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04章 怪我咯?  神级教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或许是经营者也感觉这间永乐会金粉气太重了些,故而有意将各个包厢都用词牌名来命名。

    虽然没办法在根本上解决来此消费者的气度底蕴,但好歹也算聊胜于无。

    楼云就跟着林洛神进了一间名为“如梦令”典雅包厢,是类似于酒店高级行政套房的那种宽大格局,客厅酒廊雪茄吧应有尽有,餐厅隔壁还有个空间相对隐私的双人休息室。

    硕大圆桌旁此时已经坐了五六个举止各异的年轻男女,见到林洛神后全都主动起身,或站在原地或凑上前来热络问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寒暄过后大家再次分宾主落座,林洛神作为主角自然被众星捧月的奉在主位,而貌似跟班的楼云则没了这种满含阶级势力的优待,随随便便打发一个不算最差的位置,也就算没有失了礼数。

    有素养优秀的侍者开始端酒上菜,酒是并不出名但价格不菲的好年份法国红酒,菜是中西合璧用刀叉用筷子都行的新派改良。

    之后一桌子人就开始举杯敬酒,热火朝天的满嘴全是祝福和溢美之词。

    楼云跟随大溜,也稍稍抿了口杯子里那据说一瓶就抵得上艺术类大学生一年学费的精贵液体,没喝出啥特殊滋味来。

    跟着就从兜里掏出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也不顾旁人感受径自点着开抽。

    旁边,一个浑身versace头发染成酒红的伪娘轻轻皱了下眉头,但是没有出声,并且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继续以林洛神为中心的谈笑风生。

    因为彼此间都没有介绍,楼云一个外人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再加上这群明显眼高于顶的公子千金们懒得做那些客套寒暄的面子活,所以他就只能仿若隔了层透明墙壁似的冷眼旁观。

    不过楼云倒也挺喜欢这种闹中取静的悠闲状态,在偶尔动两下筷子之余能仔细打量在座这些随便拎出来一个就背景大得吓人的门阀子弟。

    刚刚对烟味表示出些许反感的伪娘虽然一身行头就够换辆入门级的奔驰宝马,但显然在这个小圈子内还算不得靠前的人物,所以只能在一旁喝酒赔笑,偶尔在别人的话头之余溜溜缝。

    他正对面坐着的一个胖子却是颇有些言谈豪阔的大将之风,即使在林家女神面前也是荤段子频出生冷不忌。

    只不过那一脸说话就不停颤悠的双下颌肥肉实在晃得人眼花缭乱,让楼云心中怎么都无法打消想要过去狠狠捏一把的恶趣味冲动。

    一边善舞长袖的在桌面上串连暖场,胖子两个绿豆似的小眼睛还不忘时不时朝场中女生的胸口偷瞄,除了不敢对主位上的林洛神太过造次,其他那些估摸着都已经被他完全摸透了罩杯尺寸。

    胖子隔壁是个穿白衬衫戴玳瑁眼镜的白面书生,没啥跺跺脚四城乱颤的威武霸气,也不见深邃眼眸衬托出来的睿智城府,冷不丁看着就好像是无关紧要的普通白领。

    然而眼睛毒辣的楼云还是从对方举杯落筷等细节处看出了一丝端倪,那从小在深宅大院中被良好家教熏陶出来的华贵气质已经深入骨髓,不是几年公门修行就能够完全抹去的。

    眼镜男言语不多,对林洛神也不像其他人那般勤奋殷切,只是偶尔转头一瞥时暴露出的含蓄眼神,里面有多少狂热多少欲望就只能是他本人自己心知肚明。

    女生们相比起来就要简单很多,应该是彼此都不陌生又犯不上跟楼云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装假,所以都是真情流露。

    梨花头的娃娃脸穿了一身很符合她自身气质的可爱系裙装,天蓝色基调满是各种小巧的流苏和蝴蝶结,发卡则是不被寻常女生喜爱的圆滚滚q版菜青虫。

    她从林洛神一进来开始两只眼睛就再没落在其他人身上,甚至连对过胖子屡次吃自己豆腐都选择性忽略,只是死皮赖脸不厌其烦的追问女神姐姐各种美容丰胸秘方。

    而被胖子更多眼神肆虐的锥子脸美女则保持着她特有的婉约矜持,端着一张不用美图秀秀就能直接发自拍的俏脸正襟危坐,好像生怕一不留神自己尖细的下巴就会戳破好似两个大气球似的一对双峰。

    不过有些东西注定是没办法假装出来的,虽然也拥有不俗的家世背景和教养底蕴,但气质方面却还是欠了些能让人有心留意的深刻印象。

    一根烟抽完,楼云也基本上把在座的各路菩萨都看得通透,于是便不再提心吊胆,开始没心没肺的大吃二喝起来。

    高档会所的吃食在色香味上绝对都属于是超一流,否则得罪了那些口味刁钻的财神爷做不了回头客,甚至比小饭馆那种直接摔盘子砸碗还要来得揪心。

    可是在量这方面,这些高大上的东西看起来就很有些不那么尽人意了。

    盘子老大,但里边能吃的部分也就那么一小撮,真要碰上几个吃货不用三两下就能清理得渣都不剩。

    万幸,来这里吃饭的没几个是真为了吃东西,因此再配上一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或是“美味不可多享”,店家就能很好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找到足够面子下台阶。

    不过楼云可不是那种从小在蜜罐里泡大,对山珍海味司空见惯弃如敝履的公子千金。

    所以本着浪费是最大的犯罪这一处事原则,就甩开了腮帮子撩起了后槽牙,大快朵颐。

    遵循着“吃席先吃桌当央,吃完当央走四方,人多吃肉莫啃骨,喝酒之前先喝汤”的金科玉律,不出片刻一桌之前还与周围环境相得益彰的精致酒席就被他扫了个杯盘狼藉面目全非。

    公子千金们停止了先前的热络谈笑,全都一脸匪夷所思的朝这边投来眼神。

    最开始就对楼云有所不满的伪娘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挪了挪椅子划清界限,矜持高贵的锥子脸美女嘴角更是勾起来一抹刻薄的弧度。

    林洛神面带愠色,狠狠剜了一眼不识好歹只顾着刻意丢人现眼的楼云,心中发苦。

    而某个才刚八分饱就已经没得可吃的牲口却露出一个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的清白眼神,脸上三分委屈七分不服的就差弱弱抗议一句,怪我咯?

    ps:牙还在疼,大夫不给拔,求安慰,求票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