玉无箫要看好,而且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进出,能少接触陌生人和颜妃就尽量避而远之。”玉无箫是西**队中的王牌,慕容双月当然明白这一点,至少这种时候她要保证自己的部下都是安全的。

    “玉无箫遵命。”玉无箫亦是跪地说。

    “至于凌依,西京的禁卫军你暂时交出军权,正如我所说,用不了几日韩国萧灵王要到西京参加陛下的婚宴,你负责招待跟随,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尽快通知我。”慕容双月心中明白,岳紫颜之前的种种作风都说明她不会无缘无故提萧墨轩,必定是有什么图谋,这是西国的事,决不能让萧墨轩卷入其他的漩涡之中了。

    “凌依领命。”凌依低声说。

    慕容双月起身说“我也累了,你们都去吧。”

    “属下告退。”三人行礼之后纷纷退走。

    三人走后,慕容双月来到水池边,看着天空中的星象,微微蹙眉……(未完待续。。)

    ps:被我弄丢了两章,后台比较反人类,各位请原谅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