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二章 救  懒妃有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报,太子大事不好了,慕容婧帐内全是蛇,人消失无踪,楚欢逃跑了。”兵士入帐急报。

    “什么?”慕容城惊怒而起,牵动军医正给他手腕包扎的伤口,痛得他眉峰紧皱。他抬脚将军医踹开,大步而出对帐外候着的两名副将道:“李将军,你带两百精锐将慕容婧给本太子抓回来,务必要活的。陈将军,你带百名精锐随本太子去抓楚欢。”他不顾手上的伤势,接过兵士牵来的马立即翻身而上扬鞭急驰。

    慕容婧,她竟然敢算计他,利用他将她救出来现在又趁夜逃跑,他将她抓回来后非拨了她的皮不可。慕容城直接将慕容婧的失踪定为了逃跑,心头怒火滔天,手下鞭子甩得狠辣用力,马儿吃痛扬蹄狂奔。

    不可能,绝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和孟大哥是亲兄妹呢?母后一定是在骗她,一定是的,她要去找孟大哥问清楚。楚欢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拼命的向前跑。

    身后马蹄一阵急似一阵,渐渐追赶上来,慕容城看着前面踉跄奔跑的瘦小身影,马鞭向前一指,怒声下令:“将她给本太子抓回来。”

    “是。”身后两名兵士立即策马而出眨眼间逼近楚欢,骑术精湛的自马上探出半个身子去将抓楚欢,然就在长臂刚触及楚欢的瞬间却同时至马背上栽了下去。前方一骑红马飞驰而来,马上身着纯白狐裘的女子如抹流光眨眼间逼近,她将手递给呆愣中的楚欢,“欢欢,上来。”

    “三嫂。”楚欢回神时已被温暖带上了马背,马儿立即调转头如来时般飞驰而去。

    “本太子刚刚似乎听到楚欢唤那名女子‘三嫂’?”被眼前这瞬息转变的场景怔愣的慕容城对身边的兵士问道

    “是。”兵士回答。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慕容城大喝,一马当先追了上去。楚欢,寒王妃,她们今晚一个都别想从他手中逃脱。看来老天真是对他不薄,竟然给他送上个反败为胜的大好机会。只要这两个女人在他手里,他就不相信君熠寒还不乖乖轻易就范。

    “三嫂,你终于来了,唔唔唔唔……”心头郁积的委屈终于让楚欢在见到温暖后再也抑制不住伏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三嫂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她轻抚她的背安抚,“你再忍忍,等我们甩脱了身后那些追兵就安全了。”

    “嗯。”楚欢抹一把眼泪继续哭。

    身后追兵紧咬不放,温暖不断催促马儿加快速度,眼看与追兵拉远距离将他们甩掉,它却突然扬蹄嘶鸣停了下来,她不解的抬眼往前瞧去,却见一道天堑横亘在眼前,而身后的追兵恰在此时围了上来,堵住了退路。

    “本太子看你们现在还如何逃,识相的就乖乖跟本太子回去,如若不然……”他眉眼间的桃花色因他的笑生出几分唳气,“这前方的万丈深渊就是你们跌的葬身之地。”

    “好,我跟你回去。”温暖未有任何惊慌犹豫,答得极为淡定从容,倒令兴味盎然等着看戏的慕容城有些诧异,他皱了皱眉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别跟本太子耍花样。”

    “太子多心了,我二人被你成百铁骑重重包围,前方又是悬崖峭壁,能耍出什么花样来。”温暖语中带着丝轻讽,她淡淡扫过他微噎的神情,微微俯身借着狐裘遮掩在楚欢耳畔低语道:“坐稳,抓紧缰绳,闭上眼。”

    “三嫂,你……”楚欢震惊的瞪大水泡眼望着她。

    “相不相信三嫂?”温暖伸指覆住她的唇将她未完的话封住。

    楚欢满眼眼坚定的点头。

    “那就照我说的做。”

    楚欢立即依言而行,眉眼中满是兴奋与紧张。

    “准备好了吗?”温暖问。

    楚欢重重点头。

    “还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慕容城不耐的催促,他总觉这女人过于冷静很是异常,莫非她们是在等援兵?想到此,他心头一跳,正欲命人上去将二人带回,却见温暖动作略显吃力的下了马。

    “你下马做什么?”慕容城忽觉有些不对劲,她完全可以驱马过来,为何要多此一举的下马?

    “当然是……”温暖语声幽缓拖长,突然道:“楚欢,坐稳了。”掌中马鞭凌空抽下,马儿吃痛立即撒腿狂奔,矫键的四肢拉出条极致的弧度凌空越起,不过眨眼间已安然落足于五丈外的悬崖对面。

    “三嫂……”空中传来楚欢的呼唤。

    “你在干什么?”慕容城看着悬崖对面快速消失的人马怒火直冲脑门怒声质问,这个女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救了出去!

    “送她去对面,难道你没看见?”温暖无视他的怒火,步履及慢的走到他身旁副将的马前停下,抚了抚那马的脖子,对那副将道:“这匹马不错,你下来。”

    那副将不动看向慕容城,温暖亦跟着看向慕容城,道:“难不成你想让我跟着你们走回去?”

    “你可以跟本太子一骑。”慕容城马鞭一抖卷上她的腰将她带上了马,这个女人初见面就将了她一军,他不能再掉以轻心,得将她好好看着,这可是他手里的王牌,不容有任何闪失。他双腿一夹马腹,带着众人向营地赶回。

    “慢,慢些。”温暖被颠簸的有些受不了。

    然对于她的要求,慕容城直接置之不理。温暖抬了抬领子,将灌来的冷风挡住,待喉间的咳嗽稍缓些后,淡淡道:“想必刚刚楚欢叫我‘三嫂’你也知道了我的身份,现下我重病在身,你若再这么颠下去,将我颠出个好歹来,吃亏受损失的可是你。”

    慕容城一听,果然放慢了马速,指尖探向她的手腕,对于他这一动作温暖很是配合,直接衣袖微捋递给他。

    “如何,我说的可有假?”温暖眉峰半挑。

    慕容城面色阴沉正欲开口,却见前方被派去抓捕慕容婧的人马急驰而来,待到近前后,那副将勒马示意众人停下,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对慕容城道:“启禀太子,慕容婧已找到,只是……”他语声有着迟疑。

    “只是什么?说。”

    那副将手一招,两个属下立即抬着个长长的大布袋子上前放在地上,几乎是袋子打开的瞬间,一股浓愈的腥臭扑鼻而来露出一具浑身青紫肿胀沾满血迹粘液看不清原貌的女尸。在场之人除了温暖之外均是久经沙场的老手,见惯人千奇百怪的死法,但瞧见这尸体时仍忍不住捂嘴干呕。

    “本太子让你找的是慕容婧,你抬个面目全非的尸体来恶心本太子做什么?”慕容城捂着胸口侧过脸紧咬牙从齿缝中道。

    “回太子,这正是慕容婧,此前尸体还能辩出原貌一二,只是现下怕是辩不出了。”那副将亦是满脸扭曲。

    “什么?”慕容城转过头,视线触及那尸体胸间又是一阵翻腾,遂赶紧转过头去,“半个时辰前她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成了这幅德行,可查出了死因?”

    “回太子,属下粗略查看了下,慕容婧身上中有不少蛇毒,但她的死因却是窒息而死,像是被什么东西吃进了肚子里又吐了出来。”他此言一出,不少兵士面泛惧色。

    “扔了,少恶心本太子的眼睛。”慕容城嫌恶的下令,这个女人也是死有余辜。她现在已死,楚欢又逃走,布兵图他肯定是无妄了,现在身前这女人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垂眸瞧去,却见温暖正拎着他的衣袍在擦拭唇角,隐隐有股酸味在他鼻间漫延。

    “你这是在做什么?”他脸色铁青的看着她。

    “刚吐完才发现没带绢帕,就借你的衣袍用用。”温暖说得理所当然。

    慕容婧看着那一片水渍的衣袍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将她拍下去,却又顾及她是个重患伤不得,遂只好将怒气生生的憋在肚里忍着。

    “回营。”他怒火中天道。

    他命令刚下,却有飞骑来报,“报,太子,寒王兵马已在十里开外。”

    “什么?”慕容城大惊,原来真有援军,还来得这样快,难怪这女人毫无所惧。他凝眸微思,断然道:“走密道。”这里离营地过远,待到他们回营地,怕是一切已成过眼云烟,就算他现在以寒王妃威胁他,但他现在仍在领国境内,以寒王的智谋,他定是九死一生。倒不如先带走这女人再从长计议。

    “可是太子那三万兵……”

    “闭嘴,你敢质疑本太子的决定。走!”副官的劝阻被他怒喝打断,他拍马当先而去,副官眉峰紧皱却也只得率人跟上。

    “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不然本太子立即扭断你的膊子。”慕容城沉声对身前的温暖威胁。

    “放心,我根本就没想过逃跑。”温暖拢了拢衣领闭目假寐,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她绝不会冒然行事。

    慕容城看着她镇定的过分的神色心头却愈加难安,难道她又在谋划盘算着什么?

    温暖?她怎么来了?高地之上正要离去的孟孤染俯视着远处那急速奔走的几百铁骑中被慕容城挟持在身前高高耸起的弧裘领遮住半边脸的温暖一眼认出了她。他眸色一凛正欲掠身而下,青岩却匆匆上前道:“主上,刚收到急报,那个人回来了。”

    孟孤染脚步微顿,不过稍许复又抬步,青岩赶紧出声道:“主上,现在汐月那边急需您回去主持大局,片刻不得耽误。温姑娘她现如今虽身受重伤但她冰雪聪明智谋过人,应不会有什么大事,且刚刚暗卫来报发现寒王的人马急速逼近,寒王虽已与温姑娘闹翻,但以他的行事风度应绝不会让温姑娘陷入危险之中,主上请放心。”他本是打消孟孤染顾虑的话,但话落却觉周身被凛冽杀气笼罩,脑中一个猛雷炸下这才发现自己逾矩说错了话,遂立即心神紧绷道:“主上,属下说错话,还话主上责罚。”

    “若有下次,本座绝不留情。”孟孤染视线淡淡扫过不远处急驰而来的身影,那人似有感应眼眸微抬,惨淡月光下两相交汇的目光似冰火相接。他唇角勾起抹妖异的弧度,翩然掠去消失于黑暗中。

    谋划如此久,如今,他应终于得偿所愿。君熠寒唇畔的笑冷而沉。

    “寒军来了。”巡逻的士兵不知是谁大喊了声立即向慕容城的主帐冲去。

    金军近年来数次与君熠寒率领的军队交战均是大败,导致金军打心底里对君熠寒产生了种畏惧。那士兵一喊,一传十十传百,寒军来了的消息立即传遍整个营区,刚刚睡下的兵士瞬间全都冲出了营帐,比出军整队来的还要快速,只是个个衣衫不整且有的甚至连武器都忘了拿,似无头苍蝇般在营区内盲乱奔走。

    报信的兵士冲进主帐却并见到慕容城的身影,不仅如此,连他手下常跟着的两名副将都不在,他转身立即赶去几位参军的帐中。然不待几位参军将队整好,寒军已转眼而至。

    主帅不在军队混乱,加之人人对寒军心中生惧,是以寒军刚冲入营区,众士兵已纷纷弃檄投降,而君熠寒所率领不过千余人,三万的兵士不作分毫抵抗竟全都投降。

    洛绯率人在营区搜了圈并未看到温暖慕容城慕容婧楚欢等所要找的人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身影,他拎起个参将,凶神恶煞的问道:“说,你们主帅和抓来的那几个女人去了哪里?”

    “将军说的是太子率人接来的贵国太后和皇女?”那参见看着洛绯似要吃人的神色赶紧道:“末将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但此前听说营区有人跑了,太子率人去追,想必应是那母女二人。”

    “可还见过其它的女人?”

    “没有,绝对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