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07章 挨揍也是有差别的  神级教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世祖怪叫一声,抄起桌上的红酒瓶就作势欲打。

    楼云双眼微眯,不慌不忙的缓缓起身。

    高手强人打不过,但一个普通的纨绔子弟还没办法在他手中讨到便宜。

    借着对方抬手挥舞的动势,楼云只轻巧的一推一送,借力打力就将那要落下来的酒瓶砸在了二世祖自己头上。

    啪啦——

    红酒瓶应声而碎,酒水混着鲜血顿时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后边,一群帮闲打手见到自己的主子吃亏,蜂拥着就想冲上来报仇。

    只是一来过道狭窄,二来又灯光昏暗,能凑到楼云跟前的只有一两个人,其他全都被自己的同伙给挡住了去路。

    楼云好整以暇,这时候也不讲什么手下留情,抬脚就踹在第一个冲上来那人的小肚子上,将对方踹得向后跌倒。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的拳头已经挂风砸来,楼云微微偏头躲过,同时胳膊微微抬起,看似轻描淡写的就一下肘击撞上了这人下巴。

    方寸之地,容不得闪转腾挪大开大合,楼云站在那里一夫当光,对面那些小年轻们就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三拳两脚过后就只能趴在地上哭爹喊娘。

    这期间,除了离楼云最近的伪娘有些花容失色慌忙躲避,其他几个人都是老老实实坐在原位上看戏,锥子脸美女甚至还不忘给自己的空杯中又倒了半杯红酒。

    虽然坐在一块,但不代表这群身份一个比一个精贵的公子大少们就会为了个不认不识的楼云出手相助。

    不说能不能摆平事端,就算累出点汗扯皱了衣服那都得不偿失。

    三五分钟光景之后,场面上还能站着的,就只剩下被自己一酒瓶砸得头破血流的二世祖,以及一个还算心思活络没有主动送死的喽啰。

    二世祖被搀扶着捂住额头,身上跋扈嚣张的气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睚眦欲裂的更加狠戾乖张。

    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受到这种窝囊鸟气,心中就不由得盘算起该打电话找哪路救兵替自己撑腰报仇。

    “****,你牛掰,有本事就别走,老子今天不玩死你我就认你当爹。”撩出句狠话,二世祖强忍着血流不止头脑发昏,就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打电话叫人。

    楼云见状却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见没人再跟自己动五把抄就也跟着重新坐下。

    旁边,身为整件事诱因的那个女生脸色苍白,被刚才那快速而又暴力的一幕彻底惊呆。

    温室里的花朵就算遇上街边打架也只敢远远看着,何曾想到今时今日就如此近距离的身临其境了一回。

    “你认我当爹,你亲爹还不得打死你?”楼云笑着说道,对二世祖的威胁非但没有半分忐忑,还有心出言调侃。

    二世祖则是充耳不闻,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臭氧层子,暗暗咬牙只等救兵一到再重新发威,非要让那敢染指自己女人的瘪三不得好死。

    楼云从旁边拿过一只空杯,又探身从远处梨花头娃娃脸跟前拎过伏特加满满倒上,推倒二世祖面前,开口说道:“先喝杯酒,也能疼的轻点,反正你就算叫人没个十几二十分钟也到不了这边。”

    二世祖狠狠瞪眼,认为是楼云服软害怕想要求和,神色间的愤恨鄙夷顿时就又强烈三分。

    “觉得我是想跟你讨饶?”楼云不以为意,又把酒杯朝对方推了推,跟着开口:“真要讨饶一开始我就不动手了,所以你大可放一百个心,该找人就找人该泄愤就泄愤,只是这些都不耽误喝酒,又不用你掏钱,除非是怕我在里边下药了。”

    年轻人经不住激将法,仔细一琢磨这话也没什么不对,于是赌气加撑面子的就端起杯来一饮而尽。

    楼云又给他倒上第二杯,脸上带笑好像个知心哥哥似的继续唠叨:“找人平事无非也就是黑白两道,如今这社会玩黑耍狠已经不流行了,所以我猜你多半是找了家里人,托关系搬一尊官面上的大佛出来站台,对不对?”

    “……”

    二世祖无语,腹诽这家伙是不是脑子秀逗,刚打完架就上杆子搭腔,跟你很熟吗?

    楼云则是兴致勃勃,也不管对面有没有回应,就又开始自顾自的开口说道:“我再猜猜啊,是不是一会就有个肩膀上扛两颗豆或者三颗豆的大人物到场,之后名正言顺把我这个打人凶手押送局子,到了里边我要是没啥靠山就得被折腾掉一层皮,就算能活着出来后半生估计也有了领残疾补助的资格。”

    二世祖闻言神情一凛,他之前心中还真就是这么打算的。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要说杀人放火这种狠事,那是借他个胆子都不敢去做,可论起耍阴招弄残个把不开眼的吊丝,就是家常便饭再简单不过的一碟小菜了。

    另一侧,一只手正越发放肆探进身旁女生裙底的王胖子脸色玩味,自始至终都冷眼旁观的他听了楼云这一番话,再看看楼云那一脸云淡风轻不似假装,心里就开始琢磨要不要见好就收大事化小。

    毕竟是林洛神领来的男人,就算他再怎么想要看看对方成色,那也得有个限度,否则真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没准就会在彼此心中结下个不大不小的疙瘩。

    “知道吗,其实你这一酒瓶子挨的并不冤枉。”楼云再次开口,就在众人都各怀心思的时候继续说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房锐的,应该比你要大上几岁。”

    二世祖下意识抬头,心生警惕。

    都是在明珠一地混吃等死的富家纨绔,不大的圈子中就算不熟也总算得上有几面之缘的点头之交。

    真论起来,他还属于是房锐那种级数公子哥的后生晚辈,本身家族势力也远远比不上房家那种绵延数代的明珠老牌世家。

    如果对方真要是跟那位出了名心黑手狠的房家大少交情深厚,那今天这个事还真就有些不好办了。

    就在二世祖正心里揣摩楼云是不是要拉房锐那大纨绔作虎皮压自己的时候,楼云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接下来一句话就唬得在场好几个人心头巨震。

    “啧啧啧,今天打你可是比当时揍那家伙要轻太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