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战祸,婚宴  蓝灵通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容双月走在路上,玉无箫依旧冷漠,而旁边的韩贺脸色却变得难看,在月影将军的护送下三人回到了驿馆,护卫军早已准备好随时出发,慕容双月片刻都没停歇,直接带着队伍离开了云星城。

    路上,慕容双月坐在马车上心绪从从未有过的不安,皇帝大婚按说是喜事,可是对象却让慕容双月惊讶不已,为何出现在西京,为何嫁给慕容氏,到底有什么目的,岳紫颜?昨晚的星象是红色的天崩,意味着要有大的动乱和劫难,想到这慕容双月不仅谨慎起来。

    “殿下,到底陛下要娶的岳紫颜是什么人?”慕容双月马车旁边的韩贺出声问。

    外围的月影将军却不出声,慕容双月的动向旁人难以理解深意,身为她得力的手下或许能够洞悉,月影并不发问,而是看向了远处的玉无箫,玉无箫依旧坐在马上稳步向前,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玉无箫月影都好像看到了从前自己,一样的严肃,一样的地位崇高,一样的爱慕着自己拼掉性命也要守护的女人。

    “她曾多次救过重伤的萧墨轩,我只见过一次。”慕容双月稍迟才回答了韩贺的问题,同时慕容双月自己也在想,到底哪里出了错,这个并没有背景的岳紫颜为什么会出现在西京?她又是为何而来?慕容双月还能记得之前她看到自己时惊骇的神情,那种眼神仿佛见到了一个认识却不该出现的人一般……

    此时,萧墨轩三人也已经出了云星城,蓝儿回头凝望。老酒鬼却说“争来争去这四把剑还不是这样,只多了一堆一堆的白骨而已。”

    蓝儿微微颔首低沉的说“没见过水魔剑之前我一直以为四剑的力量强大。可以得以善用的话是能够造福天下的,那些为争四剑而亡的人是咎由自取。并非四剑之过,可是水魔剑却瞬间就能让人发狂……仿佛这把剑本身就像一个恶魔一样……”蓝儿说着还有后怕。

    “蓝儿,那把剑的确会让人迷失心智,如果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和我说。”萧墨轩感觉得到这把所谓的魔剑有多强的力量,四剑的确各有灵性,白雪剑和蓝儿一样平时都是安静的发出清澈而柔和的灵气,萧灵剑一直在自己手中,萧灵剑一直是沉寂而冷漠,只是一旦出手它却总能十分好的配合萧墨轩出手的时机。以此将自己的能力扩大到最大,萧墨轩用的十分顺手,更让萧墨轩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每次使用这把剑都会感觉一股熟悉的力量传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而另外两把萧墨轩只是有所闻,水魔剑也是第一次见到,四剑,有正有邪,引起了整个蓝灵大陆的血雨腥风。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这四把剑本也是邪物,若非如此,怎么连玄灵王都要分而治之?”老酒鬼无奈的说。

    萧墨轩却付之一笑说“是正是邪如今还言之过早,只是四把剑既然出现于世就必然有它存在的意义。不过几百年都无人能够解开这个谜题罢了。”萧墨轩看了看自己的手,也看了看蓝儿手中的长剑,坚定的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解开这个谜题。”

    蓝儿和老酒鬼听罢却精神一震。四剑不论正邪都牵扯了太多人的性命,太多人的**。更有太多人敬而远之,但不管前路如何。他们都坚信萧墨轩会是解开这个谜题的人,想到这三人都有了默契,转身离南颠越走越远。

    三日后,云杉城中,花开正胜,萧墨轩站在大宅之中看着很远的地方云杉树依旧立在那,不仅想起来第一次来云杉时的场景,他与四剑的联系最初就是由云杉城开始的,萧少轩,水殇云,铭熙,辰木,还有三森,如今却早已面目全非。

    “在想什么呢?”此时却意外的传出熟悉的声音。

    萧墨轩阳光一笑说“三师叔的内力镇住了我体内的魔性,你也终于能够喘口气了,镜墨。”

    “能在生死线上打转还笑的这么灿烂的恐怕这蓝灵大陆上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萧墨轩还是当初的傻子完全没变。”镜墨嘲笑的说。

    萧墨轩此时却沉思了下来说“镜墨,你说玄灵王是不是算的上是大英雄,大豪杰呢?”

    “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关心起什么英雄豪杰的名声了,这可不是你萧墨轩爱关心的事吧?”

    萧墨轩阳光一笑说“只是忽然想到,当年的玄灵王集齐四剑时是怎样的想法,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把这四把剑传给了我爹他们,如今魔族安定,白落霜已死,三森也落逃,昔日这些明眼的敌人都已经不复存在,接下来会否有更强大的敌人在等着四剑呢。”

    “四剑归一并非是四剑被一个人集齐,当年玄灵王也曾想过集齐四剑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只不过什么都没发生,所以把四把剑分别传给了弟子罢了。”镜墨语气淡漠的说。

    “看来镜墨不止认识逍遥王那老头儿,也认识当年的玄灵王,如今的我还达不到你的要求吗?”萧墨轩慎重的问,从认识镜墨之初他就知道,镜墨有要做的事,有要找的人,甚至于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只是长久以来她一直不肯说,萧墨轩知道也许是时机不到,还有就是自己的能力不济。

    镜墨片刻没有出声,而是说“并非你能力不及,而是我还没想明白,你的精力都集中在四剑之上,你虽看似平静,其实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了吧?不然怎么有人昨晚还在做噩梦。”

    提到噩梦,萧墨轩顿时怔住,昨晚的确是萧墨轩难得睡得很安稳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回到了云杉,蓝儿也在身边。只是他的梦境的确有些奇怪,一个完全没见过的地方。看上去更像是天隔山上云雾缭绕的地方,那般冷清。那般怀念,却让人那般心酸,只是萧墨轩并不认得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搜遍了所有能记得的记忆也毫无答案,如果只是个寻常的梦,梦中的痛觉为什么那么清晰,到底这个梦想要说明什么,萧墨轩不明白。

    “墨轩大哥?”蓝儿从屋子外面进来说。

    萧墨轩回过神说“萧家的府邸布置的都很好。父亲醉心布阵,所以处所也都井井有条的,应该还习惯吧。”

    蓝儿点点头说“只是如今有些空旷,要是我们一家都在的话……不知道启儿怎么样了。”

    “有凝汐照顾着不用担心,启儿很懂事,知道他娘亲要去找他外公就不哭不闹了。”萧墨轩安慰说。

    “都怪蓝儿太过任性,不过……那时候我抓着双月姐姐的脖子,墨轩大哥怎么知道我不是认真的?”蓝儿奇怪的问。

    萧墨轩揽住蓝儿温柔的说“因为我相信我的蓝儿绝不会有嫉恨之心,她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人。”

    “咳咳……”门口老酒鬼咳了两声。

    萧墨轩放开蓝儿。蓝儿脸上有一抹羞红,萧墨轩才说“是不是灵都有消息了?”

    老酒鬼却看着萧墨轩说“这么长时间也终于算有一桩喜事了,西国皇帝大婚,喜帖指定了希望韩国萧灵王出席。”

    “大婚的确是喜事。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墨轩大哥出席?”蓝儿奇怪的问。

    “答案大概在这张请帖中吧。”老酒鬼说着把喜帖递给萧墨轩,萧墨轩展开喜帖,神色有片刻的木然。然后平和的说“看来无论如何我都要跑一趟了。”说着萧墨轩把喜帖递给了旁边的蓝儿。

    蓝儿看到喜帖才说“是岳姐姐……”

    “看来你们还真认得这个新皇妃。”老酒鬼说着灌了口酒。

    “一大早就喝酒对身体不好,老酒鬼。”蓝儿认真的说“你现在还有女儿了。要为她多想想吧。”

    老酒鬼拿着酒壶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回蓝儿。

    萧墨轩在旁边偷笑。老酒鬼看着萧墨轩说“喂!”

    “蓝儿,他都快二十年的习惯了,改也需要时间嘛。”萧墨轩在旁边笑着说。

    蓝儿看着萧墨轩说“墨轩大哥……”蓝儿思索之下才说“这张请帖送的这么急,想必日子也很近了,如果墨轩大哥先回灵都一定赶不及了。”

    萧墨轩一怔,看着眼前的蓝儿说“的确有点赶,不过有红印这家伙就没问题了,它的脚力绝对不比修为高超的人差,我送你回灵都再去。”

    蓝儿摇摇头说“我可以自己回灵都,原本我也应该和墨轩大哥一起去恭喜,只不过我实在思念启儿,只好让墨轩大哥代替我祝福岳姐姐了。”

    萧墨轩思索之下才说“既然如此,老酒鬼,又要麻烦你送蓝儿回灵都了。”

    “反正我也要去灵都,只不过你自己去西国真的没问题……”老酒鬼说到一半,他和蓝儿的神情都放松下来了,老酒鬼摸了摸大胡子说“我这担心还真有点儿多余。”

    蓝儿温柔的说“西国虽险,却是双月姐姐的地方,墨轩大哥在西国一定是安全的,只要双月姐姐在的地方,一定不会让墨轩大哥受到任何的威胁,外人不管怎么看待双月姐姐也好,她就是她,有一副炙热的侠义心肠,更有常人所不及的容人之量,让我好生羞愧。”

    “蓝儿也不逊色,既然你不去西国,我们就一道回灵都吧。”老酒鬼在旁边笑着说。

    萧墨轩看了看两人,欣然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我这就启程去西国,灵都那边就交给你了。”说着萧墨轩看向蓝儿。

    蓝儿点了点头,看着萧墨轩转身,蓝儿的心中却再也没有犹豫,因为她知道自己深爱的男人一定会回来,带着很多人的期望,解开一切祸害众生的谜题……

    萧墨轩到了马厩,牵起红印直出了云杉城,直奔天险城的方向,留下的只有马蹄扬起的烟尘。

    五日后,天险城关口,看着这座熟悉的城池。萧墨轩感慨万千,秦鸿直到要离开之前还想着怎么帮自己。半夏也一样,明明受了那样的伤。心中恐惧却坚持要帮忙,好在萧墨轩早在找到水魔剑之前就嘱咐他二人离开这纷争的漩涡之中了,如今二人真的是一对神仙眷侣了吧?萧墨轩想起秦鸿一直挂念的事,造福苍生吗?当年的秦鸿当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侠士,为了解开四剑之谜,不惜留在天险城十年,为的只是不过是让所有因四剑而受到牵连的人从这个诅咒中解脱出来,玄灵王也是,以一人之力免除了生灵涂炭。与他们相比自己的确差了很多。

    “什么人要出关?”守城的士兵胡子拉碴,一脸痞子相看着萧墨轩说。

    萧墨轩阳光一笑说“前去西国出使,身上暂时没有令牌,大哥能否通融一下?”

    守城兵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墨轩,又看向旁边的红印,红印昂首挺胸完全不理人的姿态,好像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萧墨轩心中却偷笑,这家伙以前被羽王宠坏了。到了如今还是只听自己的话。

    “你可以过去,这匹马不错,留下来为守城做点贡献吧。”守城兵看着红印,上下打量也知道这批红的如火的好马绝对不是一般马匹能比拟的。肯定贵的要命,能买个好价钱。

    “我要是你就不去打这批马的主意。”一个俊朗的少年骑着马也从关口走过来说。

    守城兵看着眼前的人,火大的说“你算哪根葱啊。从哪冒出来的?”

    少年看了看萧墨轩才说“我是谁对你来说都无关紧要,可是眼前的人如果你得罪了。不日就要人头落地了,毕竟现下整个楚韩的安定都是因他所赐。而你居然敢要萧灵王的马,这不是马上就要人头落地了吗?”他说话间看向眼前的萧墨轩。

    萧墨轩却依然平和,看着眼前的少年说“这位小兄弟想必也身份不凡。”萧墨轩话一出口,守城兵却两腿发软的径直跪了下来,就连旁边的几个士兵也都傻了眼,他们看着眼前的萧墨轩怕的想要挖个洞钻进去。

    “殿下恕罪,属下不认得殿下才……才……”守城兵一身的痞子气消失无踪,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

    “红印看都不看你一眼,可见你平日里也没少欺压来往的百姓,我到是无所谓,可是我的马看到你这样的人就气不顺,它要是气不顺就不能好好的载我,你说要我怎么处置你才好?”萧墨轩依旧平和的说,旁边的红印也很配合的完全不看这些守城兵一眼。

    “属下知错,求殿下饶命,求神马饶命啊!……”

    萧墨轩看着他说“如今镇守天险城的应该是徐钰将军吧?……”萧墨轩喃喃的说。

    “是!是!却是徐将军……”

    萧墨轩看着眼前的守城兵,心中却有些感慨,将领就是将领,守卫国家的确没什么问题,管理百姓就漏洞百出了……

    马上的少年却冷哼一声说“天险城历代城主之中,无一人及得过秦鸿,他在之时却无一人干欺凌百姓,这个徐钰不外如是。”

    萧墨轩阳光一笑说“你们一行自己去徐将军那里自述罪行,可一条都不要少哦。”萧墨轩的语气平和,甚至还带着笑容,跪在地上的守城兵却已经一脸虚汗磕头说“谢萧灵王不杀之恩。”说着正要起身。

    “慢着,留一人在这里等接班的人来。”萧墨轩严肃的说。

    “是!是!”留下了两人在这里留守,剩下的都灰头土脸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城里。

    “萧灵王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韩国第一军士,谋臣。”骑在马上的少年笑着说。

    萧墨轩跨上了马背笑着说“阁下也不简单,想必在西国之中也必然地位崇高。”

    少年脸上的表情一阵僵硬,他看着萧墨轩的神情从轻松变成了警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没有隐藏好,为什么会被一眼识破?难道这个萧墨轩真的如传说中那般厉害,能够一眼识破人心,这也未免太言过其实了,人都说萧墨轩如何的天纵奇才,他却不信,只是偶尔间钻了空子击败了那位殿下的铁骑罢了,根本没什么了不起。后来什么取四剑,战魔族。平内乱不过是世人夸大其词,毕竟玄灵王已经是百年前的英雄人物。如今蓝灵大陆又开始了动荡,百姓都惴惴不安,希望有一个如当年玄灵王一般的英雄出现拯救世人,而这个时候萧墨轩被选中,成为了人们的精神寄托,不然以他的资历,根本只是个泥腿子罢了,少年根本不屑,却没成想自己就这么轻易的漏了马脚。

    “你怎么知道的?”少年警惕的问。

    萧墨轩却泰然一笑说“原本只是猜测。不过阁下脸上的表情已经证实了。”

    “萧墨轩,此处是你屠杀西国大军的地方,前面就是西国境内,你当真敢过去?”少年却是看着萧墨轩言辞灼灼的说。

    萧墨轩一勒缰绳,红印迈着平缓的步子向前走去,少年脸上却十分惊异,而远处传来萧墨轩的声音“我不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却也不是十恶不赦之徒,一年以前大家各为其主。立场不同,虽死无怨,如今干戈已熄,死者已矣。萧墨轩自然也还要担住当日的责任,如果有人要找我寻仇,我自然也要面对。”

    萧墨轩的语气甚为平和。不仅让少年想起了那位殿下,她曾说过“战之过。君主将领之过,自己的士兵也好。敌人的士卒也罢,他们的生死都是因为君主和将领的原因,身为一军统帅必然要有能够承载这些人生命重量的勇气和胆量,否则就无法带兵打仗。”两人的身上有着同一种淡漠,这种淡漠并非是对生命的漠视,而是出于对性命的尊重,因为他们都太了解生命的重量,所以才会更重视手下士卒的性命,才能成为出色的将领吗?想到这少年不仅看着萧墨轩即将消失的背影,心中疑惑万分……

    而此时,西京,皇城中,夕阳西下,映月殿中薄雾冥冥,慕容双月风尘仆仆的进了殿中,看着周围丝毫不曾变化的样子不仅叹了口气。

    “子淇,去叫凌依来见我。”慕容双月平和的说。

    一个黑影瞬间出现在慕容双月身后,单膝跪地说“殿下,现在陛下和颜妃正在召见凌将军,是否……?”

    殿中的玉无箫眉头微蹙,慕容双月却回过身坐了下来,思索之下说“不必着急,等凌依出来在叫他过来就是。”

    “是!”韩子淇一如既往黑色面纱遮面。

    慕容双月稍作放松,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眼睛也微微缓和了一下说“一路跋涉辛苦了,你们两个整顿好士卒也去休息下吧。”

    她的语气十分平稳,不仅让精神绷得紧紧的韩子淇觉得心安了下来,而玉无箫却没有什么变化,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属下遵命。”

    慕容双月点了点头说“都下去吧。”

    两个人退出了映月殿,见二人离开慕容双月的眼中却出现了一抹锐利的眼神,她看向殿外的水池之中的雾气,陷入了沉思……

    玉无箫和韩子淇刚出了映月殿,玉无箫依旧脸色铁青,旁边的韩子淇却放松下来说“喂!你怎么还是一副死人脸啊?”

    “颜妃没那么简单。”玉无箫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旁边的韩子淇有些诧异。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殿下不是没说什么吗?”韩子淇问。

    玉无箫停下来说“她出现的时间太好了……”

    “唉……?是玉将军和鬼网头领。”映月殿墙围大门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喊道。

    玉无箫和韩子淇都回过身,上前几步有礼的单膝跪地说“属下拜见四殿下。”

    小身影看着两人却很激动的说“皇姐回来了吗?”

    “回禀四殿下,双月殿下正在殿内休息,我等也是刚刚入宫。”韩子淇恭敬的说。

    眼前的小男孩正是慕容袭风最小的儿子,也是水月公主最后留下的子嗣,慕容麟,他听到韩子淇的回答却很安心的叹了口气,望着远处水上的映月殿说“二位一路辛苦的,有劳你们一直照顾皇姐,我明日在来看她好了。”说着男孩又看了看映月殿转身离开。

    见他离开,二人才起身,韩子淇看着远处慕容麟小小的身影说“四殿下真是聪明又懂事。”

    玉无箫依旧不说话,只是看着慕容麟离去的身影,缓缓闭上眼睛说“我们也明日再来吧,让殿下好好休息一下,南颠之行实在太过辛苦,殿下的气色最近有些差。”

    韩子淇听罢也有些担忧“是啊,原本殿下的身体就没那么健壮,最近又因为那个人几次犯险,修为高深之人都会心率交瘁,何况殿下只是寻常身体。”韩子淇说着见玉无箫不出声,才尴尬的说“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去吧。”说罢韩子淇转身消失。

    玉无箫却回身看着宁静的映月殿隐隐蹙眉,到底为什么从回来开始心就无法平复下来,这种感觉实在难受……

    晚,慕容双月站在映月殿的水台之上,看着天空中的星象,这几日都是相同的凶象,而且完全没有要化解的意思,反倒是愈演愈烈的样子,到底正在发生什么事,这星象看着让人心底隐有不安。

    “启禀双月殿下,凌依将军求见。”

    慕容双月收回心神,坐了下来倚在了旁边的靠椅上说“让他进来吧。”

    凌依箭步走了进来,跪地说“属下给双月殿下请安。”

    “不用拘礼了,起来吧,凌依。”慕容双月平缓的说。

    凌依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慕容双月说“殿下应该多做休息才是,今日才回来,夜晚就观测天象,须知这也是要求大量的体力和精力的,还请殿下保重。”

    慕容双月轻轻撩开秀发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眼下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不在西京的日子,消息我也知道,只是颜妃是怎么出现的?”

    凌依思索之下迟疑的说“说来颜妃出现那天的确奇怪,陛下忽然之间心情烦闷,一定要找舞姬来献舞,而颜妃就是舞姬中的一个,陛下一眼就中意了她。”

    慕容双月微微坐直,凌依在西京留守,可是看到的情形和鬼网呈报上来的并无不同,看来并非鬼网出了问题,而是岳紫颜有某种能力吗……慕容双月思索间却发现凌依的神色有些木然。

    “不早了,你退下吧。”慕容双月说着,凌依跪礼后转身离开。

    见他离开,慕容双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低声说“鬼一,你去跟着凌将军。”

    一个影子瞬间穿过夜色,慕容却并不乐观,这皇城之中的气氛异常诡异,而原因却丝毫没有线索,这个岳紫颜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

    次日,清晨,慕容双月刚梳整好……

    “皇姐,皇姐。”

    慕容双月看着从殿外跑来的慕容麟笑着说“这么急着跑哪还有皇子的威严?”

    慕容麟一怔,停下来神色很是犹豫的看着眼前的慕容双月,慕容双月温和的笑笑说“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慕容麟有些恐惧的说“皇姐……”

    “启禀双月公主!”外面有侍女忽然之间说。

    慕容双月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她来到慕容麟身旁,因为此时慕容麟看着后面侍女的神情很是害怕。

    “你是哪个殿里的人?”慕容双月平和的问。

    “奴婢是颜妃娘娘的侍女,娘娘请双月殿下去一趟。”侍女的语气趾高气扬。(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